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Brahms: Clarinet Quintet, Op. 115

一曲悠悠正入秋
布拉姆斯單簧管五重奏

要聊聊這首室內樂之前,先提一本書,是國內的單簧管演奏家陳建銘教授所著的「天鵝之歌:布拉姆斯的單簧管作品研究」。這本2012年出版的書可說深入淺出,一來易讀,二來重點明晰,推薦給想要進一步認識單簧管音樂的讀者。

秋色既來

時序入秋,除了不同作曲家的「四季」與眾家明確的標題音樂,說起秋天味道,我特別會想到兩首曲子,一首是艾爾加的「B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61號」,一首則是這回介紹的布拉姆斯「B小調單簧管五重奏,作品115號」。於我而言,兩首B小調都不寫秋日景色,卻傳達了抽象的濃濃秋意。

布拉姆斯音樂中的浪漫情懷很容易使人聯想他與克拉拉舒曼之間的長年情誼,即使這首單簧管五重奏沒有直接表明它與愛情的關聯,旋律卻在藏不住的纏綿悱惻中讓人感到如秋的心境。此曲作於1891年。這一年3月,近乎花甲、原本打算歇下作曲活動的布拉姆斯認識了正值壯年的謬爾費德(Richard Mühlfeld1856-1907),再度萌發了創作音樂的念頭。彼時布拉姆斯已走過無數風霜,在歐洲樂壇(尤其是德奧區域)也享譽多年,而有過維也納愛樂協會總監經歷的他,說是閱人無數也不為過;能讓已經封筆的布拉姆斯再次燃起譜曲熱誠,想必有過人之處。

1819世紀,當時德奧地區幾首經典的單簧管作品都與作曲家認識的單簧管演奏家有關。在布拉姆斯「挖到寶」之前,最顯眼的要數莫札特與史塔特勒(Anton Stadler1753-1812)、韋伯與貝爾曼(Heinrich Bärmann1784-1847)這兩組人馬。而謬爾費德這位單簧管演奏家還真不得了,他不只讓布拉姆斯在生涯晚期再譜數曲,也讓這位作曲家的好友姚阿幸(Joseph Joachim1831-1907)職掌的弦樂四重奏破例演出(該團體原則上只演出四重奏,此君讓姚阿幸的弦樂四重奏後續破例不只一次)。不過,很難想像那時候究竟是怎麼樣的火花,讓向來深思熟慮慢慢「燉」曲子的布拉姆斯在同年冬季就完成譜曲並首演完畢。究竟是謬爾費德的絕代風華所促成,還是布拉姆斯總算找到理想的樂器發言人,可以助他傾吐內心的濃情?

樂曲基本構成

單簧管與四把提琴究竟構成什麼?先不說別的,至少會構成一場音色遊戲。單簧管是分音區的樂器,並非從高音到低音都保持均質的音色,而是在不同音高會呈現不同個性。而單簧管本身也有分調性,這首曲子用的是A調單簧管,其低音區可以帶出偏濃的音色,對於憂鬱的樂思很能提味。

第一樂章的開頭,和聲行進紮實,卻也旋即在清晰安定的弦樂聲響效果中表達了從沉穩到悸動的木管獨奏光譜。如同前述,單簧管的音色是天生不均質,一把樂器的音色在不同音域間會出現相當程度的差距,可以溫潤地與其他中低音域的樂器融合,也能夠在音域拔高時表現簧片木管的光彩;即使是這首曲子所用的A調單簧管相對內斂,在實際吹奏上,開頭正如陳建銘教授所說:「這首作品的開頭就讓單簧管將這兩種極端的特性都表現出來。一開頭的低音吹出,聽眾可以聽到有個樂器出現但不突出;待稍後音量漸強,又竄到高音時,單簧管的角色就有極強烈的色彩。」不僅開頭精彩,接下來的第二主題變化都像譜記一樣「富有表情」。如果只注意到音符間的圓滑線,大概會誤以為布拉姆斯拋棄了擅長的長樂句呼吸,但若把譜上漸強漸弱的音樂情趣納入考量,那股黏稠的感性已經讓人無法抵抗。再聽那有如喟嘆的音型,簡直欲語還休,布拉姆斯的悶騷熱情在晚年依然不變啊!

第二樂章一大特點在於各聲部之間持續的唱和。一方面強烈指涉布拉姆斯心儀的精緻傳統,一方面也是演奏者無法輕忽的難關;慢速暗流在不同聲部間遞嬗,不只節奏必須精準,唱和之間的延續呼應也很要緊,絕不能為了節奏精準而露出運音破綻;音樂流轉要時時保持和諧狀態,處處是默契考驗,合奏著實難,但一旦合到,抑揚頓挫中只蒸餾出「曼妙動聽」四個字。更不能錯過的是樂句黏斷交錯,越到樂章後段,簡直越是揪著心在譜曲:弦樂波光粼粼之上,加之單簧管幽幽傾吐;也許愛一個人一輩子愛不到,就是這種感覺吧?感性成份、東歐風味、作曲技巧,在第二樂章一次打包完成。

