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

試聽.九款音頻牛大亂鬥(中)

承續上期的變壓器試聽心得。

前次說到Luxman LT-1000常與Marantz DLT-1相提並論,不過我認為兩者音響性格不同,適合的口味也不同,價格帶亦有區隔,應該不會市場重疊、彼此排擠,所以也沒必要刻意比較二者孰優孰劣。說實在,兩者間的音色差異已很明白地告訴玩家:相對於Marantz DLT-1的動感與肉感,Luxman LT-1000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風貌。

Luxman LT-1000。著名的級間變壓器之一,音響性極佳,聽感勻稱、控制力足,即使有音染也令人感到相當愉悅(據說與自家MAG-1相同,但沒實際比較過,無法向大家報告異同)。

與多數側重「中頻調味」的變壓器不同,LT-1000同時提昇音響性與音質,正是它讓我深深感受到「原來級間變壓器也可以如此有威力」。只要您能習慣它的音色,它可以陪您非常久。那麼,究竟是什麼音色呢…?素淨淡雅中透出晶瑩光澤,大概是這種微妙的色彩不知不覺中誘惑著我。美美的,帶點夢幻,能讓我的平價系統憑空生出高貴感。感受到音質與音色的優化後,再來當然是要認真去抓它的弱點。結果不知怎地似乎抓不到,有點不可思議,難怪它要價不菲,有其道理。

本以為用交響曲去摧殘、去逼迫,就能聽見它軟腳、露餡,怎知道阿巴多指揮柏林愛樂的馬勒第九號交響曲播下去,弦樂陣容呼吸凝實、管樂呼號陰暗分明,大場面應付裕如,樂團氣勢穩若泰山。換成汪德指揮慕尼黑愛樂演出的布魯克納第八號交響曲,不僅頻寬充足,動態與暫態也非常完整,聲底真紮實哪!

而獨奏與小編制的演出經過LT-1000詮釋也值得細品。好比Paul Lewis演奏的舒伯特鋼琴奏鳴曲D. 894,那鋼琴觸鍵不僅晶瑩剔透、密度絲毫不少,還更顯實體質感;又好比Andreas Ottensamer領銜演出的布拉姆斯單簧管五重奏,可以聽聞音質細密,加諸豐富的合奏細節,美不勝收。

最後舉Michael Rische演奏的貝多芬第三號鋼琴協奏曲當例子(Arte Nova 825860,舊版編號82876 82586 2)。這份演出非常強勢,有「韌實的弦樂線條、硬實的鋼琴觸鍵、堅實的動態推進」,在耳機系統上能聽見各種紮實面貌,不過二聲道表現起來可沒這麼容易,要是訊源密度不足,聽感就會略顯渙散。而Luxman LT-1000對各種編制都詮釋得淋漓盡致,總是有辦法大手一揮,「抓住」張力,所以能把這張硬派風格的貝多芬唱得豪情滿滿,感覺我的CD唱盤透過它不僅回春,還升級了一個檔次。

要解放CD的實力,訊源類比段真要下足功夫。電源處理、時基誤差、噪訊隔離、數類轉換等等,一切的一切都顧到了,最後端看音頻電路輸出成效究竟能「堅守」到什麼地步。LT-1000勻稱健美、控制力足、音響性佳,就算不能替訊源加分,也至少可以把音樂細節顧得妥妥,不讓訊源扣分。而且我老覺得LT-1000的音色之美還會滲透到放大電路裡,縱然無法否認存在著薄薄音染,可是那晶瑩光澤確實值得花很多時間慢慢體會。

Tesla (?) CN 157 38。來歷相當神秘的一對變壓器。撇開缺乏極低頻這點不說,其中高頻音色值得給予正面評價。

要找少音染的變壓器,有個相對經濟的選擇,便是這段要說的CN 157 38;經濟實惠之餘,它其實也有著明顯的聽感缺憾,有一好沒兩好。描述正反面聽感之前,先說說我對這款變壓器的疑問吧,截至目前,我依然壓根不知道它的真正來歷。這款級間變壓器是抱著姑且一聽的心情收下的。會有興趣是因為它由日本小廠Classic Audio選料、配線製作,中古價格還在我能負擔的範圍內,而且試聽時表現不錯。不料,收下才是困惑的開始:型號應該沒問題,然而,到底是不是原始賣家宣稱的「Tesla」製品…?從網路上查了各種語言版本的網頁,只能打一個大問號,最多只能說「疑似」由Tesla製造,或由Tesla委託代工。

