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Meloclassic - Wanda Luzzato

唱片編號:Meloclassic MC 2026。Luzzato的專輯越聽越有味道,這套2CD有太多值得咀嚼的詮釋細節,推薦給重度歷史錄音迷。此輯可謂集中了其演奏精華。


歷史錄音好比音樂煉成的繭。

最早被歷史錄音電到是在高中,大學時一頭栽進去,順著網路上的討論學習(儘管當時資訊並不像今日多元,卻也聽得耳不暇給),直到現在,過了十幾年,歷史錄音還是沒聽膩。前陣子寫了Wanda Luzzato,忍不住燃起一股興致,想把好的歷史錄音繼續介紹給讀者。至於介紹方向,暫且決定以一家廠牌為主,因為觀察到目前為止,它可說是歷史錄音領域的新星,不僅臉書粉絲頁經營得有模有樣、粉絲黏著度高,實際產出的錄音修復、專輯整理亦表現不俗…

請留意:Meloclassic。這個不斷茁壯的小廠,值得注目。

「就音樂聆賞來說,聽眾可以直觀地感受,也可以藉著一套美學系統達致更深層的、更強烈的審美快感,同時,對於演奏方式的考證本身亦是學習聆賞的脈絡。聽覺經驗是如此一層層疊加的,而歷史錄音的價值也基於如此理解而豐盛了起來:它紀錄了演奏者的風格、特定的詮釋手法、現今罕有演出的曲目等等,在某種程度上也一併側寫了某個年代的演奏風潮與當時錄音設備的性能。」

這是我上次提及歷史錄音的想法,現實點講,音質表現好,這些音樂細節才有機會推廣給更多聽眾,雖說現實得莫可奈何,好在Meloclassic對音質處理算是相當重視,值得支持,期待未來挖出更多寶藏繼續餵養樂迷。市面上有很多迷人的歷史錄音,卻乏人問津,會買的人就是會買,不會買的人還是不會買。沒人買單的原因當然有各種面向,除了音質,相信還有一部份是因為沒有相關(中文)紀錄可以搜尋,像這種狀況,一篇短短的稿子縱然只是拋磚引玉,但只要稍能填補「買」與「不買」之間的鴻溝,也算是替自己喜歡的軟體盡了點心力。

歷史錄音除了有「認識某個年代演奏風尚、認識稀有曲目」的文獻意義,還有「挖掘好演奏、帶給樂迷對味的演奏家」這番聆賞樂趣;Meloclassic最拿手的就是不斷挖出冷門卻優異的演奏家,或者應該說,這些演奏家當年其實頗有名望,卻在時代淘選後漸漸受人遺忘總之,這廠牌已經發行了不少有意思的音源,帶來的感動不一而足,接下來幾回我打算用連載的方式慢慢述說。

剛好這廠牌也有Luzzato的錄音,就先從她講起吧!

這張照片擷取自解說冊內頁。Luzzato與恩師(兼貴人)Hubay的珍貴合照。他倆在這場景(White Room)留下少數幾張照片,這張的氛圍尤其生動。

首先要聽的第一個重點是:Luzzato中庸自持的技法之下,音樂表情是怎麼做出來的?從她招牌的舒曼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來聽,節點清楚、分句不求特出,如同她在別張錄音的表現,實在不覺得詮釋方面有什麼奇思怪想,那股「端莊雍容」竟然也能點出舒曼的詩意?是不是正因為她的演奏習慣不求誇大,所以反倒能映照不同的作曲家個性呢?抱持著這種疑問去聽她演奏的葛利格第三號奏鳴曲,大概就更會這樣揣測了,音樂處理一樣樸實,但第二樂章中極為纖細又篤實溫柔的氛圍難以言喻!這能說是忠於樂譜的個人風格嗎?好像總是比譜上「多一點情緒」,又那麼地具有說服力,簡直極品一枚。

啊,也許就是那微妙的「多一點」、也許就是那收放之間的忖度,讓布拉姆斯的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得出了一番醍醐味。此處必須強調,在我心中,布拉姆斯的這號作品是極難表現的室內樂曲目,尤其「樂思的轉換」,著實不好連貫,就像賽車場上的賽道有著隱隱約約的曲折,每一個小轉折都需要技術與巧思,段落銜接上亟需演奏者用心安排工整時值,以傳達內斂而豐盈的韻味,這剛好對上了Luzzato的特點,既不張揚,又可以給樂句適度的情感。

對了,說到演奏中的情感,無論是葛利格纖細易碎的那一面或布拉姆斯的樂思轉圜,單看小提琴就不公平了,必須要同時歸功於伴奏者Hans Priegnitz,他讓鋼琴聽起來和煦溫暖、恰如其分,整張專輯的鋼琴風格並不光芒四射,但永遠順耳服貼,與小提琴聲部營造很多可圈可點的細節,假使這套專輯少了這鋼琴家,肯定要遜色許多(之後要是有挖出他的獨奏會錄音,荷包勢必又要縮水啦)。下面提及的錄音亮點,在您聆聽時,也別忘了注意鋼琴家是怎麼支撐小提琴表現的。

