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4日

推薦.Beatrice Rana

用老靈魂料理音樂

十年前,為了去吃地道的義大利菜,也為了觀覽幾個旅遊書上看到的山城與一些名勝古蹟(順便把手放到真理之口裡),在義大利遊蕩了三個星期,把大學時期所有打工攢積的錢一口氣花個精光。當時最後一站是羅馬,原本預期最震撼的是競技場,殊不知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抵達羅馬那天,一陣暴雨的九月午後。那午後雨勢真是突如其來,在火車上看起來僅是陰日曇曇,一出車站才發現什麼叫烏雲密佈,光線快要無法穿透雲層;搭上公車前往旅館途中,雨水傾盆而瀉,只看到附近斜坡有片石牆殘跡稍微顯眼,在暗沉溽濕的街景中透出乳白色。放晴後,我便繞去看那斜坡上的石牆,這時陽光剛好側著貼上牆面,從約一百公尺外看去,牆面呈現像是玉的色彩,趨近去看,便大大訝異於那色彩原來是乳白混著土黃色的石頭、牆面光線及孔隙間陰影的奇異調和。這樣的石材運用是偶然的嗎?

回台灣後查了一些資料,依然不明究理,只知道義大利雷契省出產一種喚作雷契石(Lecce Stone)的石材適於建築,說不定那牆面用了這種材料吧。這回介紹的新銳鋼琴家,剛好來自義大利雷契省,巧的是,她的演奏也讓我感到一種奇異的調和。在描述她的詮釋之前,先簡單表過我對她的看法。

定位。

這位鋼琴家的演奏當然很好,除此之外,她在樂壇中的「位置」也許更為重要,這個位置指的不是排名、聲望,說不定連她自己都沒特別意識到。

首先是地域上的。南歐素以聲樂見長,尤其是義大利,然而一旦提及鋼琴「學派」,實在很少聽到有樂迷衷情於所謂「義大利鋼琴學派」、「義式鍵盤音色」等等。到底是否存在系統性的義式教學或鋼琴表現手法?我只能說實在不知道。不如換個角度說,老一輩的義大利鋼琴名家有哪些?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Maurizio PolliniAldo CiccoliniMaria TipoDino CianiSergio Fiorentino,還有呢?與俄、德、法、英、美等地相比,同樣是古典音樂大國,但光看錄音角力,上個世紀的義大利好像還真不是特別出產鋼琴名家的地區?後來義大利確實是有好些頗具實力的鋼琴家,但是名氣鮮少遠播到東亞,以下姑且列幾個名字:Alessandra AmmaraRoberto PlanoAndrea LucchesiniGiorgia Tomassi…等,現在得加上一個更年輕的名字,就是文章主角,Beatrice Rana

接著也要注意商業上的定位,同樣是新銳鋼琴家,資源豐富的DG簽下許多明星自不待言(蕭邦大賽那幾位紅牌之外,Jan Lisiecki值得繼續關注),Sony最少有Khatia BuniatishviliIgor LevitLucas Debargue三員大將坐鎮,Decca旗下則有天才型的Benjamin Grosvenor,而慧眼過人的小廠(如Harmonia MundiHyperion)總是擅於挖掘潛力股,不勝枚舉;在這環境下,Warner就算整併EMI,在「新生代」鋼琴家這塊,也只能說強敵環伺啊!所以,Rana對華納來說無疑是塊寶,就看要怎麼經營了。

簽約華納前的錄音。

Rana簽約華納之前的二張錄音讓人聽見她的老靈魂。她的首張專輯由加拿大品牌ATMA發行,接著是2013HM發行的第十四屆Van Cliburn大賽現場錄音。這兩張都是我「原先放錯重點」,然後越聽越喜歡的錄音。首張專輯我原本把重心放在史克里亞賓的奏鳴曲,沒想到整套蕭邦前奏曲是處處驚喜;再說比賽現場錄音,還以為賣點會是拉威爾那套夜之加斯巴,怎知巴爾托克與舒曼彈得更是絲絲入扣。