林中有路,一曲深長

第三樂章稍微輕快回來,平衡一下情緒濃度。不過音樂性還是與前兩個樂章呼應,各個部別對樂句同樣重視「承接」,偶而還有微妙的演奏指示:急而不促、且帶感情。音樂的進行逐漸有了緩急錯落的活力,讓簡單的樂思輪迴變化,聽覺上就與無聊脫勾了。這個樂章雖短,但嚴謹中帶點抒情,是非常稱職的第三樂章,間或也會讓人聯想起布拉姆斯一些猶如牧歌的片段。

第四樂章帶點歌謠風味的旋律線是一大特色,不過耐聽之處不僅僅在於旋律的長相,而是旋律如何在變奏手法下平均化入五個聲部之中,把室內樂的骨架給撐了出來;這個樂章有漂亮的變奏本色,讓每個聲部都有長足的表現空間,如同布拉姆斯其他作品,他對於變奏總抱著相當嚴肅深刻的態度。段落分明,情緒的漂移也恰如其分,後段的變奏更在布拉姆斯巧手之下,銜接回第一樂章扣人心弦的主題,填滿整首曲子的血肉。

音樂中紮實的織體與其說是一支單簧管加上四把弦樂,不如說是五把互通有無的獨奏樂器。論及情感起伏或音樂線條、聲部架構,實在無需刻意區隔樂器間的主從關係,這裡的「協奏」意味比較淡薄,細密交織的情感完全體現在樂器應和之間。整曲走過,反覆的小調色彩(不若傳統的調性推移)、每個樂章安靜的收尾、融化在音樂行進中的「向下音型」,一切都有了高度統合。東吳大學音樂系的一篇論文「布拉姆斯單簧管室內樂作品研究」(呂孟穎撰,168頁處)針對這首曲子的綜觀點評顯得十分合理:「這部五重奏不僅只是一部行家演奏的曲目;它還是一部完美構想出來的作品,是一部深情、有計畫並且高品質的室內樂作品」。音樂史家達爾豪斯在「音樂史學原理」對布拉姆斯的一段評語,套在這首曲子上,亦是非常好的註解:「在美學上,他堅定地站在當時盛行的標題音樂的對立面。這並不是說,奏鳴曲式在他手中與其前完全一樣。但是,他所採用的修正手段,主要是為了在已經變化的條件下進行保存——保存奏鳴曲式作為一種大型結構的意義,即它在統一性和凝聚性上的完美。」(楊燕迪教授譯)

專輯搭配四種方向

站在音樂工業的角度,各廠牌發行布拉姆斯單簧管五重奏的「專輯概念」也值得點到。所謂專輯不是錄曲子湊時間而已,它的組成、呈現方式也是購買重點之一。例如流行樂專輯會重視曲目順序編排、爵士樂專輯會重視收錄的Take、古典樂專輯則會重視「Coupling」。如果是一首龐大的長曲子,唱片容量還剩下一點,會有所謂「補白」,但這首五重奏實際演出約3540分鐘,一片CD還有至少40分鐘的容量,就得斟酌搭配對象。這次特別推薦四張專輯,每張搭配都不同,供作收藏比較或擴增聆賞曲目都屬值得。

首先要推薦Ottensamer的DG發行,搭配兩首圓舞曲、兩首匈牙利舞曲等,每位樂手的揮灑總能在煽情的邊緣把聽者情緒勾得徹底。再來也是新片,是BIS發行的Fröst版,搭配少見的六首歌曲與同樣為了謬爾費德寫的單簧管三重奏,錄音沒話說,詮釋亦自然怡人。還有Avi的Schorn版,有一貫的溫暖軟調,搭配莫札特的單簧管五重奏與現代作曲家為Schorn量身打造的短曲,古今輝映,抒情之中不見矯飾,善哉。最後,也講小有年份的Stähr版,當年Philips以2CD發行,併收布拉姆斯的鋼琴五重奏、弦樂五重奏,可以一覽這位作曲家的室內情懷。無論哪一張,都是入秋良伴,那麼,請靜心慢聽。


本年度DG必收強片
DG 4811409 / 環球
單簧管五重奏一開始的漸弱層次加上彈性速度轉圜之漂亮,足見合奏密實高超,會讓人感受到這絕對是值得細細品味的演出,細節照顧得很美,錄音持中自然,表現著實不俗。除了單簧管新星,本輯的大提琴家S. Koncz值得一提,他可說是關鍵人物,與Ottensamer一樣是柏林愛樂現任團員。S. Koncz曾在2013年就錄製過布拉姆斯單簧管五重奏的改編版(Ondine ODE 1246-2,包含四位柏林愛樂團員與一位獨奏家),他對樂曲的熟稔程度從整張專輯自信滿滿的琴音中不難察覺;更精彩的是,這份DG錄音除了那首五重奏以外,都由S. Koncz重新編曲過,個人認為堪稱妙筆生花——別少看DGOttensamer的高規格待遇:除了匈牙利揚琴耆宿Oszkár Ökrös,這回可是還跨廠牌請來了Decca的小提琴巨星Kavakos,還有Naïve的中提琴名手TamestitS. Koncz抓到編曲的重點,讓每個聲部有足夠的表現空間,對話間留有充分餘裕,而每個表現空間都讓獨奏家在對話中穿插一小段展技的耀眼身段,聽小品的過癮之處盡顯,也與五重奏的精髓遙相呼應。請聽本輯收錄的二首匈牙利舞曲,能成功讓每位獨奏家都花俏亮相又不失衡,論及此輯之動人,S. Koncz功不可沒。