繼續用室內樂一決勝負。

再聽專輯中的貝多芬的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這是一首可愛而奇妙的作品,好像一面洋溢著愉悅、一面向遠方不可名的事物呼喚。倘若貝多芬的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是在宣告樂壇他擁有掌握這種體裁的能力,那麼第二號就是他告訴聽眾,兩種樂器蘊含的趣味遠比想像還多:尤其第二樂章,亮點是「丟出一個樂句、兩個樂器對唱」,疏密有致,迴旋糾纏。這樣的音樂只怕演得濫情,不過在Luzzato掌控下,音樂線條穠纖合度,幾近無懈可擊。這樣講也許有點誇張,但是Luzzato的演奏方式在浪漫時期曲目方面有很好的示範效果,她著重句法的造型,甚為講究「弧度」,彷彿解釋著:音樂的表情符號不會只是單一指示或片段的效果,為了表達情緒細節,演奏者需要設法把運音(Articulation)的種種連貫起來。

要是上面那些老掉牙的曲目無法勾起您的聆聽欲望,可以試試胡拜的奏鳴曲。我不願意說「Luzzato果然得到乃師真傳」這種無法量化評量的推斷,但當我聽到第三樂章那麼生機盎然,簡直勾勒著春日的江河大景,也不禁心蕩神馳了起來。Luzzato的詮釋不求瞬間抓住耳朵,但就是耐嚼,越聽越有想像空間,好比這第三樂章:鋼琴如大江,姿態低低地帶著小提琴觀覽風光,於是,小提琴的形象多變,有時像花鼓遙遙點綴著熱鬧群眾,偶而嬌嫩似蓓蕾初綻,整個音樂氛圍越靠結尾越見激盪,最後突然一陣喧囂,猶如大江奔騰著出港,相當精彩。

說再多,都比不上親耳聽一回。

從錄音中的表現大膽推測,Luzzato1932年的國際小提琴競賽能以13歲之齡奪得第四名,應是有優異且紮實的根基,而非偶然。(同場比賽並列第四名的是年紀相仿的Ginette Neveu,而且評審可是一眾明星哩,包括Adolf BuschCarl FleschJeno HubayBronislaw HubermanErich KleiberJan KubelikGeorg KulenkampffPierre MonteuxErika MoriniArnold RoseJosef SukJosef SzigetiKarol Szymanowski…等人,能拿下名次肯定都有過人之處。)

前二期寫的Luzzato錄音是Rhine Classics出版,為8CD盒裝,本回介紹的Meloclassic出版則是2CD套裝;兩套錄音曲目重複不算多,即便曲目有重複,也是完全不同的版本。如果您想了解Luzzato的實力,卻預算有限或怕詮釋不合胃口,建議您不妨從這套2CD開始試試。

下一期,我們再繼續探訪有趣的秘藏小提琴音源。

2017年7月8日

亂談.奏鳴曲式蔓生

樂友的一個發想,很有意思:古典時期曲目的最大特點是奏鳴曲式之確立,對於創作者而言,有規範可遵循,究竟是能發揮實力還是壓抑創作天份呢?

我認為至少可以分成兩部份回答。
1)      創作者「被規範」的觀察:發揮或壓抑,能不能百分百套上這些觀察。
2)      最後再回過頭思考奏鳴曲式之確立跟古典時期怎麼對應起來。

一邊思考著這樣的回覆方案,一邊慚愧著該重讀C. Rosen的著作了。脫離學校越久,忘得越多,也只能一邊寫,一邊替自己抽絲剝繭了。要回答一個好的問題,根本就是對自己二度教育(又扯遠了)。

對於創作者而言,有規範可遵循的話…此處不妨代換一個老套的說詞:傳統。顯然曲式可視為創作的傳統,一種習慣,或者說是音樂溝通的文法、表達模式。再從這裡發想的話,一個演說家的風格,一個演員的套路,都是基於傳統的理解,搭上自己對時興流行的內化。

就拿莫札特、貝多芬、海頓當例子。如果「同時」考量起三位作曲家對「規範」的習用,我有兩個感受:第一,規範隨時都有彈性,因為他們是活在那樣的曲式文化中,不是後世歸納出的曲式教科書中;第二,不能武斷地說他們究竟有沒有「被規範」,而保守來講,即便有,不同的作曲家對「規範」的態度也不見得是一致的。所以第一個問題就「創作」的角度說,考量的關鍵可以是「在音樂寫作上,有什麼元素、怎麼運用元素」,是一個解套的方式,因為音樂元素既是自由的,也是很難突破創作習慣的。那麼,思考到這個解套,也相當於進入了作曲家的狀況:作曲家的聽眾跟作曲家自身,都是意識到一套「聆聽習慣」,這個習慣就是他們可以選擇遵從、或者突破的「曲式」。