Rana的出道專輯。光就技巧層面,不能說已臻至成熟,但一出手就大膽挑戰蕭邦全套前奏曲,還挖出箇中的精緻面向,實屬不易。(Atma ACD22614

舉幾段音樂吧,先講她的蕭邦前奏曲:第二號的演奏不但顧及譜面,當音色變化配合樂段分節、配上微小的速度彈性,讓伴奏聲部在有限的音域中彈出意境,很不簡單;第四號也有很別緻的速度構想,使曲子哀怨而不濫情,弱音安排與漸慢處理令人無話可說,尤其是大膽把第十二小節(正是曲子的二分之一處)拉到近乎兩倍長,做出譜面沒寫卻非常合理的戲劇效果;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其直覺,第六號的長句法她並不刻意琢磨鋼琴的歌唱音色,而是用強弱與聲響厚度的層次去堆疊樂句的吐息,曲終時音樂線條慢慢沉沒消融,有獨特的美感;第十四號,一般的演奏會強調左手聲部的吞噬效果,她的演奏帶出右手聲部的搏鬥樣態,達到微妙的平衡,使樂曲的陰暗面不誇大放肆。綜觀整套前奏曲,雖然這不是我最愛的版本,但論詮釋用心,Rana有許多細節處理值得參考。

范克萊本的比賽實況錄音舒曼詮釋在水準之上,而巴爾托克彈得叫人驚豔不已;憑這種表現奪得銀牌與觀眾票選獎,名實相符。Harmonia Mundi HMU907606

要聽她在鋼琴上的歌唱感,舒曼的交響練習曲可作示範,不妨先聽第十一段練習曲的旋律線,再回頭聽第一段練習曲,會發現她對主題鋪陳拿捏得四平八穩,不同音域的旋律有著各自的情懷。聽了她的舒曼,不免懷疑:這樣的演奏家放得開嗎?請聽巴爾托克戶外組曲的第五段(狩獵),琴鍵奔放撞擊,速度感強烈,把已經夠緊繃集中的音符更加白熱化,同時音樂還是維持著高度統一感,非常有膽識。關於這份巴爾托克錄音,還想再碎唸兩句,它就像分子料理,雖然霎那間分不太清楚品嚐到的細節到底是什麼,但總有一兩個吸引人的味覺焦點;要是嫌這組曲的音階太艱澀嘈雜,不妨試著注意鋼琴強音喧嘩之餘,Rana如何串接弱音音符、如何把第四段(夜間音樂)彈出搖曳晃盪的戶外情景、如何一面接續第二段(船歌)又同時遙遙呼應著拉威爾的夜之加斯巴。

重新感動一次。

如果說前兩張初試啼聲的專輯已經給人注意到Rana卓越的音樂性,那麼近期的二張華納錄音確實能夠見證她漸趨成熟的鋼琴技藝。她簽約華納的第一張專輯是協奏曲,與Antonio Pappano共演柴可夫斯基與普羅高菲夫。原本不大看好這對組合,不料已經被彈到幾無新意可言的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硬是踏出個精巧與爆棚兼具的路數,必須一提。首先要特別讚許樂團部份,這才是這份錄音真正讓人意外的地方,此類名盤如林的曲目,獨奏家表現出高水準是合情合理的,反倒要聽聽指揮怎麼揮灑調度,看看樂團怎麼配合、映襯獨奏家的氣質。

加盟國際大廠的第一張專輯就用協奏曲打頭陣。實際聽來,自信又流暢。對了,第三樂章的鋼琴表現會難倒不少擴大機。(Warner 2564600909

PappanoRana的支撐到位,管弦樂器各自延展,讓我對他大大改觀(原本對這位指揮很少起共鳴)!您心中有哪個版本最能展現管弦樂的美感呢?無論最喜歡的是穆拉汶斯基、托斯卡尼尼、卡拉揚,還是萊納是否都會聯想到磅礡熾熱的大編制快感呢?Pappano不是不給動態,但並不流於誇張,更多時候是在呼應鋼琴的運音,更值得注意的,是弦樂群呼吸中密密麻麻的強弱變化(尤其突強突弱)做得非常到位,加上節奏轉換細膩精準,使音樂愉悅地流動起來,真是要稱讚他的手法。從那老掉牙的第一樂章序奏就讓人聽見掌握樂團的功力,著實不簡單。樂團支撐良好又不搶戲,聆賞鋼琴獨奏部份就一點都不吃力,而且還會聽見整首協奏曲原來有許多節奏的脈動是鋼琴與樂團彼此配合完成的。Rana的彈奏渾然天成,聽來自信、投入又流暢,是新一代好手中不落俗套的詮釋,縱是這般通俗曲目,還是有辦法讓我重新感動一次。

就技巧講,Rana毋需靠著擺弄怪異聲響吸引注意,她始終維持著漂亮的音色,讓整部鋼琴從低到高的音域都能均勻地響著;這種音樂性讓人不禁聯想到一些傑出的鋼琴家,譬如老一輩的Walter GiesekingOleg Boshnyakovich,隨手從二位老大師的錄音中摘出片段,俯拾都是美麗歌聲,Rana的演奏也讓我留下了這種印象。她的魅力在最新發行的郭德堡變奏曲中更是一覽無遺,去年以兩回篇幅介紹這套曲目,如果當時就有這份演奏,也一定會是我強力推薦的版本,巴哈的老梗曲目能彈得像她一樣可不容易。