另外還有看到一個說法,認為這CN 157 38是西電那款很有名的級間變壓器「111C」的「歐洲版」,我個人持保留態度。第一,西電與Tesla廠家的關係有那麼密切嗎?第二,沒看過相關資料佐證這樣的說法。第三,在我的系統上聽,111CCN 157 38的高低頻權重是不同的。

話說音響廠牌的Tesla,不是現在特斯拉汽車的那個Tesla,而是上個世紀建立於捷克斯洛伐克境內的電器設備製造商,在共產時代發展為大型電器製造企業,後來也接收德律風根設備,所以在真空管生產方面有著好評。(先前用過Tesla ECC803S,相當喜歡它的寬廣與質感,所以自然也對掛上Tesla名號的變壓器很有興趣。)最能推測出來歷的,應該是外觀上那對眼熟的雙刀標誌。他家60年代左右的真空管會出現那雙刀標,這點算是間接證明其來歷…總之,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耳聽為憑吧!

這裡先說缺憾:這款CN 157 38好似把極低頻給濾掉了。聽感像是4050Hz左右就下探極限。我用來測試的二聲道系統低頻都不兇猛,所以初聽只覺得「底虛」,原因還不明顯,然而用頻寬夠的耳機一聽,猶如照妖鏡,直接暴露出極低頻不足的聽感。如果耳機玩家要搭配級間變壓器,務必要慎選頻寬完整者,否則肯定聽得不踏實。

回到二聲道上再聽,極低頻不足帶來的是「全面性」問題,譬如播放大編制音樂,不夠澎湃、聲音線條不明朗,大動態的齊奏樂段還會略顯擁擠。低頻一旦受限,則很難表現出恰當的「規模感」。幸好這些問題在中小編制其實不太明顯,譬如聽舒伯特的鱒魚五重奏或者布拉姆斯的弦樂六重奏都沒有什麼異狀,可惜音場中庸。相對地,在中小編制的音樂,它的優點也容易聽見。首先是聲音清楚,再來是速度鮮明,所以音樂常常是爽脆、充滿活力的,加上些許清新的音色特質,它能呈現出不錯的自然感;尤其在中頻上段有種「清麗、秀氣」的質感,這裡舉一套古典樂與一張探戈錄音為例子。

好幾年前Teldec有出一套7CD的舒伯特世俗合唱曲輯(2564 69839-4),由Arnold Schoenberg Chor演出,配上幾位有名的獨唱家與獨奏家,重度古典樂迷應該多少有些印象。我對這個團的印象是「合唱紮實飽滿,而且訓練有素,不會死沉笨重」,大抵上這個心得沒變,但是經過CN 157 38詮釋,彰顯出這個合唱團清秀透明的氣質,儘管規模感略欠,整體聽來仍舊質感頗佳。再來是聽皮亞佐拉1974年的那張「Libertango」(皮亞佐拉真是很懂得配置探戈音樂的元素,譬如此輯,編制看似流行通俗,但每種樂器又由皮亞佐拉賦予獨自的色彩,形成令人滿足的音色組合,這樣的探戈容易聽,又有一定複雜性,所以很吸引聽覺注意)。CN 157 38的優點在於能夠一面保持探戈中的動感,還能讓各種合奏音色自然流露,因而點出錄音裡的生命力。

結論呢…這款變壓器實在很難給予評價,在中價位系統優化程度有限,但對初階系統(尤其是小喇叭搭配數位訊源)又有效,處於尷尬的位置。當初的設計不知是出於何種考量,難道是捨棄低頻換取中高頻的氣質嗎…?

