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5日

RVG,套交情


甜甜的,大中頻取向的錄音手法。然而感動卻是真的。

說假亦無不可,但肯定是假得好聽,假得迷人,足矣。

說RVG錄音偉大,跟「現代音響派」手法絕對兩回事。

RVG對麥克風的掌握,超越50年代的老聲,平均水準也在基本盤之上,聽完一整盒,RVG意圖操作出一條中頻溫和甜潤、討好耳朵取向的路益發明顯。

既然能操控中頻,說明RVG對高頻光澤與低頻彈性的取捨是有意識的。

回頭來講,把聽者注意力拉回中頻與聲音彈性的效果是什麼?這問題應該帶出了RVG的觀點?要藉由錄音成果呈現爵士樂直觀的律動與音階美感。二項效果,足矣。

聽Monk的時候,不會在乎醬汁在哪裡,聽Ammons,不會在乎兩端延伸在哪裡。

拗口的句法有時也只像是眾樂手和Rudy Van Gelder在跟你套交情。

(圖片取自網路)

2015年6月3日

好物.Avantgarde XA-INT

姑且不論這是不是我聽過最好的綜擴,但我確定這是我非常想收下的一台。其餘圖片發表於普洛影音網

參考器材
訊源:
Aqua La Diva
Aqua La Scala MKII
PS Audio PerfectWave Memory Player
PS Audio DirectStream DAC
喇叭:
Marten Django XL

焦點
展現金字塔型頻段分佈,聽感舒適(清澈溫和、細緻內斂),控制力又卓越,舉重若輕,會讓人忘記音響器材的存在。
喇叭搭配不用操心,一般落地喇叭都推得動,細節挖掘能力也夠。可以放大增益,不影響音質。
內部集結原廠技術精華,外部機箱厚重,可以有效抗振。金屬加工漂亮,外觀設計簡潔有品味。

建議
訊源要注重音質夠不夠細緻,而背景則是越乾淨透明越好。另外,訊源的動態與速度感也要足,這些訊源的基本條件顧到,您就能感受XA-INT的好。
XA-INT耐聽,還會越聽越甜。所以建議您給它能量感飽滿、速度夠快的訊號線即可,而不是「特別能產出甜味」的線材;如果一條線會輕易給人「甜味」,要小心線材本身的中高頻調配是否會減少XA-INT的金字塔頻段分佈。

參考軟體
伯恩斯坦指揮的柴可夫斯基「四、五、六號交響曲」是他晚年在DG留下的名盤,這個4CD低價版盒裝一次收齊,還附上六首柴氏著名的管弦樂曲,很划算。伯恩斯坦指揮起來非常投入,速度鋪陳獨到,動態對比激烈,雖然誇張煽情,卻是愛樂者不能錯過的經典詮釋。(DG 00289 477 6704,環球)

講起Avantgarde這家廠商,相信多數發燒友都會直覺聯想到他家的號角喇叭,尤其是近來蔚為話題的主動式喇叭Zero 1,但這款XA-INT綜合擴大機讓我驚覺原來這家廠商打造擴大機的實力果真也是一流的,尋找高階擴大機的朋友真的該把目光轉過來了。

XA意指eXtreme Amplifier,追求極致的擴大機,INT表示綜擴;XA-INT乃是把自家頂級的XA前後級做在一起,除了價格與體型稍微妥協了些,聲音一樣是頂級的。或許有人會誤以為號角喇叭廠商做的擴大機只能在高效率喇叭上得到發揮,但聽過XA-INT,這樣的誤會必定煙消雲散。此擴大機的一項基本功能就是可以調高增益,以利匹配效率較低的喇叭,實際測試起來如何?先看過設計思維再來揭曉。 

榨出旗艦技術的每一滴精華
Avantgarde的標語「Purity Meets Performance」直白告訴大家,他們要的就是最純淨的表現。從之前的擴大機傑作Model 3Model 5能看出他家最初的核心價值在放大電路元件最少化,追求音質純淨;試想,Avantgarde設計擴大機的初衷是推好自家號角,但號角靈敏度高,動輒超過100dB,若擴大機中有雜質,不是很「落漆」嗎?至於XA-INT,它是個大傢伙,當然無法追求元件最少化,不過追求音質純淨一樣是最高指導原則。這部綜擴是XA系列前後級擴大機集大成之作,該系列的幾個關鍵構想都體現在XA-INT裡了。