所以曲式既是被實踐的對象,也是隨著實踐慢慢變化的傳統。如果說「發揮」,那就是對於元素的配置嫻熟,如果說「壓抑」,那就代表對於樂曲創作形式的反動;我相信二者兼有,只是不同的比例,或者可以說是一體兩面。請容忍我無法嚴謹地舉例,但大抵如下:

海頓的發揮與壓抑:以交響曲中的奏鳴曲式來說,我認為海頓的發揮與壓抑幾乎同源。從後代教學角度看,奏鳴曲式的主題有第一第二主題之分,海頓雖然沒有受過20世紀的音樂教育,但他的音樂彷彿表明他能夠意識到呈示部主題需要變化,而實際聽起來,他的變化往往是含蓄的(對我而言),意思就是,他的主題不會無聊,但是素材變化方面帶來的衝擊性總是比較少的。

莫札特的發揮與壓抑:莫札特的對位技巧出奇地好,對合奏效果、舞蹈音樂也有很高的轉化能力,我最愛聽他在奏鳴曲式發展部動的手腳。如果說起有什麼疑似是壓抑的部份,那似乎就是他在於太習慣奏鳴曲式,不過,處在兩百多年後這麼說,也不是很合邏輯…但大概也因此,才會有莫札特是天才的說法,因為他即使沒有刻意突破框架,音樂還是充滿驚喜。莫札特讓我喜愛的原因也是這樣,總是機巧,不用突破什麼,就很美。

貝多芬的發揮與壓抑:這樣接連觀察下來就有意思了。發揮與壓抑的對照、衝突,在貝多芬的時代與他個人身上就能顯現。他的發揮是來自壓抑,來自突破的欲望。關於這點,我認為暫且不需要太過著墨,如果喜歡貝多芬的音樂,多少也能感受到這點。

接下來進入第二個問題。其實這問題正好是過去音樂史的一個大哉問。傳統的音樂史是風格史,也就是從曲風沿革流變的紀錄、推敲、考證中開枝散葉的歷史。想想這個問題:究竟是「古典時期確立了奏鳴曲式」,還是「因為奏鳴曲式的繁盛,讓我們得以大致規範出一個時期叫做古典時期」。

回到前面的關鍵字:傳統。你對傳統的觀點是什麼呢?在我的想法,傳統是活的,只是變遷速度不定而已。曲式這個傳統正好是這麼回事。巴洛克時期的二段體是後來奏鳴曲式三段體的前身,回溯至那個時代來講,呈示、發展、再現的音樂處理階段不是早前就被規範的,而是逐漸被創造的聆聽習慣。於是不免會有這樣的猜測:在那個環境下,發揮與壓抑都存在,而也許都是被需要的吧…?

2017年7月7日

雜記.音頻變壓器&訊號線若干

會來這裡的朋友大多都是熟客了。單刀直入,向大家簡短報告:
由於下半年公務繁忙,無法好好整理文章,
所以,沒有刊登在雜誌上的一些雜談,都以筆記方式呈現。
近期無法多提供搭配細節、測試軟體、相關照片,實在不好意思。

最近的重點還是音頻變壓器,與訊號線若干。
感謝駱爺、樂音林桑賜毒,也感謝平雲大不時提點、分享,
讓我得以從日常瑣事中稍稍轉換心情。

這種發燒友之間的互動實在比商場上勞心勞力的種種舒心多了。
或許以前流行「鬥機」,那種熱鬧文化的根本在於人情味呢。

感嘆抒發完,先說說手邊的RCA訊號線。
以Suhner玩家自製線與Musical Sound 70's為基準參考,心得筆記如下。

Airy plus(樂音)
溫柔綿密 均衡寬鬆 調音自然
一絲軟調 輕柔包覆 說也奇怪
此線氣韻 不卑不亢 實為可親

Bradford(老線)
豐腴圓潤 速度不快 人聲尤好
中頻飽滿 下潛略欠 高頻稍緊
少刺激感 調味明顯 需謹慎搭

Neumann(玩家自製)
清晰直接 穩重穩當 幾無修飾
非韻味派 非誇張派 中肯寫實
少有媚態 密度感佳 也有厚度
音質甚好 動態持中 對比中庸

Studio Alpha 1(円空,日本小眾品牌)
陰影階調出色 輕重起伏紮實
細節處理細緻 速度快而不衝
能量飽滿內斂 形體音場俱在
層次解析分明 手法流暢細膩