奇異的調和。

她的巴哈演奏寓明晰均衡的色彩以熱情,體現了鍵盤獨奏的奇異調和。滑溜的矯飾、削銳的觸鍵、作態的起伏,一概不存在;細聽之,審美核心落在彼此浸潤的階調中,如是趣味多多少少需要聽者靜下心慢慢體會。她的雙手操著不同的層次,聲部獨立性極高,還有對樂句歌唱的拿捏,如同前述,其拿手好戲是維持韻律進行的同時還有餘裕營造各組音符的微小波動速度也是維持在「聽得清楚、彈得清楚」的限度上,而節奏感有時甚至近於即興,但線條漫漫,又反而讓音樂靈活自然再說就抽象了,不如用錄音檢視其演奏細部。

我就是特愛她毫不掩飾的鋼琴化傾向,從巴哈到克萊門第皆然!年方廿三,就帶給樂迷如此精巧的巴哈演奏,可以讓人一口氣聽完,絕不無聊、難以取代。她用上各種方式使鋼琴吟唱起來,其豐美必須親耳領略。希望華納未來能夠持續栽培這位鋼琴家。(Warner 9029588018

按我想法,她在首尾二次詠嘆調主題展現出的風範比許多版本的炫技段落還要迷人,強音弱音各有階度,控制得巧妙,真讓鋼琴產生了吟唱的感覺,只要對上合適的琴,不難感受到Bel Canto深埋於文化基因裡。她不只能讓鋼琴唱得美,要精實衝鋒也不在話下,第五、第廿段變奏盡顯颯爽(第五段變奏猶如雙手對舞,第廿段變奏是雙手共舞,聽得是耳不暇給),她只消把彈奏巴爾托克的勁道收斂些,這不成問題。要感受Rana的投入,也得聽見她於複音線條觸鍵對比下的苦功,好比第七段變奏左右手對唱且搖晃著,不僅勾勒了可親的樂句,更似相互傾吐,穿插極多的輕重變化,當手指驀地彈跳,更勾起鮮活的尾韻——光這段變奏我就連續重播了至少二十次,實在覺得有好多挖不盡的細節,觸鍵每每言之有理,彷彿這些處理方法早已流在她的血液之中。再講一個可愛的地方就好。第十三段變奏的第二段反覆,會聽到Rana「忍不住」要加上花腔的衝動,既有音群的顆粒感、華美的聲部線條,亦營造微微孱弱的歌唱效果,這番演奏真夠精彩,這份錄音最特出的就是她竟然能這樣以鋼琴模擬人聲,真有見地。

鋼琴在她指下,猶如聲帶的延伸,時常飽含連貫的歌唱感,秘訣是什麼呢?反覆聽著Rana的錄音,我想到一句話,應該是北大路魯山人說的吧?大意是「所謂料理,不外乎探究食材的合理性」。聲部平衡、音色對比、力度漸層、韻律感等,是Rana的獨門做法,而巴哈的譜就是食材;像這樣讓樂句順性開展、讓音符的抑揚頓挫合於情理又自成一格,實在是最上乘的音樂料理了。Rana悠遊自娛於黑白琴鍵之間,在我心中屬於天才型的演奏家(天才知道她練琴究竟多艱辛),希望未來可以繼續感受到她對音樂的愛,最後就用幾個問答結束這回稿子吧!


問:這樣說也許很突兀,但不得不說,你的演奏挖掘出音符的潛力,讓我聯想到雷契石;我想問問,你的文化背景與演奏之間有什麼關聯呢?
答:在回答這問題之前,要先謝謝你這番對照!我一直都很愛太陽映照在雷契石上的光彩,我也很開心我的演出能令人聯想到這樣的質地。毋庸置疑地,我的文化背景啟迪了我許多關於的音樂想法。南義大利向來以熱愛歌劇、美聲唱法著稱,而我總是探求這種極為開闊且戲劇化的歌唱效果;有時候(尤其是德奧的浪漫派曲目)我甚至得與內化的音樂直覺拼搏,但這確實是我音樂性格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問:你喜歡怎麼樣的鋼琴呢?
答:好鋼琴,就是不會限制我想像力與靈感的鋼琴。我喜歡豐滿、輝煌的聲響,要能兼顧極弱音與極強音的表現——尤其是與樂團一起演出時。

