2018年4月25日

試聽.九款音頻牛大亂鬥(上)

一年多前曾經寫過幾款級間變壓器的聆聽感想,原以為告一段落,但這個坑比想像中來得深哪。同類器材數度來去,也不算換機症發作,就是為了好玩,所以想聽聽不同變壓器到底能各顯神通到什麼程度,前前後後也聽了將近廿款變壓器,最近好不容易總算要從坑裡爬出來了。趁著前陣子密集試聽,印象跟筆記還沒丟光,從中挑出個人印象頗佳的9款,與讀者們分享心得。

這邊提的級間變壓器是適用於數位訊源與放大電路之間的種類,即是接在「CD唱盤或數類轉換器的類比輸出之後、前級或綜擴或耳擴之前」的級間變壓器,也稱為音頻變壓器、音頻牛、緩衝牛等等。

首先是個無法迴避的問題:真的是多此一舉嗎?

在訊號路徑上面增加一部器材,感覺好像多此一舉,倘若用在RCA-XLR轉換、阻抗匹配倒是無可厚非,然而訊源適用的級間變壓器很多都是1:1(例如常見的600Ω:600Ω),就算不是1:1的變壓器,升壓比也不高,這類變壓器到底優點何在?

如果是針對數位訊源調聲,它最大優勢在於變壓器天生自帶頻寬限制,所以能夠濾除極高頻噪訊。以當代器材來講,像LinnLumin的高階數位流訊源,類比電路便配有輸出變壓器,這個作法在一些老唱盤都能看到,譬如PhilipsStuder的幾款名機,都是相同道理。換句話說,類比路徑上有變壓器根本是很正常的作法,只是現在的初階與中階數位訊源很少這麼做。如果一部訊源沒有輸出變壓器,那麼為它加一台級間變壓器,其實也就相當於配上「外接式」輸出變壓器而已,真正的問題在於調聲效果很難抓準,需要多方嘗試搭配,結果也不一定盡如人意。

古早唱盤仍有不少經典款式為人所津津樂道,會不會其中一個關鍵就在原廠使用夠好的變壓器呢?至少,根據我自身經驗,在沒有變壓器的訊源後面加上級間變壓器,聲音確實有機會變得更加耐聽!先前有段時間聽久聽慣了,還以為沒什麼,想說級間變壓器大抵是心理作用居多,然而一旦把變壓器抽走,改回原本的系統設置,聽沒兩天竟然開始覺得聲音裡頭「好像摻了細細的砂礫」,旋即又接回級間變壓器,果真聽感又順耳了。於是後來我總不免要想音響迷講的「類比味」可能有一部分是那股「牛味」,也就是類比訊號經過變壓緩衝後的音響質感;而那細細的砂礫大概便是為人詬病的「數位聲」了。

在逐款分享之前,還是要重申這個想法:級間變壓器絕對不能當作百試百靈的音質改善器。畢竟箇中學問實在太多眉角,搭配起來充滿不確定因素,建議想玩的朋友一定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它有「調音」效果,但聽感上的「改變」究竟是不是「改善」,最終還是會因搭配而異,也會因個人聽感喜好而異。總之,這類產品雖然普遍有著增添類比味、調整音質的傾向,但多少都會影響原有音色,所以親耳試聽還是必要的。


我的試聽過程使用兩套二聲道與兩套耳機系統,簡單列出如下。第一套是「Audiolab 8200CD V12E唱盤、毅德古董牛前級、Technics SE-1010A後級、Yamaha NS-1000M喇叭」。第二套是「Yamaha CDX-10唱盤、Sony UDA-1綜擴、Sony SS-A3喇叭」。第三套是「Technics SL-P2000唱盤、Marvalve Model One神燈耳擴、Hifiman HE-560耳機」。第四套是「Technics SL-P70唱盤、Perreaux SXH2耳擴、Beyerdynamic T1二代耳機」。試聽時一律將級間變壓器接在唱盤後。

然後,再次強調,玩級間變壓器,訊號線配置真的非常重要。因為變壓器有自己的個性,翻譯起來就是「不同的阻抗特性、不同的頻寬響應、不同的相位失真」,所以雖然調整了音質,同時也無可避免地為系統帶來不同程度的音染。配訊號線是樂趣,也是挑戰,就像為一部前級找最合適的訊號線那樣,總讓人煞費苦心。總之,搭配時要多方注意,尤其是必須拿捏「中頻濃度」與「高低延伸」的平衡,以及整體的音色表現。當您找到最合適的搭配,那種整體的安穩聽感會帶來莫大的滿足。

