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6日

前級.毅德 Artist Transformer Preamp

毅德出品的「德國古董牛前級」。英文型號是Artist Transformer Preamp

被動式前級,潛心力作  
「無管之管」、「浮出弦樂一切細節」、「真上乘的通透感」、「這價格我可以」、「入門價位的驚異前級」、「古董變壓器不負所托」…嗯…想了六個文章標題,最後都自己撤掉了。既然這器材給出最直白的感動,就還是用平實些的褒詞吧。這回介紹一部被動式前級,我認為它體現了香港梁文光師傅積攢多年的調聲心得,讓德製古董變壓器著著實實回了春。老話一句:不是老聲,而是好聲。

底部沒有「腳」,玩墊材時不妨頂部與底部都試著放放看,目前發現木塊類製品是不錯的嘗試方向。

亞洲發燒友對於歐美過往的音響好物有很強的再造能力,兩岸三地能人輩出,玩起WEKlangfilm的東西自是不落人後。譬如台北的Waiting Audio(等待經典)闕先生就有很淵博的器材應用經驗,他一款採用西電原裝變壓器做成的被動式前級聲音相當厲害,是入門必聽款式,搭配自家管機唱出的鮮活聲音尤其令人難忘;另外像是屏東的樂音小林手上有很多Klangfilm線基的作品,我自己就購入一對,器材調聲容易見效不說,單純拿來聽音樂更是舒服坦然。本地行家各有不少熟客,但是…您有聽過香港師傅用德國老元件做的產品嗎?

德製經典傳世‧港產驚異好聲
梁文光師傅是香港毅德音響(Artist Hi Fi Co.)主事者,我與他素未謀面,但藉由網路討論與香港雜誌報導,始終對他非常好奇。恰好近幾個月來,我一直想找個「德系血統」的被動式前級來搭看看Technics SE-A1010這部日產擴大機,偏生這麼巧,梁師傅推出款新作品,正是採用德國古董變壓器的被動式前級;心一橫、牙一咬、屁股一夾,就以真金白銀進了一台回來自己試聽。殊不知,原本這期打算認真寫軟體,聽過這台體積迷你的前級,竟又按耐不住分享的喜悅,所以再任性一回,聊聊硬體。

梁師傅先前製作過一款「德國古董音頻緩衝牛」作為提升聲音素質之用,意外得到廣大正面迴響,才在那「緩衝牛」的基礎上生出「德國古董牛前級」(香港燒友說的牛,意思是變壓器)。

基本上就是利用古早的變壓器作Buffer,配個音控。內部看起來並不複雜,卸開銅片機殼,可以看到這部前級的基本架構只有四個元素:一對德製音頻變壓器、電阻、音控、配線。這四項材料各有什麼特色?

變壓器、音控、配線、電阻,該怎樣搭,都是心法。機殼採大銅片凹折而成,當然也是調音作法。

先說音頻變壓器:約略是西門子(Siemens)於1970年代前後之產品,梁師傅說他的庫存由高階專業音頻設備取下,乃原裝古董物;說穿了,最關鍵的聲音品質還是得靠這對變壓器,其特點包括採用鈹膜、細銅線等,由於磁場密度較高,音頻特性也較理想,硬要說缺點,那就是成本比一般矽鋼片高。變壓器前方配兩顆負載電阻,梁師傅選他愛用的美國古董純碳AB電阻,這是人耳調聲的結果,梁師傅認為這電阻對CD唱盤送出的乾硬數位聲有一定柔化作用,至於負載電阻值(1.5k歐姆)是經過他自己比較聆聽的心得,認為在這前級上最為動聽。而前級不可或缺的音控則是向ALPS特別訂製的純碳膜電位器,咸信較金屬膜具備更好的音樂感與自然音色。再來則是配線,能透露的就是採用英國古董純銅線(同樣經過嚴選,如果使用太內斂甚或可能喑啞的導線肯定不行),讓整台前級在敏捷流暢中帶有一絲從容。

可惜關於西門子變壓器,我所知無多,在此不打誑語以免誤人視聽,僅以圖片分享,供資深玩家們按圖索驥也。以下有意聊聊被動式作法與這部前級的個性,還有我的搭配方向。

被動式前級容身之地
被動式前級譯自「Passive Preamplifier」,意思是使用起來無需過電,因此也稱為無源前級。此類產品在市場上尚屬「非主流」,有時我還懷疑它根本是快被遺忘的歷史殘餘,但最近才赫然發現始終有音響迷對這種設計抱持信心,在數位直通的器材大行其道之時,被動式前級依舊沒被市場給淘篩殆盡,箇中緣由值得玩味。被動式前級的優缺點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貌似要步下舞台,卻還是有辦法存活至今?為什麼玩家要用被動式前級?不如先退一步問,為什麼要用前級?

機殼開孔竟是調音一環。這部器材不用散熱,但毅德梁表示開孔後聲音較好。

一般來說,前級具備三項主要功能:訊源選擇、音量控制、小訊號放大。哪一個功能是不能取代的?訊源需要時常切換的狀況有多少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音量控制則是有數位音控可以達成,而現代訊源的輸出電壓或後級增益通常都夠用,所以答案是「前級的功能都可以被取代」。既然如此,為什麼市場上還是有前級存在的必要?從電路設計理論來解釋,我相信一定其有道理,但我內心的答案也很單純:因為取代前級功能的器材不見得像一台好的前級一樣好聽。先從實際使用的立場接受了前級存在的理由,接下來才再考慮前級是否需要插電。

插電是為了給訊源輸出的小訊號足量增益以應對不同阻抗,試想,公寓儲水塔的水流到家裡蓮蓬頭,一定會出水,可是有安裝加壓馬達,洗澡起來的爽度就是不一樣對吧?不過呢,如果訊源輸出電壓夠力(普遍來說是約2V以上),而且前後端器材的阻抗匹配沒問題,整套系統只需要音控,是不是就可以選擇被動式前級?照理來說,是的。您或許會追問:所以被動式前級基本上只是「控制衰減程度的訊號導通路徑」囉?我想這樣講也沒錯。這種作法可以讓訊號路徑簡潔,無需先衰減一回再過二次放大。既然如此,為什麼做的廠家這麼少?推測至少有兩個原因,首先是市場接受度、消費者習慣,再者,被動式前級大概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好做,尤其是元件選用。


被動式=不插電=精準中性?
有些喜歡被動式前級的玩家會標榜「中性無染」這個特質,雖然我也喜歡被動式前級,但我認為此論點值得商榷,要反駁這個特色只需要一個問題:如果「真的中性無染」,那是不是每一台被動前級聽起來都會非常相似?被動前級的用料理當也會影響聲音。再問一個問題:假設原本的系統已經有好聽音染,換上中性無染的前級一定會比較好聽?