Haufe RK 287/1。理性而少媚態,不苟言笑的特質唱人聲易無感,但表達起各項樂器卻精準得讓人誠服。

有沒有「音染非常少,而且頻寬跟音響性都顧到」的級間變壓器?HaufeRK 287/1應該合於要求。對了,個人相當喜愛的Neumann器材也使用許多Haufe變壓器,這家廠商的工藝應當值得信賴吧。同樣地,這裡不諱言,先點出RK 287/1的一個問題,就是性格直白;一切音響方面的要求都有模有樣,但音色太過直接、細節也多,所以很容易就把錄音中夢幻的、音染的、粉嫩的一面都破除,聽不同後製的流行音樂專輯時更是這樣,它好似在幫忙鑑聽工作,會一直讓人意識到混音與原音的差異。

聽王若琳或范曉萱的幾張專輯即能感受到,她們的聲音依然動聽,但是換軌、換片之後,只會感到血淋淋的誠實,因為聽的時候更容易意識到不同製作帶來的不同混音質感。人聲再怎麼生動,伴奏也「去油減脂」,好像是想要解剖什麼,對於後製較多的錄音來說並不友善…即使是使用原音樂器的古典音樂錄音聽起來也會有「實在真直白」的感受。這個「缺點」甚為挑戰音響迷的口味,如果您聽音響是「無染不歡」,大概會受不了這款變壓器;反之,如果您是常聽現場演出的朋友,會漸漸感受到Haufe RK 287/1的誠懇。

從玩音響角度來看,這款變壓器對訊源很誠實、對擴大機音色又很挑剔,可以比擬為少了點感情與雅緻餘裕的Luxman LT-1000。我對它的評價基本是正面的,雖然鐵面無私、理性冷靜,不過頻寬充足、音色很好、暫態準確、動態明瞭。其實久聽後會感受到各音域各頻段都很流暢,加上音色直接,就好像「溪流裡的小石頭都看得見」。那種清晰對講究聆樂細節的聽者來說,會越聽越習慣。比如樂器的顆粒感,鋼琴、豎琴、小提琴撥奏都能表現出「顆粒」,而RK 287/1能夠很實在地帶出不同的顆粒質地。從小處講是這類樂器發聲細節都有顧到,從大處觀之,則是「樂句始終都帶有清晰感」,見樹又見林。還有一點很難說分明:RK 287/1似乎很善於表達聲音「動」與「靜」的差別,這麼說並不是指它動態範圍特大,反而感覺像是「認真地突顯實體感」。

如果您喜歡德布西或長笛演奏,請別錯過帕胡德重新灌錄的「Syrinx」。長笛能吹成這樣真的是絕了。(Warner 0190295773960

沒有媚態、少於修飾的變壓器到底有什麼強項呢?確實,它唱人聲淡爽不豔,不過木管卻奇美無比。這真的不簡單,要表現木管獨奏「清奇且美好」的質感尤為考驗音響。木管聽起來要美,首先演奏者與錄音製作當然要有所堅持,而重播端也必須具備良好再生品質,才能盡力表達樂手賦予音樂的色彩。而這種品質,講究的不是器材價格,而是頻率響應究竟夠不夠「通暢」。此處一定要推薦華納的德布西新盤,裡面有帕胡德重新灌錄的長笛獨奏經典「Syrinx」,那音樂詮釋堪稱傲視群碟,是我私心首選,加上錄音亦佳,拿來測音響也很好。雖然只有短短三分鐘,只要頻率響應平直、聲底清晰傳真,即能感受到滿滿的木管氣息流動(管內氣柱與吹奏氣音),加上那僅憑一把長笛就幻化出明暗階調的曼妙樂聲,絕對迷人。

Jorgen Schou JS 16001。完全以細膩音質取勝,實是真水無香,用想的都會感動。除了通透還是通透,除了清新還是清新。

我猜Jorgen Schou這個丹麥的變壓器牌子在進階燒友與老燒友之間比較能引起共鳴,尤其是黑膠玩家——因為Ortofon過去長年與該廠合作,像是升壓器就採用了許多Jorgen Schou製品。既然如此,為什麼現在很少聽到此廠名號呢?因為…他家已經收攤哩。順道一提,由於Jorgen Schou業已執笠,產品等於絕版,所以價格浮動非常大;二手市場流通的該廠製品,品質良莠不齊,更看過有賣家屯居奇貨,漫天喊價,奉勸各位辛勤工作的玩家還是多方探聽比價,替荷包著想,切莫輕易賭人品。