WE 早期軍規銀線(日本玩家自製)
步調輕快而溫和
活躍且光澤細緻
確實帶著西電味
三頻分佈像竹筍
銜接修飾頗漂亮
小編制活力到位
大編制似有極限(待未來熟化確認)

訊號線表過,再說音頻變壓器。
一嘆!此乃毒坑也,勸君莫入。

聽過有音頻變壓器的系統,
再怎麼樣都回不去了,
就說是心理作用也罷,
確實是能感受到音頻變壓器的驚人。

總體來說,姑且不論各家頻譜調整與音色調配:
只要音頻變壓器製作有一定水準,
「圓潤、厚度、實體感、空間感」這四點幾乎都有改善。
至於「音質」一項,我反倒持保留態度。
一方面音質難免主觀,另一方面,
要再次強調「改變」不等於「改善」,
音質整體變化的論斷,終究是看系統而定的。
尚無法管窺全貌。
再加上每個人對系統不同的細節有不同的重視程度,
更難一概而論了。

不過,還是要再感嘆一次。
像我的平價二聲道與耳機系統,
如果加上夠檔次的音頻變壓器,
實在就是那句:曾經滄海難為水。

先快速複習過去的紀錄。
需要點出透明:Siemens音頻變壓器(開闊、有光澤,目前二聲道系統固定伙伴。)
需要唱出密度:Luxman LT-1000 / Luxman MAG-1(耳擴搭配基本參考指標。)
需要唱出牽絲:GEC音頻變壓器(聽過就無法忘記的音染,過份嬌媚。)
需要帶出潤澤:Waiting Audio的西電無源前級(活生與潤澤,兼而有之的一例。)

最近聽的:Marantz DLT-1
1. 意外地現代聲
2. 飽滿如預想,實際聽來更有崢嶸處
3. 出乎意料。極快速鮮活,像是強化的Jensen產品,立體感亦好
4. 跟最近五年來,以一抹暖味走跳江湖的馬蘭士判若兩人
5. 整體還是傾向寬廣均衡的健美風格,意外地強勁、紮實
6. 以上五點在換過搭配之後,徹底翻盤,好強的一記當頭棒喝(!!!)
7. 這部變壓器在接耳擴時,表現得非常活潑彈跳,如同前述,沒想到換去接一部入門綜擴時,竟然發出非常圓潤流麗的質地,弦樂簡直滑嫩酥軟,讓我大吃一驚。看來後端阻抗也會直接影響整套搭配的個性,再換過線材,簡直就是百變之身。可玩性極高!

最近聽的:WE 91A Rep
1. 說不出的甜潤細緻。
2. 不囉嗦,已中毒,且是劇毒,好個西電之聲。
3. 閒談:我對西電喇叭始終有所保留?
4. 但是:西電週邊總是讓人驚喜不斷呀⋯

最近玩的:串接音頻變壓器
心得1:根本自討苦吃
心得2:最易出現高頻比例失衡與透明感變差
心得3:前者是頻率曲線扭曲,後者顯然是相位問題
心得4:兩個問題中,我無法肯定討厭何者多些
心得5:硬要選的話,少掉透明感肯定更加可惜,因為高頻表現可以設法補救
心得6:串接的話,線材也是個極大難關,會花太多時間
心得7:個性都是偏向中性的音頻變壓器,串接起來比較好調聲
心得8:真想玩串接的話,一開始至少要有一台中性取向的

印象深刻的音頻變壓器:
GEC:實在難忘,音染到自成一格的美感。
高頻滾降明顯,音樂中銳利的表情會被少少抹平,
高音拔尖與微動態等講究極致解析的地方都沒有,
但中頻極黏稠,會牽絲,人聲弦樂好聽得噁心、噁心得好聽!
經過林桑修改的版本,換上不同配線與銲錫,簡直脫胎換骨,
多了一陣清風拂面而來。

RCA:就是那個RCA。
聽感上明顯可以感受到極低頻直接濾過,
但形體圓潤感與中頻肉感有非常適恰的表現,不會過度染色。
對於不要求極低頻延伸的書架喇叭來說,是一大良伴。
碰上大部分入門、初次進階的數位流、耳機系統來說,
相信也都是加分的。

Luxman LT-1000:就是此物讓我深深感受音頻變壓器的重要。
穩定性高,大場面應付裕如。
小編制演出也值得細品,好比鋼琴觸鍵處,
不僅晶瑩剔透與密度絲毫不少,還更顯實體質感。
頻寬夠,全頻段聲底紮實,音質細密。
它讓我最難忘的是,當初乍聽之始,並未特別驚豔,
但聽過一陣,某天將這音頻變壓器從系統移開,
立刻感受到所謂「數位聲」,那是細微卻有感的「粗礫」。
再將此物安回原位,更加肯定音頻變壓器這類產品,
在聆賞方面也有其實際應用意義。

未來有機會聽到再補:
Altec / Jorgen-Schou / Krip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