我想表達的是,音響世界很難找出萬無一失的設計原則,被動式前級如果好聲,是因為設計者懂得取捨、懂得元件選配,那才是竅門所在;我相信老元件不等於老聲,我也相信玩音響跟聽音樂一樣,無需厚古薄今,只要製作用心、品質精良,聲音樣貌就值得期待。所以都必須耳聽為憑,無論前級要不要插電,最終還是搭配結果決定一切,無須預設立場。

就手上這部古董牛前級來說,搭配起來,整體提昇不在話下,第一時間能明顯感受到的優勢就是「音質乾淨舒服」。接下來漸次感受到「頻寬開闊暢通、韻律開揚有致、動態開闔起伏」三大優點,把訊源與後級的好處給擠榨出來,結像密度相當紮實,更難得的是音響效果提昇之後,不走特定頻段凸出的路數,而是帶出更多音樂的協調感。在我聽來,這前級唱的中高頻特別沁人心脾,明明不凸出,但依舊舒張怡人,不濃不膩又透明,越聽越似清風拂面,快哉此風!

Berlin Classics 0185382BC

傳真率直,弦樂木管見真章
接下來請出一片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集」,由Vaclav Neumann指揮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演出,相信這品質普通的歷史錄音是不少音響迷的漏網之魚。這份1966年的錄音顯然與同年代許多立體聲名盤有一段差距,首先是動態壓縮明顯,其次是大片弦樂群的造型略嫌扁平。您或許心想,拿個動態壓縮的錄音來評判前級實力有意義嗎?這樣說好了,如果您用這份錄音對訊源、DAC、前級,進行AB Test,會意外發現,前端器材越帶真實感,這份演出越能「解壓縮」哩。儘管錄音本身動態不足,但這前級可真有辦法幫聽者明確辨別聲音訊息中的變化,尤其能自然浮出弦樂群的清爽纖維、分離度、起伏等等,質感活生,而且聽來也不似刻意強化某個頻段。例如第十七號匈牙利舞曲,弦樂該放輕的時候,聲音真是輕輕盈盈浮上來的,然後樂器的結像、深度、層次也多了一點。

如果聽好一點的歷史錄音,此前級傳達的訊息量更見迷人,例如Bruno WalterZino Francescatti合作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獨奏線條獨立流暢之外,定音鼓完整的咚咚聲、弦樂的強弱對比、木管的形體都有更好的刻劃。這份錄音的木管如果再生得不好(比如用品質普通的耳機聽),往往是「點狀」的,但其實訊息量完整的話,木管是有形體的。


若要拿近代的錄音來印證此前級的能耐,建議試聽時不妨考慮木管獨奏或古樂器獨奏,親耳確認聲響細節便不難揣摩其實力。Glossa出過一張古樂長笛的巴哈獨奏曲集(GCD 920804),正好是木管、也是古樂器,這台前級將氣流與管壁的摩擦聲表達得傳真率直,紋理明瞭,樂器質地精純,令人著迷。

無管之管
這台前級可謂「氣質出眾」,果然與Technics SE-A1010合作愉快。聽了一陣子,有一天刻意暖機數小時後坐下靜聽,越聽越覺得這聲底有點耳熟,好像在哪兒聽過的樣子…想了半天,這聲底竟然有點類似當初把我迷個半死的…Telefunken



聆聽這部前級使我想起過去聽德律風根管的美聲。高頻那直接通透的光彩讓音樂彷彿是用灑落的,寬廣而開闊,中低頻亦給足力道,顯出SE-A1010的速度感與控制力,簡直讓這部二手後級回春了哪。用一些鋼琴獨奏的小音量樂段測試,都有通透明快的感受。以現代錄音來聽弱音細緻程度,更聽到一個讓我驚訝不已的特點:這前級給出了「弱音的密度與重量感」,真不簡單!好比Khatia Buniatishvili的新專輯「Kaleidoscope」能聽出錄音中的纖美泛音,而Lucas Debargue演奏的史卡拉第奏鳴曲不僅靈活豐潤,這前級也展現出琴鍵敲擊後的弦振吟哦;又好比聽Daniel Hope持中提琴演奏舒伯特的「水上吟」,充滿平價器材難得的細緻感,無論提琴的共鳴還是樂句末梢的甘韻,都好聽得莫名其妙,完全不像入門價位帶的表現。

靠訊號線挖掘實力
最後要講搭配。搭過手邊六對訊號線之後,我非常確認三件事:第一、它對線材敏感,第二、它需要仔細搭配線材才能提煉更多真實感,第三、不是高價線就一定更好搭。聽這前級好一陣子,除了滿意,還有個疑慮:難道它就是一派風光明媚?不能柔些嗎?經過測試,這套前級碰上對味線材,除了前述優點,亦能點出婉約、定位準度、寬鬆的中頻。要注意的是,同一對訊號線,接在它前面或後面,聲音有所不同,請務必多方嘗試。以我的器材來說,為了優化前級特質,我在前級到後級間用「中性取向、速度感強」的訊號線,而訊源到前級用「中頻美質、韻味迷人」的訊號線。

在此推薦二對中頻美質」的訊號線,售價低廉,卻很收調聲效果,而且剛好都由老線為線基。

第一對的中頻多點濃郁、肉感UP、聽感多點鬆軟、獨唱獨奏更聚焦;此線乃是日本玩家DIY的西電線,線芯取自WE 77A RET(焊錫用Nassau AT-7241)。

第二對的中頻多點透亮、清爽UP、聽感多點密度、音場更呈畫面感。正是樂音小林的Musical Sound 18th TFKKlangfilm線基加上1958年德律風根焊錫。兩對線材難以取捨,物美價廉至極!都推薦給想嘗試老線的音響迷。

老經驗、硬功夫
音響對我來說最重要就是聽得順耳,其次就是要好玩。玩什麼呢?沒預算玩空間,總可以玩玩擺位、玩玩振動,有存點稿費,就可以玩一些入門的老線、擴大機、調聲道具(再多些餘裕才會進一步嘗試升級電源類產品)。這回機緣巧合,碰上毅德這部「德國古董牛前級」,算是把錢花在刀口上了。玩音響難免要繳學費,玩歷史銘器的門檻更是難以高攀,所幸已有不少師傅掌握元件選配的經驗,替後來者省下不少金錢與時間成本,可用合理代價一嚐古董銘器的醍醐味。

綜合來講,這部被動式前級的調聲風格可謂低頻清爽怡人、中頻明晰密實、高頻通透細緻,下次您有機會造訪香港時,不妨前去毅德親耳聆聽各路好貨色,相信能確切領略梁師傅的校聲功底,再者,親耳聽過這些東西,在音響的修煉之路上相信也會更受啟發。(文|周靖庭)

2016年12月20日

存檔.Tokyo Sound Valve-X PB














Tokyo Sound Valve-X PB.
PB means Premium Black.