這次大亂鬥主要參考線材1930年代西電訊號線、1960年代Neumann訊號線、日本小廠円空的Studio Alpha-1、樂音小林的MusicalSound Studer訊號線以及MusicalSound 70’s訊號線。

即使是同一個變壓器,接上不同的系統,聽起來效果也有差別,我對一款變壓器的描述是「取交集」,也就是在上述四個系統都能感受到的特質,我才會寫下來。另外,雖然主要是介紹9款的試聽心得,不過共同的比較基準是Jensen Iso-Max製品。對於預算有限者,我推薦可以嘗試Jensen原廠製品,價格公道,效果也聽得見,平衡與非平衡的款式都有(http://www.jensen-transformers.com/home-theater/audiophile/)。

Jensen Iso-Max除了極低頻量感稍收斂,兩端的延伸都有模有樣,小提琴、曼陀林、豎琴的尾音都能漂亮展現,大提琴與鋼琴在低音域的表現也非常靈動,低音提琴暫態與向下鑽的動感都相當流暢。硬要說缺點就是比較沒有「風味」,儘管高頻光彩怡人,但如前述,低頻走向收斂,所以原本就缺乏「重量感」、「大器寬鬆」的系統,無法藉由這款變壓器得到強化。相對地,如果高頻聽起來始終略欠流暢,感覺空氣感不夠,或者莫名地壓抑,那麼它有機會緩解高頻悶鬱症頭(真要檢討起來,還是建議用家對症下藥,從空間與器材搭配下手)。

試聽1RCA MI-11713。恬淡平順、淡淡柔潤,正是它討喜的地方。

第一款來講RCA MI-11713。如果可以用一句話替這款RCA級間變壓器定調,我會說它是「Jensen Iso-Max的對照組」。這兩款變壓器都未刻意強化某種音響特質,也沒有難以取代的特點,就是平均取向的安全牌,以音質修飾為目標。正面地說,是「均衡、百搭、樣樣好」,負面地說,就是無甚個性,印象分數比較少。

那麼RCA這款「對照組」到底對照了什麼東西呢?主要是音色表現的風格不同。Iso-Max多些銳利與亮度,比較現代風味,MI-11713偏向平順性格,且多些暖調與軟質的調聲效果,能夠把訊源刺激的一面收斂起來;再者,它聽起來在極高極低的頻段都有所削減,比較適合頻寬有限的喇叭(用魯特琴、吉他這類撥弦樂器來測試就能感受到其特質)。整體來說,圓潤感與中頻適恰的表現,對於不要求極低頻延伸的書架喇叭來說是一大良伴。

雖然動態略為黯淡,也不強求頻寬飛天鑽地,但MI-11713個性恬淡平順,外加音色披上一層薄薄粉嫩的潤澤,唱起大多數錄音還是挺安全的。而那分恬淡平順、淡淡柔潤,正是我認為它討喜的地方。此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聲音聽起來非常協調,聽大編制的齊奏效果與小編制的聲線唱和,都很協調,適於作為入門調聲器材,也可以當作其他級間變壓器的參考基準;如果完全不與其他變壓器比較,只是想順順地聽音樂,它也夠用。由於它主力在於減少乾澀躁煩,相當雜食,這裡就不特別舉出參考軟體佔篇幅,接下來就要開始進入「有個性」的器材了。

試聽2Kripton LT-10。中高頻的表現尤佳,空氣感水溶溶的,簡直可說是棉絮般輕柔高雅。整體表現不錯,刺激性偏低。

首先我打算提Kripton LT-10,原因在於它也是「全面進化」的屬性,但是一與前述款式比較,馬上能感受到LT-10絕非欠缺個性的泛泛之輩,高低兩端都有完整的陳述。原先從耳機系統試聽,只覺得「喔!好聽」,頻率響應完整,但老覺得還有一個特徵摸不清、搔不到癢處…換到二聲道聽,馬上感受到那個特徵,一言以蔽之,那是全面進化的寬鬆感,尤其「高頻質感莫名舒暢」,這是很大的優勢。播放多數錄音時都感到極其諧和的空氣感,在耳機系統上感受還沒法那麼明確,從二聲道播出,那份水溶溶的情懷一覽無遺,簡直可以說是棉絮般輕柔高雅的氣息。從中頻上段到高頻的表現,都微微地鬆軟。

如果說「強調高頻」,難免讓人擔心「會否硬調噪耳」,這也是LT-10特別的地方,空氣感與泛音質感明顯,並且沒有刺激性,唱起女聲可以說是酥軟又酥軟、舒展再舒展,音樂能夠抒情地流動著,聽起慢歌或者帶著嬌嫩感的人聲都很舒服。