問:以最新這張巴哈的專輯來說,你用的鋼琴有哪些地方吸引你?
答:那是台非常美妙的「Hamburg Steinway」,為Teldex Studio Berlin所有。我非常喜歡其聲音質感,溫暖與光澤兼而有之,是一台能讓我好好發揮的鋼琴。

問:能不能聊聊這張專輯的錄音師?
答:這張專輯能請到Jørn Pedersen監製、錄音,真是有幸。他不僅是錄音,更是敏銳的、品味出眾的音樂人,技術層面沒問題,麥克風擺位也不在話下,這張專輯能呈現得這麼好,真是要多謝他鼎力相助。

問:你會怎麼描述你的風格?
答:我想我無法「描述」自己的風格,也許那難免流於劃地自限。不過我可以說我對詮釋的原則,最要緊的是真誠:對自己真誠、對譜面真誠、對觀眾真誠。

問:巴哈的鍵盤音樂與柴可夫斯基鋼琴協奏曲中的炫技段落非常不同,對於這些段落,你的想法是什麼?
答:炫技目的在於「凸出某些效果」,那些「困難的音符」正是要達成那些效果的手段。換言之,炫技是外顯的,這些段落有其潛在的層次。

問:你會希望聽眾在錄音中感受到什麼特點嗎?
答:我不會特別指出哪個東西該怎麼聽,音樂最棒的一點在於聽者可以享有各式各樣的詮釋自由;但是我會希望聽眾能將聆聽郭德堡變奏曲視為一段有意義的旅程。

問:從這張巴哈專輯中,有哪幾段音樂你會特別想挑出來分享?
答:如同前述,我不習慣以我的觀點去影響聽者。不過,變奏曲裡面有幾個「轉捩點」可以提一提。第十五段的小調變奏像是冥想,回顧著目前為止的音樂樣貌;再來是第廿五段變奏,一如Wanda Landowska說的「黑珍珠」,是有著憂傷與刺扎的宇宙;最後則是尾聲重現的詠嘆調,徹底翻轉了前頭三十段變奏的感受。

問:有計劃造訪台灣嗎?
答:很可惜,目前暫時沒有,可是很希望能早日有機會造訪,聽說台灣的人事物都很棒尤其食物!

2017年4月20日

推薦.Antoine Tamestit


當最調皮的那位同學成為風紀股長…?

這真是一張不能漠視的中提琴專輯,只聽一輪,就忍不住要覺得它有機會成為我今年最推薦的弦樂獨奏錄音。

會對這張專輯這麼驚豔,是因為它讓我真切感受到獨奏者的蛻變;要感謝那溫厚甘醇的錄音成果(雖然透明感未臻極境,但細節允當,質感上乘),讓二位獨奏的實力得以完整呈現給樂迷——必須強調錄音師的角色非常關鍵,否則沒有這樣從豐厚到幼細都完整的中提琴音色。

Tamestit的專輯我以往只有欣賞,畢竟特別有共鳴的樂段少了點,所以未曾掏心掏肺地投入過,但是這張專輯非常神奇:音樂在琴腔陰暗處共鳴時仍有一抹餘暉般的油彩,而拉奏到高把位時,儘管明媚璀璀,那木頭色的餘影仍然佇在聲音的底蘊。弓壓下去的幅度可聽聞,卻不使人掩耳,這音色直是勾人。

Tiberghien此前的貝多芬與巴爾托克錄音,表現出了他動靜皆宜的戲劇長才,但總體來說,難免覺得他更擅長表現音樂中活潑率真的面向,直到這張專輯,我總算能真的進入他塑造的「沉著」片刻。上述這些美妙的段落,請聽Casta Diva即有。當最調皮的那位同學成為風紀股長,嚴肅的臉孔往往是發自內心的。

我國中和高中時各有一位這樣的調皮同學。高中的那位風紀股長,專長是開假單讓大家蹺課。

國中的那位風紀股長是聰明絕頂的人,我記得他是22號,以前打架都輸他。這麼多年來,不知道他在那邊過得怎麼樣。RIP。啊啊…這Vieuxtemps奏鳴曲的第一樂章實在太美了…就是這般需要深沉與微光的美,如墨入於毛孔,如淚墜於風中。

2017年3月30日

雜談.音頻變壓器 Audio Transformer

這次閒聊的對象是最近在把玩的音頻變壓器(也說音頻牛、緩衝牛)。有一位友人被毅德梁那台以西門子變壓器做的被動式前級毒到,然後他花了一筆費用,開始鑽研同類產品,我藉機聽了幾款,在此感謝這位朋友,也與讀者分享心得。以下提到的音頻變壓器是狹義的,我將範圍鎖定在數位訊源與放大電路之間的變壓器,也就是接在「唱盤或數類轉換器之後、放大電路之前」的級間變壓器。問題是,為什麼要在數位訊號轉成類比訊號後再追加這種「類比轉類比」的器材呢?