An updated version of the classic Tokyo Sound Valve-X.
Extremely rare I'd say; much more difficult to find
than a normal Tokyo Sound Valve-X LB
or a Tokyo Sound Valve-X SE in its fine condition.

What a mellow sound.

2016年11月28日

一言.F. Kreisler

關於克萊斯勒小品集嘛,一提到克萊斯勒那些名曲,繞不開的幾個詮釋包括F. Kreisler本人、N. Kennedy、前陣子提到的D. Erlih,還有最近重新挖出來聽的A. Grumiaux的幾個錄音(R. Castagnone雖然出現機率與知名度比I. Hajdu低,但一旦看見,可別錯過哩,細聽伴奏也是室內樂的驚喜、樂趣所在)。

2016年11月27日

心動.Beyerdynamic T1 2nd Gen.

動圈的高峰!Beyerdynamic T1 2nd Gen.

動圈、靜電、平面振膜、平衡電樞,這幾種耳機分類,第一個讓您聯想到「好音質」的是哪種作法?然後,哪種作法會讓您第一時間說出它的「特點」?針對第一個問題,不諱言地,我會直覺想到平面振膜與靜電耳機,它們都用音質徹底說服人;並非動圈音質差,而是市面上的平面振膜與靜電耳機確實絕大部分都有著優異音質。針對第二個問題,心裡有答案了嗎?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耳機作法。這樣問起來,好像一副「對動圈沒有愛」的樣子,其實不然,前兩個問題不妨解讀為從另個角度觀照動圈優勢何在。

如果問「哪種作法可以讓各項聽感指標平均得分、又適於大量生產」,答案便呼之欲出,動圈作法成為主流也就不難理解了。從商業角度看,諸如Audio-TechnicaBeyerdynamicSennheiser等動圈大廠之所以值得信賴,也有一個原因是他們在大量生產、研發過程中摸索出「單體性能、調音技術」兩者間的平衡。只要這些廠商再推一把,讓「各項指標平均得分」進化到「各項指標平均得高分」,甚至「其中幾項達致頂標」,就準備大賣一場了。當然這些過程都需要挹注大量資源,技術精良處非我能置喙。話說回頭,這陣子接觸Beyerdynamic兩款動圈式耳機,一款是T90、一款是新版旗艦T1 2nd Gen.,仔細試聽一段時間後,不得不承認:動圈單體依舊潛力無限,而Beyerdynamic校聲工夫依舊世界一流!

好靶機:Beyerdynamic T90
每次抓起新耳機,有如什麼怪癖般,都會忍不住要放菅野邦彥的幾張錄音才過癮。揀了1973年的專輯「Collaboration」來試試T90,才剛切第一軌「Perdido」,明明音量沒開大,鼓組一下的噴發瞬間就嚇到我,換去同專輯第二軌「These foolish things remind me of you」,相較於參考耳機Hifiman HE560的柔潤身段,T90顯然更傾向於直白交待細節,若說HE560會把人捲進音樂氛圍,T90則是把音場內的畫面鋪在眼前,各有巧妙。拿T90與身價一倍的HE560相提並論確實有點誇大,但至少這耳機可以明確點出菅野的觸鍵層次,絕非一味軟膩陰柔以討好耳朵,琴音淡泊時也是非常到位,頗得酷派神髓。


1980年「Sincerely Yours」專輯的「Mean to me」這軌更能顯示T90浮出錄音細節的能力,也可以幫助聽者對演出者風格有直接的感受,論及菅野演奏中節奏錯落的刁鑽靈活與一步步變化重音的能力,T90的精彩表現使人咋舌。久未品嚐動圈耳機,沒想到竟憑一只T90就讓我享受了特級酷派滋味。

不過T90在聲響光譜上,大約介於鑑聽與刺激性之間的階調,並非面面討好,對我而言,高階平板耳機還是有其高明處,尤其是長期聆聽狀況下,平板耳機的自然階調顯得相對耐久聽,但看看T90售價,其實力可謂不俗,整體來說是「中頻精確、高頻明亮、低頻清爽」,特點包括「速度飛快、殘響層次明瞭」,搭配上最好避免過份冷調銳利的耳擴(或滾降太快的濾波模式)。如果喜歡高頻亮澤,更要好好享受T90,您會覺得資訊量豐富到耳朵來不及聽。

前面好像講了不少T90優點,實際上缺點也該一併提出。沒有耳機是完美的,端看買家拿捏用途、預算與調聲偏好的平衡。實際說起來,T90也無法避免「直接聽的時候會感到諸多優點,但一旦跟自家高階產品相較,缺點立即曝光」的命運:T90聲底厚度並無特出之處,這點會讓雜食性樂迷卻步。若是簡單的鑑聽工作或小編制人聲,T90可以給出很高的爽度,但稍微嘗試一些合奏錄音,無論是爵士樂或者古典樂,只要編制在五六個人以上即能感受到這款耳機底氣有限,嗜好大樂團澎湃合奏的樂迷收下T90可能難免要失望,因為它調度大場面的能力只能說是中上,儘管不至於聲部紊亂,但終究有點單薄。就算不說低頻層次,一只耳機的厚度與形體飽滿感也不能不看。要兼顧厚度、密度、飽滿、音場、靈動活生,Beyerdynamic T1 2nd Gen.(以下簡稱T1.2)無疑是個更佳的方案。