這裡我舉的測試軟體是王若琳的專輯,無論是「Start From Here」、「The Things We Do For Love」還是「The Adult Storybook」都可以。她的專輯我相當喜歡,從歌聲、歌詞,乃至編曲,都混織著天真與世故,無處不透露著匠心與天賦的蹤跡;她的聲音特質在於天生有磁性的音色,還有歌唱用氣很嫻熟。我會描述成「氣音與嗓音共同振動、豐豔又自然的抖音混著胸腔共鳴」,那渾然天成的嗓音之迷人,簡單說就是兩個字,好聽。善於表現人聲的器材能將這些美好的特質「和諧地」傳遞出來,和諧這點尤其重要,聽起來舒服就對了。用LT-10來配王若琳的歌聲,聽的時候我常常覺得自己正在一點一點地融化。

Decca 4764226。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的錄音要找到「琴音錄得美」的版本不難,但要找到像Dindo這樣,打從心底把每個樂句唱好唱滿的演奏,實在不多。

LT-10聽起原音樂器也不是問題,比如Enrico Dindo演奏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Decca 4764226),就是八個字:寫意流暢、開闊輕鬆。這份錄音原本就很強調美聲與空間感,透過LT-10「再生」,竟又多了一分流暢、一分完整,很有意思。儘管這款級間變壓器動聽,但我得坦承,刺激感不是它的強項,任放一張高大宜的「無伴奏大提琴奏鳴曲」或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就能感受到實在逼不出潑辣狠勁,可能是小小的缺憾吧!(然而這完全是個人聆聽口味的取捨罷了。)

試聽3Marantz DLT-1。在級間變壓器裡,它算是相當有名的,雖說大編制大場面施展不開,略為可惜,但論及那深切的躍動感,可是有著不錯的現場氣味哪!

接下來要介紹一款經典的級間變壓器,Marantz DLT-1,對飛利浦老唱盤有興趣的燒友,可以從中稍解相思之情。如果您總是覺得自己的訊源枯乾平板,又苦於沒預算換器材,那麼Marantz DLT-1或許能幫您一個小忙。別小看這款1990年代初期的變壓器,它染色不誇張,而且聲底厚實、不出惡聲、容易搭配,跟最近幾年以一抹溫軟暖味走跳江湖的馬蘭士判若兩人。

雖說「容易搭配」,不過這台變壓器還是給了我一記棒喝。當我用它搭配耳機系統時,表現得非常活潑彈跳,鮮活中帶點崢嶸,聽起爵士樂就是爽快,無論是John Coltrane倏忽一瞬的樂思靈感還是Sonny Rollins鮮明的樂句塑造都傳達得活靈活現,聽Bill Evans玩轉黑白琴鍵就更不用說了。當我換去二聲道試聽,彈跳感依舊,不過意外的是,後來順手放了一張Kegel指揮的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是錄音室版,不是那張Altus的現場錄音)竟然發出圓潤流麗的聲響,弦樂還有一絲水嫩油滑的幻覺,讓我錯愕了一下。趕緊換回耳機系統試聽,用同一台Marantz變壓器、聽同一張貝多芬,弦樂聽起來就很安分,沒有二聲道展現出的那種音色線材搭配也沒特別改過,真是匪夷所思推敲起來,大概是放大電路的輸入端阻抗也會影響級間變壓器的音色吧…?

對了,DLT-1對線材搭配其實意外地敏感。試聽每一台變壓器時,我都會把前述的幾套訊號線拿來搭,看看怎樣的味道最合宜。絕大多數的級間變壓器對換線搭配都是「能聽見差別」,而DLT-1的反應最敏感,不僅能聽見差別,還會直接影響「鋼琴觸鍵的彈跳感、弦樂合奏的柔軟度、人聲中氣是否飽滿」等音樂細節,可玩性極高!相信無論初燒還是老燒都能從中得到不少樂趣。

Eddie Henderson這張「The Music of Amit Golan」,請聽看看眾樂手怎麼表述樂句個性,還有銅管跟鋼琴如何「既節制又有品味」地對話,實在高明。

用它聽爵士樂,鋼琴觸鍵的實感、低音提琴的彈跳、鼓組喧囂的姿態、吹管蒸騰的熱氣,無不刻劃生動,能為聆聽空間增添幾許現場氣息;推薦喜歡聽爵士樂的朋友在玩級間變壓器的時候優先試試這款,不為別的,光為那「深切的躍動感」就值得了。在此推薦一張爵士樂專輯「Eddie Henderson & Friends Play the Music of Amit Golan」,請聽裡頭的銅管情懷如何與鋼琴蜿蜒地對話,這張專輯有小號、長號、高音薩克斯風,音樂也很容易咀嚼,點到為止的情緒鋪陳相當迷人。