音頻變壓器這玩意兒

說起音頻變壓器,有人贊同、有人非議,不妨從基礎說起,您就能理解為什麼看法兩極。變壓器並非什麼高科技,它的機制就是電磁轉換,從十九世紀就有;在音頻傳輸方面,變壓器的應用包括RCA-XLR轉換、阻抗匹配、加上音控做成被動式前級等等。看起來這種變壓器果真是音響可以運用到的環節,但這與標題寫的「調音」又有何干?

由於變壓器的運作原理,它天生有頻寬限制,當訊號從初級側轉換到次級側後,極高頻噪訊會被濾除,因此適合用於類比訊號路徑的「緩衝」,作為所謂的「音質改善器」。需要注意的是,由於不同變壓器有不同特性,所以,雖說這種產品的美意是「音質改善」,實際上也難免生出各自獨特的「染色風味」,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些玩家會用,有些玩家則是敬而遠之。一方面端看用家的聽感喜好,一方面也要看系統走向是否與音頻變壓器帶出的聲音相互協調。在我自己的兩套二聲道系統與三部耳擴實驗起來,經過將近一個月的交叉比對,確實沒辦法打包票說「音頻變壓器、有加有保庇」,這東西能改變聽感,但其自身多少帶有聲音癖性,就像一般器材,必須仔細搭配,否則最常見的問題是高頻扭曲、破壞原本系統的平衡度,不可不慎。

有音響迷認為過去講的「管味、類比味」有可能是「牛味」,也就是類比訊號經過變壓器之後的音響質感,這推測不無可能,有一定水準的音頻變壓器就能把聲音變醇厚,而優秀的同類產品還兼顧圓潤、光澤、細密等耳朵會喜歡的特質。說來疑似真有幾分道理,否則Audio Note又何必在變壓器上煞費苦心?只不過,訊號經過變壓器到底是「有明顯改善」還是「改變大於改善」,兩者是有差距的。

這類產品一直都在

除了名門WE的變壓器廣受歡迎,還有很多專業的音頻變壓器製造者,像CarnhillHaufeJensenLundahlPeerlessSiemensSowterUTC……等,他們的用家不乏知名音響廠商。從以前就有這類音頻變壓器存在,譬如PhilipsStuder都曾將之應用在CD唱盤的類比輸出端,這說不定也是幾款經典老唱盤的好聲奧秘之一;這玩意兒不單單只是存在,對部份玩家而言,它甚至是補藥。但推敲起來,如果系統上只要加了音頻變壓器就能「清水變高湯」,那到底應不應該安心使用?這高湯的「質」又牽涉到哪些部份呢?

過去幾款有名的音頻變壓器,好比Luxman LT-1000Luxman MAG-1Marantz DLT-1Marantz LT-1Patridge TK-3952等,應用原理都一樣,差別在於變壓器箇中做法。

由重播的觀點來想,音樂訊號的電壓電流會變化,不變的是後端阻抗,那麼要「傳真」的變壓器,勢必得轉好轉滿,讓轉換前後的功率盡可能維持定值。可是真的這麼單純嗎?完整轉換電能只是起點,最直接影響聲音品質的關鍵大概是線圈材質、鐵芯材質、絕緣作法、繞線功夫,然而,音響迷都知道,若想追求好聲,天使與魔鬼總是在細節裡。

前面提到變壓器規格有頻寬限制的問題,其實大部分音頻變壓器的頻率響應,對一般音響系統來講都屬足夠,或許要考慮的反倒是伴隨著頻寬擴大而來的「高低頻段相位失真」。沒錯,音頻變壓器也有「頻率響應、相位失真、諧波失真、阻抗、增益」等規格要考慮;另外,純屬猜測,對於聲音很講究的廠家搞不好連「初級電感、次級電感、漏電感、寄生電容、機內配線、端子品牌、銲錫配方」這些參數都有紀錄比較,而且還當作最高機密噢,差點忘了還有一味,就是負載電阻,包括材質與電阻值,製作者揀選的負載電阻對音頻變壓器起的調聲作用不下於「線圈、鐵心、絕緣、繞法」等基本功。至於實際工序,我要誠實地招認自己不懂,這裡就不混淆視聽了。

再次提醒發燒友,這種東西有其好玩之處,但它確實是雙面刃;濾去噪訊以求得好音質的同時,它自身的零件與製程也替系統帶進了音染,端看您對「美麗的失真」接受程度究竟到哪裡。接著來說說近期聽過、印象不錯的音頻變壓器吧(西電的此類產品較為人知,討論也不少,我就不再拾人牙慧,這裡先提出兩個西電以外的牌子)。