同門過招,殘酷對決
原本我有意讓高階的T1.2與中堅的T90來場同門兄弟捉對廝殺的戲碼,沒想到大師兄不愧是大師兄,這是場不公平的對決,因為T1.2不只理所當然地贏過T90,也勝出原本的T1一代——而且我說的還是沒熟化的T1.2!尚未煲過的T1.2,就像還沒煲開的Klangfilm線材,中頻已然質感絕佳,但肯定還能再上層樓。就拿前面講過的同一軌「Mean to me」來說,T1.2輕易表現出「用牛筋鞭笞耳膜」的貝斯彈力,但換過幾片,也不難聽出新耳機動態未能施展到底的侷限、高頻亦去得不盡(鋼琴獨奏尾韻出不來,新機往往此點尤為明顯),果然需要熟化。有趣的是,剛開聲的T1.2在某種程度上使我聯想起在楚培樂坊聽到的RudiStor耳機;當然綿密濃郁感還是RudiStor的勝場,不過Beyerdynamic自有強項,在T1.2上的層次與分離度都令人心滿意足,且聲音連續性同樣無可挑剔。


待煲足100小時,T1.2再度進化,好聽得不像話,音質極致舒坦,音響效果高妙,不知道煲足1,000小時之後有多神…就拿Esa-Pekka Salonen指揮的理查史特勞斯「變形」(Sony MK 44702)來講,這份錄音有哪些優點?有經過熟化的T1.2交待得清清楚楚:弦樂群同步收放、低音提琴與大提琴的配重、小提琴由弱音往更孱弱處行去的紋路、滴水不漏的樂句接合等等,「變形」裡頭連綿不斷的樂句就是由這麼多表情與樂譜指示堆砌出來的,而隱然導引樂句的韻律感正來自精準控制的發聲細節,T1.2一點不差,它給的不只好聲,更引出潛藏在音樂底層的脈搏。

新耳機的高中低頻與層次解析有沒有煲開,用此弦樂合奏測試聽感便知(卡拉揚晚年的同曲錄音當然也是很嚴苛的測試標準,DG 410 892-2)。這首樂曲寫給廿三把弦樂器,T1.2顯現不凡的聲部解析力,給人聽盡弦樂高低聲部交錯起伏的迷人之處。當耳機還沒煲開,低音提琴是「沉不下去」的,煲過才能聽出下段延伸與共鳴,別忘了,要高低頻延伸可不是追求誇張音效,兩端有沒有熟化非常關乎音樂表現,無論小提琴引吭高歌、大提琴悶騷吟唱,要是兩端到位,聽感當然更加真實動人。

九十秒決勝負
為了測試耳機,翻出一張舊片「Le Boeuf Sur Le Toit」(原在EMI Virgin標籤下,現已改為Warner Erato廠發行)。提起法系小提琴作品示範片,我總是先想到Diego TosiRenaud Capuçon,若是指定要聽法國小提琴家拉聖桑的「序奏與輪旋奇想曲」,我則是一定推薦Capuçon此碟,光那美不勝收的獨奏音色就會讓人耳油流滿地(這點當然要歸功於錄音師Frédéric Briant,絕對不是每個錄音師都能抓住此君極致甜美柔滑的音色),詮釋也不在話下。


所謂90秒決勝負,指的是這「序奏與輪旋奇想曲」的序奏部份可作為耳機或喇叭呈現弦樂的測試準繩,尤其是耳機。大部分端得上檯面的耳機,呈現小提琴「獨奏」部份都有一定水準,請注意,是「獨奏」部份而已,包括「音色之甜、剛柔之變與那輕盈滑溜的美質」…等等,然而中階耳機與高階耳機的關鍵差異,不在明顯抓耳的「獨奏聲線」,也不能只看「樂器分離度、音場是否開闊、內聲部層次」,這幾點都是好耳機的基本功。真正的考驗之處是在開頭90秒的「弦樂伴奏」!如果一只耳機能表現這錄音的弦樂伴奏在背景中以羽絨般的柔軟感烘托氣氛,肯定是非常厲害的耳機;如果還能像T1.2一樣,進一步清楚呈現弦樂群在音場深處翩然融化的質感,那便是旗艦水準了。耳機竟做到這地步,怎能不拜服Beyerdynamic?完全不需要靠幻想腦放,T1.2硬是有能耐把所有細節有條不紊地唱出來。

關於煲機(熟化)的碎念
一般來說,煲耳機、煲音響線材都會經過一段「磨合期」,但是煲T1.2時出現了頗為明顯的「低潮期」,幸好忍一忍就過了。這低潮期雖然不至於衰聲,卻讓我重新思考煲機這回事。剛到手時沒什麼異狀,就是高低兩端沒去盡、動態狠勁還不夠而已。怎料大約聽到30小時左右,有幾張三盲鼠的錄音,聽起來貝斯撥奏怪怪的,乍聽是富於彈跳感,然而細聽發現水球般的顆粒感不均勻,聽起來不像極低頻不夠力,而是「中頻下段有輕微凹陷」。奇怪的是,耳機不是全音域單體嗎?實在沒道理有中頻下段凹陷的現象,想來是振膜對某些頻段的再生能力還沒跑開。聽Marcus Miller的貝斯,勉強算鑽得下去,但是低頻層次與暫態也出不來,要等多久呢?低頻甚忌「有量無質」,煲機經過這段糊糊散散的時光,對細節強迫症患者而言簡直是最不能忍受的。後來把心一橫,用Marcus Miller的專輯輪流跑,過了整整一天,低頻還真是逼了出來。重聽有問題的樂段,聽起來都正常了,而且強弱對比更有階度,非常好。

想了一下,大概理解了「低潮期」幾個變數。原來聽感一開始覺得有凹陷,是因為極低頻段較晚熟化,所以中高頻先熟化的時候,聽感就比新機開聲時來得不平衡了。這樣推理起來,使用不同的耳擴、不同的軟體,「低潮期」的時間與「低潮的實際狀況」大抵也會略有出入。全新耳機有沒有跑過,聽來還是有差,畢竟新機可是從端子頭、耳機線、到單體,全都未經熟化。

我對熟化(煲 / Run in / Break in)的觀點是:正常狀況下,熟化都能提昇器材性能表現,但絕非飛天鑽地大變革;如果希望靠熟化大幅改變現有的聲音,其效果還是有極限,而且熟化很需要耐心。大致上,硬體原有的優點在熟化前就存在,熟化是讓原本好處更加優化,並讓原先隱藏的部份解開驚喜封印,就耳機、耳機線來說,最常見的熟化好處就是聲音更不毛躁、兩端延伸更順暢。沒記錯的話,T1的新舊款單體振膜都有較多阻尼,更需要運動磨合。