接觸Jorgen Schou JS 16001之前,始終無法肯定哪一款變壓器能穩坐心中首位;直到聽了這款,便再也不生煩惱,因為它就是我的首選。能找到完全符合自己聆聽口味的器材真是幸運哪。JS 16001是我聽過搭耳機系統最熨貼的級間變壓器,雖說搭二聲道也有感,但以個人聽感論之,在我的耳機系統上確實發揮更明顯的作用。而目前為止,實際聆聽已經超過500小時,尚未感受到負面影響,嚴格地說,JS 16001沒有Luxman LT-1000Kripton LT-10那種漂亮的音響性,更沒有老派美系製品那分濃情蜜意、饒富韻味的音染。難能可貴之處正是在此,儘管感覺沒動什麼手腳,竟在保留最多音色原味的同時,把音質打磨更細,幾乎可說是水磨般的細膩感。多款同類產品綜觀之下,它對系統音色的改變最少,音質調校卻是最高段的,音響性也不失準頭,著實讓我愛不釋手。

JS 16001不會因為是北歐製品就顯得乾調冷冽,反而有種異樣的、說不上的一絲溫暖。音質清澈這點倒是符合歐洲想像,那異樣的暖味也許來自綿密的中高頻吧?又或者應該說,聲響澄澈通透之餘,還帶有很強的安定感,聲音鋪陳總有層次,甚至能自信地掌握每種人聲或樂器弱音淡出時的纖美。

當音樂與音響到了「詮釋」與「品味」的階段,最終好惡無疑是個人化的(其實也該要個人化),不過在得到自己的方向前,我們不妨多方聆聽比較,反覆琢磨舊有的認知——畢竟品味講究的豈止是「好、壞」之分?單純論好壞,易顯出武斷的傲慢,我對品味的想法是「深入紋理、專心致志地探究細節的程度」。從這個面向講,JS 16001絲毫不譁眾取寵而樂感熟成的底蘊,能帶出每一份演奏最細緻的質地,實在耐人尋味。

欲聽新一代鋼琴名家,請務必關注張昊辰!說再多都沒用,聽他演奏的李斯特第二號敘事曲便知,音樂性與技巧都極為成熟。(BIS 2238

這款級間變壓器陪我聽見很多難以忘懷的時刻。例如張昊辰演奏的李斯特第二號敘事曲,詭譎莫測變化多端,樂句塑形的弧度驚人;例如Beatrice Rana演奏的巴哈郭德堡變奏曲,瑰麗地吟詠而不超出控制的界線;又或者Vilde Frang演奏的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時而飄盪高遠、時而奮驅前行。這些音樂上的情感竟然能藉由變壓器打磨得更細緻出色,這是以前的我完全無法想像的。總之,JS 16001音色允當,音質細密,均衡耐聽,能「連貫流暢地」再生演奏中的神情,帶來極為舒服又充實的類比感。配著這樣的器材聽音樂,水潤的琴音更顯甘醇,淡然的演奏也隱隱芬芳,實在再沒什麼可以抱怨了。正是:譬諸澄水磨鏡,漸見清明。

(提前把心中首選曝光,次回來介紹二款罕見又極具風格的美聲貨色,實際聆聽心得留待下期稿件再向各位讀者報告。)

2018年4月25日

試聽.九款音頻牛大亂鬥(上)

一年多前曾經寫過幾款級間變壓器的聆聽感想,原以為告一段落,但這個坑比想像中來得深哪。同類器材數度來去,也不算換機症發作,就是為了好玩,所以想聽聽不同變壓器到底能各顯神通到什麼程度,前前後後也聽了將近廿款變壓器,最近好不容易總算要從坑裡爬出來了。趁著前陣子密集試聽,印象跟筆記還沒丟光,從中挑出個人印象頗佳的9款,與讀者們分享心得。

這邊提的級間變壓器是適用於數位訊源與放大電路之間的種類,即是接在「CD唱盤或數類轉換器的類比輸出之後、前級或綜擴或耳擴之前」的級間變壓器,也稱為音頻變壓器、音頻牛、緩衝牛等等。

首先是個無法迴避的問題:真的是多此一舉嗎?

在訊號路徑上面增加一部器材,感覺好像多此一舉,倘若用在RCA-XLR轉換、阻抗匹配倒是無可厚非,然而訊源適用的級間變壓器很多都是1:1(例如常見的600Ω:600Ω),就算不是1:1的變壓器,升壓比也不高,這類變壓器到底優點何在?