圖例變壓器:G.E.C. DRG. 43082A TR. 48A C/1。購入音頻變壓器,自己做成音質改善器,既好玩又省錢,但請別忘了,機內配線與焊工一樣不容馬虎,務必慎選。

英國老貨GEC

先挑對古董變壓器出來說,為什麼要強調「古董」呢?因為在資深發燒友的觀念與經驗中,過往的音響黃金年代有很多東西都是以品質為優先考量,這個說法不見得人人同意(我自己也有幾分保留),但器材接觸得越多,越能體會這個觀點。在國內外網拍可以看到不少玩家自製品,都是拿古董變壓器來做音質改善器,相信是有群老饕特好此道。

在我聽過的幾款老變壓器中,GEC屬於價格平實者,而本質相當搶耳,因為個性鮮明,一派溫暖美聲,即使詢問度遜於許多同類產品,也值得一提。在不同系統上聽GEC變壓器,都能辨認出它有明顯失真,理由很簡單,人聲與樂器的輪廓銳利度都變得稍稍柔滑。可是它實在瑕不掩瑜,當我聽到平常熟悉的喇叭與耳機唱出更多人聲肉味,不得不對GEC的中頻渲染力豎起拇指,還真有一套。奇妙的是,這音頻變壓器在我二聲道系統的表現主要是使中頻變得濃郁,接上耳擴時,不僅有和煦恬適的中頻韻味,而且還多了透明感(接一般二聲道擴大機幾乎沒有這種感受),估計是耳擴前端的數位噪訊多了,而變壓器天生的頻寬限制發揮了濾波效用。

用二聲道系統再度檢驗,把GEC變壓器接上聽過幾天,確認了一件事:與其說全面改善,它更像是改變了原本系統的聲音質感,多了溫軟甜美,卻少了清爽與解析力。換過不同訊號線搭配,竟然都有非常近似的結果;不過它硬是能夠增添大提琴潤澤、人聲肉感、木管中氣,讓整體音質飄出芳醇感,同樣是難以忽略的優點。明知是失真,卻也不禁覺得這聲音聽了會回甘。

圖例變壓器:JT-11P-1HPCJensen Transformers有零售變壓器(在官網都列出規格供查詢),也有販售成品,有興趣者請參考www.jensen-transformers.com/home-theater

錄音室常客Jensen

至於當代的音頻變壓器,我舉Jensen Transformers當例子。他家有販售成品,也有單出變壓器供人購買、自行利用,這裡舉的是一款DIY作品。相對於GEC的調味,Jensen就顯得更貼近當代音響講究解析、清晰的聲音美學。

拿曾宇謙新片「夢幻樂章」來說,這張專輯至少有三項聽感細節不能錯過:「運弓錯落有致、擦弦與纖毛質感、美妙的揉弦效果」,而且曾的琴音有歌唱性,也帶有飽滿的張韌質感,上述這些演奏品質考驗音響的速度,也反映了一套系統的中高頻美感。相較於GEC凸出滑順圓融的一面,Jensen則唱出更多曾宇謙演奏時的俐落與紮實。如果喜歡精緻清楚的聲音,Jensen是務實預算下不錯的選擇,他家產品能進駐專業錄音室不是沒原因的。對了,這類染色較少的音頻變壓器有個缺點:倘若您原本的系統就偏向中性風格,加上沒有特殊韻味的音質改善器,很有可能是「無感」的。

GECJensen交叉測試,更容易聽出染色程度,同時也面臨調聲喜好的選擇,究竟要多點弦樂的黏滯還是要多點嘶嘶沙沙的木頭質地呢?難道只能二選一嗎?其實當然也有音頻變壓器是既帶有圓潤的類比味又依然細節解析力滿點,簡單講,那就是更好的變壓器,所以聲音更有質感、既美且真。只是說到底,賣音響產品的人也不笨,畢竟在商言商(把專業換成收入),有質感的音頻變壓器就是價格會更高。

關於試聽

由於這類產品有各自的韻味、對聲音的渲染程度不一,如果不確定從何聽起,就找張編制簡單的錄音吧!建議從演出人數少的錄音開始聽,主要是因為這能把注意力聚焦在主要樂手、歌手身上,能更有效幫助自己聽聽細節有哪些變化,如果有一款音頻變壓器讓您覺得耐聽、甚至內心起了共鳴,那大抵就是合理的方向。倘若您喜愛用大編制測試,請優先注意音場寬深是否壓縮、動態起伏有無扼住。