原廠調音不可小覷
熟化充足可以幫助聽者更準確地理解原廠調音;換個角度說,很多時候玩家還沒把聲音煲透就急著擺脫原廠耳機線,反而可能錯估原廠調音實力,讓子彈飛一會兒,給原廠線材多一些時間,聲音會更熟成。再舉一例說明原廠調音用心。我一度把原廠的6.3轉接頭換成Furutech鍍銠的F63-S轉接頭,高頻多了一絲能量,整體音色從原廠(鍍金轉接頭)的微暖寬鬆變得冷靜一點,速度「疑似」有更快。然而用上原廠轉接頭的音質聽起來更融洽協調,顯見原廠調音有深思熟慮。對了,我試聽的還只是原裝配線,Beyerdynamic原廠有推出平衡升級線,光用想的都覺得不得了,有機會試聽到平衡版T1.2會再報導出來。

根據我在兩台耳擴上輪流煲的經驗,T1.2大約煲足50小時,就可以更明顯感受以下優點:音質、全頻段平衡、有肉有彈性、兩端細緻度出彩、整體厚實安定。無論對耳機或者二聲道,我相信玩家永遠最在乎質感與平衡,目前我已對T1.2非常信服。不過!事情總是有個「不過」,要把T1.2動態發揮完整,很吃耳擴實力,也需要更多熟化時間,我這邊確實煲足120小時後才認真覺得T1.2動態與低頻解析力達致旗艦水準,聲底那股潤澤醇然的質地亦更加透明。相信經過500小時的煲煉後,它能給出更多類比味。

相較過去聽T1一代,會覺得一代多點冷靜解析的調性,T1.2則多散發出一些暖調氣息與微微甜潤感。BeyerdynamicDT990T1一代對弦樂或人聲的刻劃常被誤會,其實原廠懂得調出「清淡素雅」的聲音線條,但是搭錯耳擴會被誤以為人聲與弦樂「清瘦平板」…T1.2比較沒這個問題,就算搭上很普通的耳擴,聲線也不會過於乾癟、死氣沉沉,整體而言,無論搭上偏暖調的耳擴或者中頻素樸的耳擴,只要電壓罩得住、電流品質好,都不易出大錯。

如同許多高階耳機,T1.2也對電源處理、電源線品質反應靈敏,所以初步調聲建議不是「換耳機線」,而是請先找到合口味的耳擴,然後嘗試處理電源,譬如谷津那台CP值超高的AC Filter。如果電源已經處理過,就請確認搭配的電源線能否給出具有密度的聲音。當然,有能力直接升級的玩家,請務必嘗試原廠的平衡線。

兼具密度與寬鬆的頂級之作
讀者也許注意到,文章都要寫完了,整篇心得都沒把外觀作工納入考量…?這樣講好了,耳罩的形狀與材料雖說是調音一環,然而說到底,視覺感受大概比聽感更為強烈。無論配色、作工、造型,一旦也納入評比,那就太昏天暗地了。何況,個人喜好也往往有很大跨度,好比我就喜歡Lafayette F-990Technics EAH-220(雖然EAH-230更高階,但我反而喜歡220沒有旋鈕的外觀)那種濃濃的昭和味,悶騷中帶有一絲浮誇;同時也不能忘情B&O U70Tescolyzer DH-61這類超前時代的薄身美型設計;更別說Pioneer SE-L401970年代就立下金屬工業風混搭皮革材質的不敗潮流感,還有…(下略一千字)…

說結論嘛,T1.2完全可以靠聲音證明自己的旗艦地位,理所當然。與其他頂級耳機相較呢?論及「中頻配合高頻」的質感,我會說它介於RudiStor的多彩富麗與Sennheiser的輝煌響亮之間;若說「中頻配合低頻」的質感,則介於RudiStor的柔軟綿延與Sennheiser的大器開闊之間。細膩又游刃有餘,和煦而無甚癖性,T1.2於我而言,可謂動圈耳機中指標性的存在。

玩耳機總會有幾個收藏目標,原本收藏目標已瞄準RudiStor Chroma MD2-mk2Sennheiser HD800S,看來,現在不得不追加這支Beyerdynamic T1 2nd Gen.了…啊、最新發表的Sony MDR-Z1R還沒聽過,萬一聽了又想買怎麼辦…

2016年11月8日

一言.楊天媧

按照所有側寫推敲起來,楊大抵不會接受「她詮釋的薩拉沙泰最好」這樣的褒美,雖說我也打從心底不認為有「誰的詮釋最好」這樣的事實、這樣的邏輯,但楊天媧所演奏的薩拉沙泰曲目(那麼多張!)卻真真切切地是愛樂者、習琴者繞不開的詮釋,縱使沒啥「秀」味、縱使激情與穿透力略欠一皮,仍教人「聽得目不轉睛」;我猶在學習體會她的別出心裁,在嚴謹的節奏安排中竟然有那麼多細膩的轉折……在死的樂譜上活出那麼多生命,在精準時值中變出那麼多自由,到底怎麼辦到的……她到底把一個音符的運音技巧切得多細?

2016年11月7日

一言.堤剛

濃郁、飽滿、乃至浸入琴中,T. Tsusumi對音樂有莫名的信心——也讓人對他的演奏生出信賴——無論青年時崢嶸的高大宜還是晚年持重的黛敏郎,在他演來,歌謠風味與重量感未曾少過;啊,果真如此,回想起他的現場,正是揉合了歌謠與重量所以令人難忘呢,巴哈如是,卡薩多如是。

2016年11月5日

一言.A. Weithaas

當今最期待把全本巴哈無伴奏小提琴錄完的三位小提琴家是J. Koh、N. Kennedy與A. Weithaas(應該是A. Weithaas會最先錄完);提到她,除了巴哈,也一定會想起她在克羅采奏鳴曲中那純淨高貴的琴音,還有熨貼到骨子裡的音符表情,令人久久難以忘懷(伴奏為弦樂團這點,見仁見智,個人偏好鋼琴多,但絕對無損其演奏之善)。