如果是針對數位訊源調聲,它最大優勢在於變壓器天生自帶頻寬限制,所以能夠濾除極高頻噪訊。以當代器材來講,像LinnLumin的高階數位流訊源,類比電路便配有輸出變壓器,這個作法在一些老唱盤都能看到,譬如PhilipsStuder的幾款名機,都是相同道理。換句話說,類比路徑上有變壓器根本是很正常的作法,只是現在的初階與中階數位訊源很少這麼做。如果一部訊源沒有輸出變壓器,那麼為它加一台級間變壓器,其實也就相當於配上「外接式」輸出變壓器而已,真正的問題在於調聲效果很難抓準,需要多方嘗試搭配,結果也不一定盡如人意。

古早唱盤仍有不少經典款式為人所津津樂道,會不會其中一個關鍵就在原廠使用夠好的變壓器呢?至少,根據我自身經驗,在沒有變壓器的訊源後面加上級間變壓器,聲音確實有機會變得更加耐聽!先前有段時間聽久聽慣了,還以為沒什麼,想說級間變壓器大抵是心理作用居多,然而一旦把變壓器抽走,改回原本的系統設置,聽沒兩天竟然開始覺得聲音裡頭「好像摻了細細的砂礫」,旋即又接回級間變壓器,果真聽感又順耳了。於是後來我總不免要想音響迷講的「類比味」可能有一部分是那股「牛味」,也就是類比訊號經過變壓緩衝後的音響質感;而那細細的砂礫大概便是為人詬病的「數位聲」了。

在逐款分享之前,還是要重申這個想法:級間變壓器絕對不能當作百試百靈的音質改善器。畢竟箇中學問實在太多眉角,搭配起來充滿不確定因素,建議想玩的朋友一定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它有「調音」效果,但聽感上的「改變」究竟是不是「改善」,最終還是會因搭配而異,也會因個人聽感喜好而異。總之,這類產品雖然普遍有著增添類比味、調整音質的傾向,但多少都會影響原有音色,所以親耳試聽還是必要的。


我的試聽過程使用兩套二聲道與兩套耳機系統,簡單列出如下。第一套是「Audiolab 8200CD V12E唱盤、毅德古董牛前級、Technics SE-1010A後級、Yamaha NS-1000M喇叭」。第二套是「Yamaha CDX-10唱盤、Sony UDA-1綜擴、Sony SS-A3喇叭」。第三套是「Technics SL-P2000唱盤、Marvalve Model One神燈耳擴、Hifiman HE-560耳機」。第四套是「Technics SL-P70唱盤、Perreaux SXH2耳擴、Beyerdynamic T1二代耳機」。試聽時一律將級間變壓器接在唱盤後。

然後,再次強調,玩級間變壓器,訊號線配置真的非常重要。因為變壓器有自己的個性,翻譯起來就是「不同的阻抗特性、不同的頻寬響應、不同的相位失真」,所以雖然調整了音質,同時也無可避免地為系統帶來不同程度的音染。配訊號線是樂趣,也是挑戰,就像為一部前級找最合適的訊號線那樣,總讓人煞費苦心。總之,搭配時要多方注意,尤其是必須拿捏「中頻濃度」與「高低延伸」的平衡,以及整體的音色表現。當您找到最合適的搭配,那種整體的安穩聽感會帶來莫大的滿足。

這次大亂鬥主要參考線材1930年代西電訊號線、1960年代Neumann訊號線、日本小廠円空的Studio Alpha-1、樂音小林的MusicalSound Studer訊號線以及MusicalSound 70’s訊號線。

即使是同一個變壓器,接上不同的系統,聽起來效果也有差別,我對一款變壓器的描述是「取交集」,也就是在上述四個系統都能感受到的特質,我才會寫下來。另外,雖然主要是介紹9款的試聽心得,不過共同的比較基準是Jensen Iso-Max製品。對於預算有限者,我推薦可以嘗試Jensen原廠製品,價格公道,效果也聽得見,平衡與非平衡的款式都有(http://www.jensen-transformers.com/home-theater/audiophile/)。