我認為用女聲與弦樂測試音頻變壓器帶來的質感變化應屬允宜,這裡就提兩個最近自己常用的測試片段,都是法國作曲家的室內樂:「德布西小提琴奏鳴曲」的第二樂章與「法朗克小提琴奏鳴曲」的第三樂章。聆聽重點包括小提琴的高音密實感與不同音域的音色寫實度,還有鋼琴鋪陳的氛圍與音色通透度。好的音頻變壓器不應該把錄音中的活生感給拖垮,鋼琴觸鍵應當清脆飄逸的時候,就不能聽起來溫吞怠慢,小提琴唱歌該有木質纖維的時候,就不應該聽起來一味滑順內斂。

一併推薦演錄俱佳的版本如下(精彩的歷史錄音有機會再說)。先講德布西的小提琴奏鳴曲,David AbelMirijam Contzen、姜東錫(Dong-Suk Kang)、竹澤恭子(Kyoko Takezawa)等人的詮釋值得再三品味;法朗克的小提琴奏鳴曲除了純淨無暇的Kaja Danczowska,也別忘了熱情多彩的Renaud Capuçon

AbelSteinberg將布拉姆斯與德布西詮釋得穩妥熨貼,錄音更是成就非凡:小提琴真實活生、質感精純細膩,鋼琴則晶瑩剔透、觸鍵彈性飽滿,誠然頂級示範。(Wilson Audiophile WCD-8722
竹澤恭子雖然在國際大廠發片極少,但這份德布西與拉威爾的演出兼具活力與瑰麗,是一流的演奏,值得反覆聆聽。她弓法精湛、運指嚴謹,小提琴音樂愛好者請勿錯過。(RCA 09026 61386 2
用「純淨無暇、靈氣逼人」來形容Danczowska的琴音絕不為過,聽她與Zimerman的合作,不只法朗克奏鳴曲夠經典,齊瑪諾夫斯基作品的詮釋之美,一樣難以企及。(DG 431 469-2

改善,抑或改變?

當今市面上也有利用真空管作緩衝的音質改善器,無論哪一種作法,都是旨在利用不同元件的特性去除數位噪訊,然而補料、好管都往裡面灌,就一定會給出您預想的「類比味」嗎?那可未必。縱然市面上產品都有各自的調聲成就、用戶端的搭配與聽感嗜好也大異其趣,這類產品對於音質、音色都有所影響,關係甚大,燒友不可不知,畢竟醇厚與肥厚只有一線之隔,濃郁與濃膩也只有一字之差。

玩音頻變壓器的時候,好好拿捏「改善」與「改變」的份際是最難的,就我所知,還沒有什麼百搭的使用方式,只能不斷嘗試。哪家的音頻變壓器最合自己的系統呢?究竟要用哪一對訊號線把最後一口氣提上來呢?這些搭配趣味都得花時間摸索。最要命的是,目前我嘗試過的變壓器全部都對線材很敏感,輸入端與輸出端的線材只要一對調,就會聽見不同的細緻度,玩起來真的很要命。不僅如此,還有更折騰人的,這種產品也可以「串接」,有時候試著串兩台竟然更好聽,但是串接級間變壓器,意味著要處理更多訊號線的排列組合,光用想的頭就開始痛了……

如果能先了解自己的調聲方向,音頻變壓器的角色會更有意義。如果用上了音頻變壓器能夠向您心目中的理想重播境界更靠近一步,那並不用過度擔心「失真」的問題,相對地,如果音頻變壓器讓您覺得加料太多,那就得審慎評估了。

Luxman有兩款採用超玻莫合金的音質改善器,據說規格都一樣,只是圖中這款LT-1000做成家用版外觀,而另一款MAG-1是車用的。比起粗製濫造的變壓器,LT-1000顯然更有掌控大編制、大場面的能耐,值得預算充足者一試。

「追求高傳真」的另一種解讀

有興趣嘗試音頻變壓器的發燒友可以想想看,自己心儀的究竟是怎麼樣的音響美學,首先不妨問問自己對於「追求高傳真」的看法是什麼。講起追求高傳真、還原現場,意思好像是那麼地理所當然,有需要再解讀嗎?如果大家都希望音響能夠「不斷降低失真」,是不是可以反過來說明什麼?

就我想法而言,「失真沒有最低、只有更低」恰好證明了聆聽者註定在失真的環境中努力。就算這論調看起來有點悲觀,實際上我依舊認為它是發燒友必須面對的現實,因為唯有面對這個現實,所謂的「音響美學」才有萌發的空間。當我們在自己的聆聽空間播放音樂,無異於塑造了另種「現場」,可是我們並沒有參與錄音過程,要怎麼善用手邊器材把音樂妥善地重播出來呢?