一言.E. Sombart

用簡易明瞭的語彙駕馭樂曲是她的強項,我並不愛E. Sombart的錄音,但她明朗得異質的蕭邦協奏曲例外,內中有令人一再回味的潛力,大概就是那種簡單明瞭的語彙支撐了蕭邦骨架中的清新健康氣質也說不定。

一言.C. Collard

德布西的前奏曲集在譜記上與巴哈的鍵盤樂曲大異其趣,作曲風格自不相同,但都有種逼出所有鋼琴家氣質的潛力;C. Collard揉合多種思路的手法在前奏曲中發揮得令人驚喜,最粗略地說,就是有道理且有品味的詮釋吧。

一言.C. Maze

聽過她老人家的錄音,難免要癡傻頑愚地一廂情願起來:想領略上個世紀初人們是怎麼跳舞,還是要聽看看C. Maze給予音樂的流動韻律,那種隨時都在舞步之中的曼妙顯現於德布西的「甚於緩板」,絕對經典;在流動韻律的另一面是寬廣、定性,乍聽樸實無華的「月光」竟有一種很大度的表情,看來年紀與經歷多少還是能藉由音樂感受得到呢,不僅是技巧退化這種表象(另一個例子可以連到M. Pollini晚年所奏的巴哈平均律)。

一言.T. Zelikman

成熟的紀律體現在觸鍵上,而靈性卻直直透視至人目瞳深處;如果珍珠有光,那正好用以譬喻Zelikman目瞳深處映照的淨潔。

一言.T. Currentzis

T. Currentzis,名字裡有電流的男人,然而「超大電流激爽輸出」僅是其中一個面向而已,聽者(幾乎是有義務地)要細細品味其音樂中細密的交合進擊、光影、濃淡、硬軟、苦甜,與那從深藏暗泳到雀躍兔脫的跨度;他讓我想起體現當代聽覺美學的H. Scherchen(沒有引誰為優的意味,而單單是個比擬),不過卻有一群更似量身打造、將士用命的子弟兵,因而兼有Y. Mravinsky般、蘇聯時代的硬底硬氣大魄力;拋開所有產製外延,最值得關切的是他如何喚出藝術中「能被賦予」的當代生命力,也就是他如何展出絲毫不僵化的音符彈性,使一行行的譜子願意在他面前打開自己的毛細孔——我無法不認為Currentzis是屬於這個時代最危險、最魅人,同時又是最優秀的指揮家。

2016年11月3日

一言.J. Heifetz

很難有比他更熱情的小提琴演奏者,縱然中年以後海飛茲將精準的冷燄埋進速度裡,我相信那種孤高卓絕是源自對肢體與演奏的信念;若不說他錄製的蓋希文,也請您參考電氣錄音時期他是如何演奏這三首曲目:舒伯特「聖母頌」、巴哈第三號無伴奏小提琴組曲「嘉禾舞曲」、德布西「甚於緩板」(常譯「比緩板更慢」)。

一言.V. Ashkenazy

姑且不提指揮方面的成就,談起V. Ashkenazy,每個樂迷心中都有對這位鋼琴家的定見,不見得是偏見,但多少有那麼點定見,也許出於詮釋風格或錄音成果;我只能說,扣去早年錄音的那幾張拉赫曼尼諾夫逸品,請您有機會務必聽聽他演奏的舒伯特第十八號鋼琴奏鳴曲(D. 894)與後來錄製的拉赫曼尼諾夫小品(像是拉氏改編的巴哈與克萊斯勒等)。

一言.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

我可以花很多篇幅描述許多心儀的演出,但要「一句話」講一個版本,我反倒要提最可惜的版本:H. Szeryng與I. Haebler的演出令人非常難忘,因為鋼琴動人至極,音色瑰姿凝縮,幾可謂之卓絕無匹,反倒小提琴表述不明,情緒不上不下,未搆到癢處,堪稱史上最可惜版本。(倘若飛利浦當年不是為了湊合兩位輩分與名望近似的旗下樂人,I. Haebler心中或有更佳人選也未可知?也許能成就一份更經典的錄音?商業操作乃必要之惡,但操作痕跡在此徒留遺憾。)

一言.I. Wunder

現場比錄音更具說服力,他將莫札特樂曲詮釋得使人相當信服;儘管蕭邦大賽是光環所在,但不難感受到他是用成熟的莫札特彈奏手法去處理蕭邦的詩意,時而過於穩重,對其蕭邦錄音我有所保留,但他未來的莫札特錄音將是個人所注目處。

一言.趙成珍

沒有多少人能把蕭邦第十七號前奏曲中的愛戀彈得如此令人縈繞(衷心希望他能往這種含蓄琢磨下去)。

2016年11月2日

一言.W. Kempff

宏觀之,也廣,而其美好總在腳步零星綴踏處,譬如舒曼鋼琴曲設計出的休止符、又如舒伯特奏鳴曲中的寂然觀照;當然,近期複習至他在與Y. Menuhin合作的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錄音中揮灑出的美麗,無以言喻。

用一句話寫音樂家,很危險,卻也很有趣,因為這映照了一個無可磨滅的瞬間。人都需要這樣與音樂獨處的時間/空間。

一言.Y. Menuhin

他的琴音永遠試圖成為聲帶的延伸,與G. Gould合作的貝多芬第十號小提琴奏鳴曲,又或者與W. Kempff合作的貝多芬地五號小提琴奏鳴曲可為例證。

2016年10月26日

小記.Sony SS-A3 “La Voce”

外觀充滿濃厚的手工氣息,暗示消費者這可是調音力作哩。

之前提到「又收下另一對喇叭」就是標題載明的Sony SS-A3 “La Voce”。為什麼會對這喇叭有興趣呢?因為我一直都有「坐擁兩對個性迥異喇叭」的夢,一對要大而寫實,一對要小而美聲,尤其小的這對要能唱好人聲與中頻,夜闌人靜時純粹享受爵士樂所用。既然已經收下Yamaha NS-1000M,接下來便在喇叭之海中繼續浮沉,尋找「小而美聲」的好物;經過層層篩選,好不容易看準SonyLa Voce系列,跟著依照價位與需求,鎖定了系列中的小型書架款式,SS-A3

前陣子總算在出差時物色了一對回家,其實這對喇叭我垂涎已久,只是一直沒等到特別誘人的價格。外頭行情一般介於三至八萬日圓間不等,依品相與運氣而定,我碰上的這對,聲音完全正常,就是外觀太差,邊角凹傷甚多,所以最終談了個不錯的成交。讓我先來好好介紹一下這款產品的背景與定位,喜歡人聲、聆聽空間有限的年輕玩家可得認真考慮考慮。

關於La Voce系列
目前我尚未找到確切的官方說法,但La Voce喇叭有很強的手作風格,以其定價、外觀、調音來看,一般坊間都認為這顯然是要打入歐陸市場的口碑作,而且銷售成績不差。當喇叭蒙上網罩,可能還沒啥感覺,但當網罩取下,玩家心裡都有數:還真像是要對BBC LS 3/5A致敬的產品哪!