Jensen Iso-Max除了極低頻量感稍收斂,兩端的延伸都有模有樣,小提琴、曼陀林、豎琴的尾音都能漂亮展現,大提琴與鋼琴在低音域的表現也非常靈動,低音提琴暫態與向下鑽的動感都相當流暢。硬要說缺點就是比較沒有「風味」,儘管高頻光彩怡人,但如前述,低頻走向收斂,所以原本就缺乏「重量感」、「大器寬鬆」的系統,無法藉由這款變壓器得到強化。相對地,如果高頻聽起來始終略欠流暢,感覺空氣感不夠,或者莫名地壓抑,那麼它有機會緩解高頻悶鬱症頭(真要檢討起來,還是建議用家對症下藥,從空間與器材搭配下手)。

試聽1RCA MI-11713。恬淡平順、淡淡柔潤,正是它討喜的地方。

第一款來講RCA MI-11713。如果可以用一句話替這款RCA級間變壓器定調,我會說它是「Jensen Iso-Max的對照組」。這兩款變壓器都未刻意強化某種音響特質,也沒有難以取代的特點,就是平均取向的安全牌,以音質修飾為目標。正面地說,是「均衡、百搭、樣樣好」,負面地說,就是無甚個性,印象分數比較少。

那麼RCA這款「對照組」到底對照了什麼東西呢?主要是音色表現的風格不同。Iso-Max多些銳利與亮度,比較現代風味,MI-11713偏向平順性格,且多些暖調與軟質的調聲效果,能夠把訊源刺激的一面收斂起來;再者,它聽起來在極高極低的頻段都有所削減,比較適合頻寬有限的喇叭(用魯特琴、吉他這類撥弦樂器來測試就能感受到其特質)。整體來說,圓潤感與中頻適恰的表現,對於不要求極低頻延伸的書架喇叭來說是一大良伴。

雖然動態略為黯淡,也不強求頻寬飛天鑽地,但MI-11713個性恬淡平順,外加音色披上一層薄薄粉嫩的潤澤,唱起大多數錄音還是挺安全的。而那分恬淡平順、淡淡柔潤,正是我認為它討喜的地方。此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聲音聽起來非常協調,聽大編制的齊奏效果與小編制的聲線唱和,都很協調,適於作為入門調聲器材,也可以當作其他級間變壓器的參考基準;如果完全不與其他變壓器比較,只是想順順地聽音樂,它也夠用。由於它主力在於減少乾澀躁煩,相當雜食,這裡就不特別舉出參考軟體佔篇幅,接下來就要開始進入「有個性」的器材了。

試聽2Kripton LT-10。中高頻的表現尤佳,空氣感水溶溶的,簡直可說是棉絮般輕柔高雅。整體表現不錯,刺激性偏低。

首先我打算提Kripton LT-10,原因在於它也是「全面進化」的屬性,但是一與前述款式比較,馬上能感受到LT-10絕非欠缺個性的泛泛之輩,高低兩端都有完整的陳述。原先從耳機系統試聽,只覺得「喔!好聽」,頻率響應完整,但老覺得還有一個特徵摸不清、搔不到癢處…換到二聲道聽,馬上感受到那個特徵,一言以蔽之,那是全面進化的寬鬆感,尤其「高頻質感莫名舒暢」,這是很大的優勢。播放多數錄音時都感到極其諧和的空氣感,在耳機系統上感受還沒法那麼明確,從二聲道播出,那份水溶溶的情懷一覽無遺,簡直可以說是棉絮般輕柔高雅的氣息。從中頻上段到高頻的表現,都微微地鬆軟。

如果說「強調高頻」,難免讓人擔心「會否硬調噪耳」,這也是LT-10特別的地方,空氣感與泛音質感明顯,並且沒有刺激性,唱起女聲可以說是酥軟又酥軟、舒展再舒展,音樂能夠抒情地流動著,聽起慢歌或者帶著嬌嫩感的人聲都很舒服。

這裡我舉的測試軟體是王若琳的專輯,無論是「Start From Here」、「The Things We Do For Love」還是「The Adult Storybook」都可以。她的專輯我相當喜歡,從歌聲、歌詞,乃至編曲,都混織著天真與世故,無處不透露著匠心與天賦的蹤跡;她的聲音特質在於天生有磁性的音色,還有歌唱用氣很嫻熟。我會描述成「氣音與嗓音共同振動、豐豔又自然的抖音混著胸腔共鳴」,那渾然天成的嗓音之迷人,簡單說就是兩個字,好聽。善於表現人聲的器材能將這些美好的特質「和諧地」傳遞出來,和諧這點尤其重要,聽起來舒服就對了。用LT-10來配王若琳的歌聲,聽的時候我常常覺得自己正在一點一點地融化。