真與美不是對立的選項,而是並行的軸線,不需要用二分法去看待音響系統,只不過每個人的聆聽習慣不同、預算不同、對音響琢磨的重點不同,於是最後會有不同的器材搭配、調聲喜好,衍生出自己一套音響美學。

Simon Frith從社會觀察的角度描述了音樂重播,他認為在自己的聆聽空間播放音樂不啻是塑造了另一種「現場」;對發燒友來說,這個觀點別有意義,如果繞口點講,發燒友追求的境地甚至暗合了超現實主義的一個面向。

超現實主義不是單純的怪誕或者一味的非理性訴求,而是以再造景況覆蓋現實的另類心理寫實,有其積極的一面。(「超」的語意解釋很重要,循其本,SurréalismeSur-可作「超出、置於其上」解,用這個觀點對應達利、馬格利特、基里科、德爾沃、卡林頓,亦有收穫。)

又扯遠了…最後總結一下。

如果您從來沒接觸過音頻變壓器,有兩種切入方式:第一種,從喜歡的音樂種類來著手,第二種,換個角度,從「調聲」來著眼。淺見如後。

嗜爵士樂(器樂為主):請先試聽Waiting Audio(等待經典)復刻的西電無源前級,後端如果採管機搭配號角或類號角喇叭尤佳。

嗜爵士樂(人聲為主):欲凸出人聲韻味,GEC音頻變壓器是物美價廉好選擇;想要平均強化人聲與樂器的活生感,則一樣推薦Waiting Audio的西電無源前級;又,GECWaiting Audio的音頻變壓器都建議嘗試用西電訊號線調音的效果。

嗜古典樂:Luxman LT-1000(或Mag-1)頗為合拍,若要入門等級的價格,Jensen系列可以一試。

嗜各式歷史錄音:不妨先試聽GEC音質改善器,可收非常醇美耐聽的效果,然而訊號線則需要多方嘗試。

什麼都聽:請將毅德牛、毅德無源前級列入試聽清單,或Luxman LT-1000Mag-1),預算有限者不妨從Jensen音頻變壓器開始試聽。

需要點出透明:Siemens音頻變壓器

需要帶出綿密:Luxman LT-1000 / Luxman MAG-1

需要提出甜潤:GEC音頻變壓器

需要唱出亮澤;Waiting Audio的西電無源前級

PS. 針對以上列出的器材,經過實測,入門玩家熟悉的Audioquest平價線材在這類變壓器上並不容易發揮最大效益,需注意。

PS. 如果是預算無限的朋友,前文提到的老牌(例如Patridge等)有價值不斐的音頻變壓器,只可惜無緣得聽,無法給予實質建議,見笑了。

文末轉貼不具名資深評論員的筆記:

變壓器(Transformer過去稱為Repeating Coil,乃是顧及構造與功能的稱呼,同樣合理),除了升降電壓的功能之外,也可以用來當作級間緩衝,如果輸入端(初級側)與輸出端(次級側)的電壓相同,就是當作緩衝功能的級間變壓器。

變壓器的結構很簡單,就是鐵芯(導磁體)加線圈,但要做得好,各家有各家的訣竅;如果沒有鐵芯,只有線圈,就是電感,所以變壓器會有如同電感一樣的「低通濾波」特性。

一個變壓器也可以有多組抽頭,提供不同的電壓。音響器材上除了電源部分必須用到電源變壓器,還有真空管機用的輸出變壓器、MC唱頭為了用來匹配阻抗的唱頭升壓器、放大電路的輸入變壓器、作緩衝的級間變壓器等等。

變壓器原理是電磁感應,電流通過初級側線圈,經過鐵芯感應,傳到次級側線圈,達到升壓、降壓的目的;問題是這樣的做法效率很低,因為除了磁能轉換耗損,能量也會轉成熱能(造成密集線圈散熱困難)與動能(帶來振動影響),如何提升變壓器效率、降低負面影響,就是各變壓器廠的絕活了。

除了鐵芯與線圈的材料、鐵芯的絕緣、漆包線的絕緣等要素,鐵芯的形狀與繞製的過程與手法同樣關鍵。過熱的變壓器有可能會達到居禮溫度而失效。還有鐵芯會有「磁飽和」與「頻寬限制」等問題。

為了對抗大塊金屬傳導時會產生的渦流(Eddy Current)問題,變壓器鐵芯多採用「片狀多層堆疊」(Laminated)的方式製作,另一種音響常用的電源變壓器則是「環形」(Toroidal)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