La Voce,對應的英譯為The Voice,音樂上說的Voce通常指「聲部」或「人聲」,Sony取其人聲之意,顧名思義,唱人聲會特別好聽。換句話說,它壓根不打算掩飾音染本色,但硬是染得高明,從充滿調音細部的外觀不難想像這系列就是要用美聲打進用家的心坎裡。此系列就我所知,共有五款產品,不知有否遺漏;由大而小分別是SS-A7SS-A5SS-A5SSS-A3SS-A1L,特別有名的是SS-A5(有人說比小改款的SS-A5S還賣得好),但我已有一對體積不小的Yamaha NS-1000M,所以就將目光轉向小一號的書架喇叭SS-A3,主要看中它美聲特質,且尺寸正合我意(整個產品線裡,僅最小的SS-A1L採用密閉式箱體,其餘都是低音反射式)。

SS-A3的聲音富有韻味,特別討好耳朵,加上其空間媒合能力甚好,很適合不想花心思、只想純享受的入門消費者。由於這對喇叭再生的低頻不沉重、量感恰巧,低音反射孔也朝前,它甚至可以靠牆擺,擺位自由度很高,而高音不帶侵略性,對一般空間也屬友善,即使在稍偏硬調的空間聽起來也不會流於嘈雜。大致來說,擺位不難,這對喇叭用起來很親民,新手也能立即感受聆樂的趣味,小空間中很容易就充滿它的好聲。弱項在於低頻不夠寬鬆、能量無法適應大空間,若需要全面表現,得找SS-A5等級以上的喇叭才行,所以要考量聆樂類型,如果「主要拿來聽小編制人聲」,SS-A3足矣(以價論聲,也無法挑剔了)。

生物振膜大展身手
先講講SS-A3外觀吧,卸下網罩即可見整個前面板鋪上暗綠軟呢絨,高音四週有吸收繞射的毛氈,無論是否向LS 3/5A致敬,這高音單體外邊貼滿毛氈的調音風格就是讓人油然生出慕古之情。往下細看,固定中低音單體框架的螺絲用薄軟銅片作華司,富於調音趣味。拆出單體端詳內部,分音器不走灌猛料路線,但手工焊接足見誠意,機內配線的金屬品質目測也頗具水準,箱體內側覆滿海綿,調音目的明確。對了,話說當年這系列的喇叭說明書甚至直接畫出分音線路、詳載用料規格,擺明要讓後人復刻,十分大方。作工大致表過,來談單體。

1990年前後,Sony在家用音響產品上大肆運用生物振膜,譬如高階耳機MDR-R10La Voce系列的高音單體則是一概用上生物振膜。La Voce高音單體的黃色透明振膜是「Sony、味の素、工業技術院纖維高分子材料研究所」三方共同研發的產物,以醋桿菌屬(Acetobacter)材料製成纖維。網路資料顯示其厚度只有十來微米,粗細約為紙纖維的千分之一,極輕薄,且共振強度只有鋁材料的十分之一(此處有疑義,鋁材料是指合金材料?又是哪種結構?未有詳解,僅聊備一說)。

再看中低音單體,約六吋半,以輕鬆聽音樂來說已夠用,實際聆聽會發現低頻量感點到為止,主要還是襯出中頻。中低音單體採同心圓分割振膜達到機械分音目的,表面塗布阻尼,懸邊上也有橡膠類阻尼貼片。

另外,用相機拍下振膜,放大細看也會看到振膜上的同心圓有鋸齒狀。

最後轉到背面,螺絲式端子看似能用香蕉插跟Y插的喇叭線,實際上都不可行。螺絲式端子中間留縫不多,端子座空間也有限,總之沒辦法拿太大的線材插頭來折騰,姑且當作是原廠鼓勵使用裸線好了。「尋找與Sony SS-A3對味的裸線」勢在必行,以下先講過喇叭聲音特質,再講擴大機、線材搭配的一些想法。

人聲鮮活的美聲韻味,有蹊蹺
它調音成熟,當然很「毒」,但毒得讓我有點不明白,不妨請讀者一起來想想原因。我以這對喇叭唱小編制人聲,嘩,真係好靚,從Ella FitzgeraldNat King Cole再到綾戶智繪與Sheila Jordan,人聲音質格外逼真鮮活,縱使形體感稍弱,但情感滿溢,人聲高亢處光澤飽滿,更精彩的是「歌聲轉入細緻婉約時尤有餘韻」,唱得活靈活現,完全不愧La Voce之名!然而奇怪的事情也就在這裡,按理說,人聲屬於中頻段,唱人聲好聽,唱中提琴與鋼琴也應該要好聽才是,但換過幾張CD,大小提琴、鋼琴長笛等,都僅止於「順耳動聽」的程度,儘管已經超出預期,可是播樂器硬是沒有唱人聲那般「有立體感、透明活生、豐富多彩」,奇哉怪也。


再拿測試片出來,高低頻也不像原廠標示的45-30kHz那麼開闊,聽起來反而讓我覺得它的頻率響應說不定只有60-20kHz…?再聽一陣,發現SS-A3有一個特徵,就是對不同樂器的「音色分辨力」不強,這樣想一想,是否有些矛盾呢?如果高頻延伸真的上探30kHz,音色辨識該要夠精準,但若是高頻黯淡,何以人聲又栩栩如生?