Decca 4764226。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的錄音要找到「琴音錄得美」的版本不難,但要找到像Dindo這樣,打從心底把每個樂句唱好唱滿的演奏,實在不多。

LT-10聽起原音樂器也不是問題,比如Enrico Dindo演奏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Decca 4764226),就是八個字:寫意流暢、開闊輕鬆。這份錄音原本就很強調美聲與空間感,透過LT-10「再生」,竟又多了一分流暢、一分完整,很有意思。儘管這款級間變壓器動聽,但我得坦承,刺激感不是它的強項,任放一張高大宜的「無伴奏大提琴奏鳴曲」或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就能感受到實在逼不出潑辣狠勁,可能是小小的缺憾吧!(然而這完全是個人聆聽口味的取捨罷了。)

試聽3Marantz DLT-1。在級間變壓器裡,它算是相當有名的,雖說大編制大場面施展不開,略為可惜,但論及那深切的躍動感,可是有著不錯的現場氣味哪!

接下來要介紹一款經典的級間變壓器,Marantz DLT-1,對飛利浦老唱盤有興趣的燒友,可以從中稍解相思之情。如果您總是覺得自己的訊源枯乾平板,又苦於沒預算換器材,那麼Marantz DLT-1或許能幫您一個小忙。別小看這款1990年代初期的變壓器,它染色不誇張,而且聲底厚實、不出惡聲、容易搭配,跟最近幾年以一抹溫軟暖味走跳江湖的馬蘭士判若兩人。

雖說「容易搭配」,不過這台變壓器還是給了我一記棒喝。當我用它搭配耳機系統時,表現得非常活潑彈跳,鮮活中帶點崢嶸,聽起爵士樂就是爽快,無論是John Coltrane倏忽一瞬的樂思靈感還是Sonny Rollins鮮明的樂句塑造都傳達得活靈活現,聽Bill Evans玩轉黑白琴鍵就更不用說了。當我換去二聲道試聽,彈跳感依舊,不過意外的是,後來順手放了一張Kegel指揮的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是錄音室版,不是那張Altus的現場錄音)竟然發出圓潤流麗的聲響,弦樂還有一絲水嫩油滑的幻覺,讓我錯愕了一下。趕緊換回耳機系統試聽,用同一台Marantz變壓器、聽同一張貝多芬,弦樂聽起來就很安分,沒有二聲道展現出的那種音色線材搭配也沒特別改過,真是匪夷所思推敲起來,大概是放大電路的輸入端阻抗也會影響級間變壓器的音色吧…?

對了,DLT-1對線材搭配其實意外地敏感。試聽每一台變壓器時,我都會把前述的幾套訊號線拿來搭,看看怎樣的味道最合宜。絕大多數的級間變壓器對換線搭配都是「能聽見差別」,而DLT-1的反應最敏感,不僅能聽見差別,還會直接影響「鋼琴觸鍵的彈跳感、弦樂合奏的柔軟度、人聲中氣是否飽滿」等音樂細節,可玩性極高!相信無論初燒還是老燒都能從中得到不少樂趣。

Eddie Henderson這張「The Music of Amit Golan」,請聽看看眾樂手怎麼表述樂句個性,還有銅管跟鋼琴如何「既節制又有品味」地對話,實在高明。

用它聽爵士樂,鋼琴觸鍵的實感、低音提琴的彈跳、鼓組喧囂的姿態、吹管蒸騰的熱氣,無不刻劃生動,能為聆聽空間增添幾許現場氣息;推薦喜歡聽爵士樂的朋友在玩級間變壓器的時候優先試試這款,不為別的,光為那「深切的躍動感」就值得了。在此推薦一張爵士樂專輯「Eddie Henderson & Friends Play the Music of Amit Golan」,請聽裡頭的銅管情懷如何與鋼琴蜿蜒地對話,這張專輯有小號、長號、高音薩克斯風,音樂也很容易咀嚼,點到為止的情緒鋪陳相當迷人。

整體而言,DLT-1屬於CP值高的器材。說起它的弱項,大概主要在於「播放大編制時音場與規模感施展不開」。如果預算有限,可以考慮這款;如果聽的音樂類型不講究大場面,還是可以選這款;如果聽爵士樂與人聲較多,更該選這款。