整體而言,DLT-1屬於CP值高的器材。說起它的弱項,大概主要在於「播放大編制時音場與規模感施展不開」。如果預算有限,可以考慮這款;如果聽的音樂類型不講究大場面,還是可以選這款;如果聽爵士樂與人聲較多,更該選這款。

那麼如果預算多一點、會聽大場面、熱愛古典樂與器樂呢?我推薦Luxman LT-1000Luxman LT-1000Marantz DLT-1在二手市場都很常見,常有人把這兩款拿來比較,不過我自己聽的感想是,它們適合的客群不同,喜歡聽什麼音樂就挑適合自己的就好啦!至於Luxman LT-1000的聲響風格如何,下一期再向各位讀者報告。



(取自http://audio-heritage.jp)

※追記:其實一直都知道Marantz DLT-1還有個進階版,型號是Marantz LT-1,只是釋出很少,僅在網上看過(http://audio-heritage.jp/MARANTZ/etc/lt-1.html),未曾親身體驗過。一位前輩非常慷慨,知道我有興趣便相借試聽一陣子,聽後心得是:「它還真是DLT-1的強化進階版呀。」

兩個款式的調音風格極為接近,都有相對凸出的中頻效果。仔細聽起來,晚了兩年發售、價格卻翻倍的LT-1像是在DLT-1的基底上進一步深化了「寬廣、宏大、沉穩、肉味集中」等要素,音樂中呈現更細膩的對比;另外,以同樣煲過約300小時的狀態下來比,LT-1比起DLT-1,舞台寬度、音場深度、結像密度有聽得出差別的提昇,尤其在寬度方面強化了DLT-1的弱項。

「寬廣」是音樂表情的起伏階調更好、「宏大」是中頻段的力道更紮實、「沉穩」來自音質與寧靜感優化、「肉味集中」則是音樂表現與立體感更有值得吟味處。此外,相較於諸多級間變壓器,LT-1其實不屬於染色明顯的風格,不過調音效果明確,微暖的音調持續躍動著,厚度也足,很能展現出爵士樂需要的熱力、感染力(搭上JBL不知道會是什麼模樣哩)。總之,順道將這部少見器材一併推薦給「想試試不同爵士樂重播風格」或「想聽聽級間變壓器」或「單純對於冷門Marantz器材有興趣」的樂迷們參考。

2018年4月18日

雜感.皮亞佐拉的四季

皮亞佐拉的四季,版本來來去去,好演奏不斷推陳出新,常聽的還是那幾張。

Gidon Kremer銳氣十足的演奏,動靜分明,而詮釋效果「放」大於「收」,就好像直接掀開樂句最赤裸的情感。說掀開情感好像稍嫌保守,實際上我覺得Kremer是直接帶著樂團把那般多色的情緒直接朝著聽者臉上砸進去、再朝著聽者心裡砸進去。這樣的演奏恐怕再難企及,也無法模仿。

幸好皮亞佐拉的音樂給了改編者與演奏者間隙——他的音樂作品常混雜著很多接近又各異的情緒,層次並不好抓,也正是這原因使得句法輪轉接續的間隙容許獨特的個性轉圜。

當我想要重新從樂句裡察覺表情,會參考Lara St. John的版本。她的演奏與Kremer版本形成有趣的互映,其實也非一味溫婉,但有更多沉浮在合奏中的彈性,收放兼修;有時覺得她也在演奏中觀照自己的情緒,若即若離,交雜著憂鬱歡快,作為參考演奏,也能幫助我激發出不同想法。

各類編制與詮釋中,異軍突起的還是少數,不過近期迎來這張新片,越聽越覺得該列入參考盤。縱使受限於音色與樂器限制,此「雙大鍵琴」編制的皮亞佐拉在風味上難免有所偏移(比起說「減損」,我認為「偏移」是更合宜的描述方式),然而演奏者Duo Podeur & Bass完全體認到樂器邊界,進而精心安排樂句,那分細膩入耳即知。

在完整收錄四個季節的版本之外,我特別喜歡Serouj Kradjian領軍的「Tango Notturno」專輯,內中僅抽出冬夏二曲來錄音,不過整片的演奏都有心思,是很容易使人感受到誠意的編曲與演奏。一併推薦給皮亞佐拉或探戈音樂的愛好者。

至於「有鋼琴演奏的全曲版本」,我喜歡這份Musica Camerata Montreal的錄音。所有樂器各安其位,不莽衝不躁進,弦樂謹慎地拿捏在探戈中滑溜的氣味,鋼琴則是具備小小波動的韻律感與適宜的旋律表達,合奏完成度極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