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雜談.Wilson Audiophile ×2


原來我在完全不懂音響的時候,就買過Wilson Audio…的CD…(這故事告訴我們逛二手唱片行真的好重要好重要)。好多年沒聽,根本就忘記自己有這張東西,現在才聽懂這張唱片的錄音如此好…那個鋼琴就是音響迷說「會彈跳」的鋼琴觸鍵,又透明又有密度,小提琴則是錄得滑嫩幼細,光澤迷人。

當然,光是錄音好,詮釋了無生氣也不行。這張CD的詮釋相當精緻且耐聽,根本讓我忘記把它當成發燒片、測試片來用;從布拉姆斯、德布西,跨到巴爾托克,每首曲目的詮釋都意外地具說服力(雖然在德布西這首奏鳴曲的音色變化有點不盡理想而巴爾托克的展演太過斯文)…

既然說了Abel/Steinberg組合的一張片子,就再碎唸一張。

在聽進去這張之前我還是必須舉出一個問題:音樂到底能不能用「量化」的方法來理解呢?其實沒有一個答案是能令所有人滿意的。

音樂牽涉到方向:是作曲、演奏,還是聆聽?是技巧、感受,還是分析?好玩的是,無論是否相信「可以量化」或「不能量化」,好像都能接受「座標系」的解釋,總之音樂趣味就是有辦法在不同的軸上跑動。

假設X軸是「精細程度」,Y軸是「可預測程度」,Z軸是「個人化程度」,就可以作出很多「音樂性模型」。更化約地說起來,音樂的趣味就是「可預測」與「不可預測」之間的擷抗。(和聲與模進表示:……)


聽過Abel/Steinberg演奏的巴爾托克,原本以為他們的安奈斯可會落在「可預測的精細」象限,顯然我低估了「音樂趣味隨時會跑動」的可能性。聽安奈斯可第一樂章,如預料般中規中矩,本以為會延續到第三樂章,沒想到第二樂章那透明又有力道的鋼琴觸鍵立刻重新抓住我的注意力,而小提琴竟然也只要「中規中矩地唱好泛音與音階練習」,就能把整個樂章的風味點出來。

「這是要佩服誰呢?錄音師、演奏者,還是作曲家?」一邊想著這問題,一邊聽著第三樂章。

我因為聽過這組合的巴爾托克而「預測」了他們的安奈斯可會是文勝質的保守路線,實際上第三樂章開火之後,越到尾聲越有質勝文的別樣感想,尤其是提琴琴弦的張韌,把一股野味爽感唱得極為出彩,結尾處畫龍點睛,把專輯前半段的悶騷給全數燒毀,暢快也。

PS. 這張專輯的貝多芬奏鳴曲確實精緻到有點過頭了吧!哈哈哈哈!

PS. 安奈斯可奏鳴曲第二樂章的鋼琴真是錄得非常有感。完全音響大考驗。

PS. 原來實體片Joy Audio有得買(感謝劉總編告知)。

PS. 數位檔也很好買,請各位發燒友(的另一半)看緊荷包。

https://wilsonaudio.nativedsd.com/albums/sonatas-for-violin-piano

http://www.hdtracks.com/the-beethoven-collection

2017年2月14日

版本.曾宇謙曲目的延伸聆聽版本

演奏者以姓氏字母排序

Chopin: Nocturnes
-T.S. Dang
-B. Engerer
-I. Pogorelich

Debussy: Violin Sonata
-D. Abel
-M. Contzen
-Z. Francescatti
-D.S. Kang
-K. Takezawa

Debussy: Clair de Lune
-A. Vedernikov

Ernst: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G. Kremer

Franck: Violin Sonata
-R. Capuçon
-M. Contzen
-K. Danczowska
-A, Grumiaux (with I. Hajdu)
-M. Kopelman
-D. Oistrakh

Mozart: K. 454
-D. Auner
-M. Bader-Kubizek
-A. Grumiaux
-J. Olevsky
-M. Seiler
-U. Ughi

Ravel: Violin Sonata
-D.S. Kang
-J. Martzy (with I. Hajdu)
-F. Saeijs
-K. Takezawa

Sarasate: Violin Pieces
-S.Q. Lü
-I. Perlman
-T.W. Yang

Tartini: Devil's Trill
-I. Haendel
-S. Imsen
-A. Manze
-D. Oistrakh
-E. Onofri
-V. Prihoda
-C. Siranossian

Tchaikovsky: Melodie Op. 42/3
-M. Polyakin
-M. Venger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