徹底唱出各聲部的美麗
BIS 2063 / 上揚
BIS好像有點「反骨」,這版本一樣是獨奏家組合而成,與「傳統」路線不一樣,過去多半是弦樂重奏團體加上單簧管獨奏家的錄音。DG版證明了傳統是可以打破的,BIS邀來Decca藝人助陣,一樣成功:獨奏的FröstBIS近期力捧的中生代單簧管名家,在這錄音不僅吹得寬厚綿長、延展性強,且音色豐富,時而圓潤和緩,時而靈動外放,給錄音夥伴不小的挑戰。演奏者彼此的個性對比極為明確,但默契十足,所以整張專輯聽來都很舒服。請聽單簧管五重奏的慢板對話,尤有簡單卻迷人的效果——原來心碎哀怨的感覺也可以這麼有品味。那熠熠生輝的聲音光澤、慢板的溫柔流動,沉潛到高揚間的氣氛營造,弦樂部門亦大有功勞。應該有眼尖的樂迷發現,演出陣容中有JansenRysanovThedéen,他們已經在Decca嘗試過弦樂三重奏錄音,這回與Fröst共演,加上小提琴獨奏家Brovtsyn,陣容直是實力堅強。對了,這是今年發行的Hybrid SACDBIS錄音效果依舊可喜,音質乾淨清晰,音色鮮活分明,而動態、形體、比例、音場皆好,前陣子從國外購入,上揚似乎已少量引進,有興趣的樂迷不妨去電一問。

優雅風情,奧地利特調
Avi-music 4260085532834 / 古萊茵
維也納愛樂單簧管首席Schorn擔綱演出的版本,與前面列的二者,錄音時間各差一年,不知是巧合還是隱約有點互別苗頭的意味?此輯樂團Minetti Quartett是來自奧地利的弦樂四重奏,其實在當地發跡甚早,只是沒與主流大廠簽約,錄音又不多,所以海外知名度累積較慢。兩份錄音相比,會發現同樣是浪漫的詮釋手法,竟然還生出兩番不同味道:此版可聽出五位演奏家苦心經營的音樂性,聽感內斂溫和(不刻意強調弦樂亮澤的老派作風可能與小提琴、中提琴本身的音色有關,錄音師的參與不知有幾成影響),詮釋也讓人信服;打個比方,專輯裡的莫札特富於彈性與韻味,讓人想起馬利納的指揮,進到布拉姆斯一曲,則變得像馬克拉斯的指揮,用滿滿的音樂氛圍把流暢的合奏技巧隱藏起來,先讓人好好感受音符的豐盛,進而細聽又是一次驚豔。他們演奏布拉姆斯時,各聲部究竟怎麼出場?是氣勢雄雄地站出來,還是溫香軟玉的耳際呢喃?聽了便知。整體音色自持且深沉,難能可貴在於可以一面維繫聲音美感,一面保持活力與速度,始終不顯毛躁,這就是合奏真功夫了。

正攻法的爽朗異色
Philips 446 172-2 / 福茂
維也納愛樂團員組成的Wiener Oktett在1961年錄製過這首曲子(Decca 417 643-2),輕柔纖細,至今依然買得到,可見其魅力,不過十年以後,柏林愛樂的Berlin Philharmonic Octet錄了風格大異其趣的版本,更值一提。兩份都經典,推薦BPO版原因在於演奏手法直觀開闊,乃一大特點!這樣減少樂曲柔軟彈性、「正面進攻」的詮釋比較少見。無論音色或者速度調配上,都顯得較為剛毅直接,多數版本的音色會偏於融合軟質,但這張錄音裡,柏林愛樂前單簧管首席Herbert Stähr的音色比較乾爽硬朗,弦樂也沒有露出鬆軟溫存的傾向;妙的是,它依然好的很平均。雖然對著樂譜聽,難免感覺他們把一點私密抒情空間刪減了,可能不符合以往對布拉姆斯的想像,但卻是另一種異色而簡練的存在。至於柏林愛樂團員的合奏技術,我是不用置喙的,對話密合到滴水不漏,五重奏的聲音厚度聽起來相當飽滿。這份1972年的Philips錄音很乾淨,音像呈現很好,注重音效者也不必擔心音質音色與樂器演奏的細節。布拉姆斯曾說謬爾費德帶給他青春活力,如果是年輕了三十歲、陽光明朗一些的布拉姆斯,聽起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後記:過了一年又聽到一份值得推薦的歷史錄音,典雅流暢,暖柔自適,聆賞意趣十足。可惜公私繁忙。CD繁多,還有值得再推介者,此碟無暇細細補述,尤為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