會否癥結不在於高頻延伸,而是高音單體的「某種特質」?一對喇叭能夠把音色呈現得多細緻,還真是要看高音單體,畢竟音色由泛音決定,頻域越高的泛音就越需要高音單體忠實還原。就聽感而言,前述生物振膜材料做成的振膜無法像當代的鋁帶高音或氣動高音那般輕鬆寫實,論解析、延伸,實在說不上有什麼驚人之處,但一論及人聲之細膩通透,這軟半球高音又真正質感迷人,所以我猜關鍵是出在材料特性,有兩種可能:第一,也許這種生物振膜運作時會產生「特定模式的諧波失真」,且剛好與負責中低音的振膜協調融合,對聽感有正面助益(漂亮音染),尤其再生人聲時,諧波失真的模式對人耳來說恰巧是自然美聲的狀況;第二種猜想是這高音振膜材料特別能符應人聲的泛音結構,但無論哪種推測,由於都不知道實際數據,就姑且打住,不求甚解罷。

奶油般協調音色,卻不易搭配
就像玩相機,有人喜歡Leica的質感、也有人喜歡Canon的發色,各有所好,只要知道自己的目標,選器材就有方向。正如開頭所說,自己收了一對大而寫實的喇叭,總不免想要一對小而美聲的喇叭,SS-A3正滿足需求,不走精準解析,但求甜蜜動聽,它帶著股特殊的奶油色調,甜潤甜潤,引人入勝,音質出彩與調聲成就比高頻延伸數據更討人歡心。優點就不再贅述,來說說實際問題。

如果您也有意整對SS-A3,開聲時音場之高、之寬會令您滿意,但音場內的前後層次無法強求,這點請先知悉。再來就是不夠雜食,整體而言衝擊力不足,Punch力道不夠,若欲聽見鋼琴高低音鍵敲擊時麻入腦中的琴弦震盪或歌者「丹田發力」的實感,請找SS-A5以上的中階產品。另外,請務必注意擴大機與線材個性。說起搭配,SS-A3的音色算是兩面刃,它好聽歸好聽,但會逼迫玩家直接面對其極限,畢竟那種「圓熟芳醇」實際上是好聽而明確的音染,對音響再生來說,不得不挑擴大機。

SS-A3的強項是人聲,無論搭什麼個性的擴大機,人聲都會好聽,但要是一味搭配軟質內斂的器材,器樂演奏則相對暗沉,所以擴大機建議以「音質乾淨」、「健康飽滿」為取向,測試時請確認「人聲背後的樂器表現也光采有神」,這對喇叭基本上不會有高頻刺耳的問題,反而是要讓那6.5吋單體唱得飽滿,凸顯中頻(人聲)美質與中頻上段富於密度的糖醍醐甜感,黯淡平板肯定不行;同時要格外注意擴大機能不能給出中頻肉感與低頻彈性,儘管低頻量感有限。只要中低頻力道足、密度夠,整體表現能呈現出超值的平衡感。

AR裸線,三好加一好
所謂搭配,就是要互補,但要怎麼個補法?我認為有兩大方向,第一種是補強缺點,第二種是強化優點。大致抓住SS-A3聲底後,我建議補強缺點要注重擴大機品質,而強化優點,就是配線材的目標。畢竟單靠線材提昇這喇叭解析力是非常困難的,所以不如把選喇叭線的目標放在「提昇音色美感」或「提煉音質純度」。因為端子設計的關係,這對喇叭我只搭配裸線,手邊的裸線搭配起來都不甚滿意,於是就上網尋找切售線,試過幾對,多少覺得「偏偏就差那一口氣」。

說巧不巧,在網路上看到Acoustic Revive的切售線,還以為是水貨,於是向笙凱詢問,確認台灣不只進了AR調音產品,也正式代理他家切售線材;入手四米裸線後立即接上系統,只有驚訝,尋覓一段時間,總算可以定稿。簡單來說:AR喇叭線更能襯托這喇叭的音色美感!當初找SS-A3是打算夜深時聆樂所用,所以音量也不催大,這裸線與之前比較過的線相比,除了好聽,亦能在小音量下呈現不錯的形體感,可見整體能量紮實,是書架喇叭良伴。

我手上這對線材的型號是「SPC-Reference II」,線身是自家專利的PC-TripleC導體,採用紮實壯碩的單芯線結構,有六根空氣管一同絞繞(兼收抑振、絕緣、填充之效),屏蔽用銅箔、外緣被覆的PE經過電氣石粉末含浸處理。實際聽來,這線一點都不粗聲粗氣,儘管線身非常硬直,聲底卻意外地柔軟,我得說這線材有「三好加一好」:好滑順、好溫柔、好綿密,而且音質好純哪!以綾戶智繪的「Live! The Best」與「聽空間在唱歌」做代表,很容易聽出以上優點,也聽出這書架喇叭遇上對的線還能多搾出幾許沉穩安定感。此線個性溫厚,對火氣過剩的系統是靈藥,但原本就軟質的系統加上這對喇叭線會不會反而沉悶?這是試聽關鍵,調聲時必須注意「內斂不等於暗沉,鬆軟不等於爛糊」。SS-A3SPC-Reference II合作起來,洗去躁氣,全頻段飽蘊餘裕,連續性強,類比質感甚好,我就讓它倆齊聲唱了。(註:這線材好聽,可是也有注意事項。正因它聲音個性偏向內斂甜美,所以想要組一套「照妖鏡」鑑聽系統的音響迷需要多試幾種搭配方法,但如果您的系統希望朝著「美聲系」發展,又或者擔心空間硬調,這線的試聽順位不妨往前擺。)

評價:瑕不掩瑜的最佳推薦
以合理售價來說,Sony SS-A3屬於「最佳推薦」等級,而且「音響二十要」分數也會很高。不過,與當代同體積書架喇叭相比,尤其是十萬日圓等級的現役產品,不難感受兩個主要缺憾,如同前述,其一是音色分辨力未臻極致,其二則是內聲部的景深不足。但回過頭來講,大編制場面比較要求內聲部解析力,這對喇叭的強項本來就不在於駕馭大場面,而且La Voce就是主打調音成就,所以人聲表現會比一般器樂更搶耳,能接受這兩點狀況的話,就能安心享受SS-A3的好處。

SS-A3的聽感有很明確的特徵:不做極限掙扎、不做物理不允許的事,低頻有限、高頻有限,說它「甘於現狀」也不為過。興許這種特徵反倒會讓人心裡隱約感受到一點共鳴,或者應該說它的個性非常擬人化,是「但盡人事,不強求大鳴大放」的溫暖性格,永遠都給人親暱舒緩的聲音,我想任誰都會喜歡這樣的朋友。

下面曬曬內部圖:







奉上原廠說明書,詳載分音線路作法,高手請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