那麼如果預算多一點、會聽大場面、熱愛古典樂與器樂呢?我推薦Luxman LT-1000Luxman LT-1000Marantz DLT-1在二手市場都很常見,常有人把這兩款拿來比較,不過我自己聽的感想是,它們適合的客群不同,喜歡聽什麼音樂就挑適合自己的就好啦!至於Luxman LT-1000的聲響風格如何,下一期再向各位讀者報告。

(取自http://audio-heritage.jp)

※追記:其實一直都知道Marantz DLT-1還有個進階版,型號是Marantz LT-1,只是釋出很少,僅在網上看過(http://audio-heritage.jp/MARANTZ/etc/lt-1.html),未曾親身體驗過。一位前輩非常慷慨,知道我有興趣便相借試聽二週,聽後心得是:「它還真是DLT-1的強化進階版呀。」

兩個款式的調音風格極為接近,都有相對凸出的中頻效果(也同樣有「舞台寬度拘謹」的音響性弱項)。仔細聽起來,晚了兩年發售、價格卻翻倍的LT-1像是在DLT-1的基底上進一步深化了「寬廣、宏大、沉穩、肉味集中」等要素,音樂中呈現更細膩的對比。

「寬廣」是音樂表情的起伏階調更好、「宏大」是中頻段的力道更紮實、「沉穩」來自音質與寧靜感優化、「肉味集中」則是音樂表現與立體感更有值得吟味處。此外,相較於諸多級間變壓器,LT-1其實不屬於染色明顯的風格,不過調音效果明確,微暖的音調持續躍動著,厚度也足,很能展現出爵士樂需要的熱力(搭上JBL不知道會是什麼模樣哩)。總之,順道將這部少見器材一併推薦給「想試試不同爵士樂重播風格」或「想聽聽級間變壓器」或「單純對於冷門Marantz器材有興趣」的樂迷們參考。

2018年4月18日

雜感.皮亞佐拉的四季

皮亞佐拉的四季,版本來來去去,好演奏不斷推陳出新,常聽的還是那幾張。

Gidon Kremer銳氣十足的演奏,動靜分明,而詮釋效果「放」大於「收」,就好像直接掀開樂句最赤裸的情感。說掀開情感好像稍嫌保守,實際上我覺得Kremer是直接帶著樂團把那般多色的情緒直接朝著聽者臉上砸進去、再朝著聽者心裡砸進去。這樣的演奏恐怕再難企及,也無法模仿。

幸好皮亞佐拉的音樂給了改編者與演奏者間隙——他的音樂作品常混雜著很多接近又各異的情緒,層次並不好抓,也正是這原因使得句法輪轉接續的間隙容許獨特的個性轉圜。

當我想要重新從樂句裡察覺表情,會參考Lara St. John的版本。她的演奏與Kremer版本形成有趣的互映,其實也非一味溫婉,但有更多沉浮在合奏中的彈性,收放兼修;有時覺得她也在演奏中觀照自己的情緒,若即若離,交雜著憂鬱歡快,作為參考演奏,也能幫助我激發出不同想法。

各類編制與詮釋中,異軍突起的還是少數,不過近期迎來這張新片,越聽越覺得該列入參考盤。縱使受限於音色與樂器限制,此「雙大鍵琴」編制的皮亞佐拉在風味上難免有所偏移(比起說「減損」,我認為「偏移」是更合宜的描述方式),然而演奏者Duo Podeur & Bass完全體認到樂器邊界,進而精心安排樂句,那分細膩入耳即知。

在完整收錄四個季節的版本之外,我特別喜歡Serouj Kradjian領軍的「Tango Notturno」專輯,內中僅抽出冬夏二曲來錄音,不過整片的演奏都有心思,是很容易使人感受到誠意的編曲與演奏。一併推薦給皮亞佐拉或探戈音樂的愛好者。

至於「有鋼琴演奏的全曲版本」,我喜歡這份Musica Camerata Montreal的錄音。所有樂器各安其位,不莽衝不躁進,弦樂謹慎地拿捏在探戈中滑溜的氣味,鋼琴則是具備小小波動的韻律感與適宜的旋律表達,合奏完成度極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