第一,在AB類擴大機中追求A類的黃金一瓦,小功率輸出時只用A類放大。第二,解決「交越失真」與「泛交越失真」(詳見本刊310期,143頁)。解決交越失真需要設計偏壓,對Avantgarde來說自然不難,但要怎麼解決泛交越失真?也就是說,要怎樣讓一部擴大機中的元件隨時處於暖身狀態,隨時準備迎接音樂訊號通過?他家解決方式是在全機施加恆定的直流,同時,電源供應必須做好。第三,堅持無負回授設計,不取巧,不允許時間差,可是要達到這個條件,也是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因為要找到最適合無負回授電路的元件;既然不用局部負回授來濾除噪訊與降低失真,就必須以人耳AB Test,反覆確認元件配對成果,電晶體、電容、電阻、端子等用料都是如此一一確定下來的。第四,全平衡架構,提高共模拒斥比,讓音質更顯純度;為了讓聽者久聽也不雜不躁,放大電路雖然要花上兩倍用料,但Avantgarde也沒在手軟。第五,採用相當重手的機箱,厚重的鋁鑄成型,能感受用料紮實,也可看出他家抗振決心。第六,使用自行設計的輸入切換開關與音量控制,用電阻與電晶體構成;因為機內有恆定直流供應,不能直接套用傳統的電阻與繼電器音控,否則會有雜音。

不同的是,XA前後級擴大機都沒有單端類比輸入,而XA-INT給用家更大的彈性,備有三組RCA與二組XLR輸入。另外,電源供應的容量為350VA,雖然略低於自家的XA立體聲後級,但根據實際聆聽,我認為規格標示的輸出能力120瓦是飽滿紮實的數值,沒有灌水,對多數喇叭應該都罩得住。

來自原廠的誠實解說
因為沒有特殊工具打開機箱,我寫信去原廠詢問內中是不是「全平衡設計」,坦白說這是多此一舉,因為XA-INT說穿了就是把全平衡的XA前後級做在一起而已,就算原廠不回信,我也知道是全平衡,只是必須確認,寫出來才算是對讀者負責。沒想到負責回信的技術人員Armin Krauss很誠實,只說他家是「準全平衡」(almost fully balanced),這是什麼意思?
Armin Krauss表示,XA-INT的放大電路都是平衡設計沒錯,唯有「音控」例外。理論上如果連音控都可以做成全平衡當然最好,但實際上要考量音控元件的精密度,如果訊號分成全平衡的四個相位,但負責各相位的元件精密度存在些微誤差,如此一來反而喪失原本的好處。

說穿了,所有設計全平衡的廠家都是這樣,只要放大電路是全平衡就算數。真沒想到Avantgarde是如此龜毛又誠實,對一般廠家來說是全平衡的做法,在他家眼裡只是「準」全平衡,實事求是態度令人激賞。那麼未來會不會發展出Avantgarde獨家的全平衡音控?值得期待。

嘗試搭配時已能輕易唱出好聲
評測時我以社內的PS Audio訊源為參考基準,結果搭配過程中幾乎沒有衰聲者,還能聽到多數喇叭呈現乾淨細緻的音質,因此先建議您,如果沒有特別的偏好,訊源一定要選「極度乾淨透明」者,前端越是冰清玉潔,您就越能感受XA-INT的威力。既然手邊沒有Avantgarde號角可以搭,就以Tannoy Prestige Stirling GR來打第一棒吧!

以最常播的Jacques LoussierThe Very Best of Play Bach」初步試聽,凝聚感極高的Bass出現了,滑音、扣弦質感等細節一下就過關,再聽Pollini演奏的李斯特「B小調奏鳴曲」,健康飽滿的鋼琴表現一下就讓人豎起耳朵。聽過幾張測試片,Stirling GR的量感始終澎湃豐足,滿意歸滿意,但總覺得XA-INT必須要搭更大的喇叭,才能測到實力底限,這才只是搭配的起點。Avantgarde設計方向已然改變,不是只能讓號角喇叭出好聲,如果把增益加大,對上更高階的一般錐盆喇叭呢?畢竟這部擴大機的價位帶應該要拿來嘗試更高階的喇叭,才不愧對它的潛力啊!

在換上更大體型的喇叭之前,也用同體型、同價位帶的Lawrence Violin SE來配對。聲底以婉約柔軟為導向的Violin SEStirling GR個性南轅北轍,但在這兩對截然不同的喇叭上,我卻聽見了一個共通特質,就是極度的溫和與細緻,卻又很穩重飽滿。換句話說,XA-INT的溫和絕非「力有未逮」,而是時時刻刻保持著絕佳的控制力,使得經過它擴大的訊號都有類似的聲底,而且聽到目前,背景都很乾淨,相信機箱內的電源應是處理得非常用心。換過參考軟體,仍是寬鬆、細緻、溫和、乾淨。與Stirling GR比起來,Violin SE又顯得太過溫和,所以確定需要改變搭配方向,目標是落地喇叭,而且高頻外放程度最好居於TannoyLawrence之間,環顧社內大喇叭,想來此一重責大任由Marten Django XL擔任最合適。
  
放心加增益,無劣化音質之虞
搭配了Django XL,假如不調增益,音量要開很大,而加增益後,音樂的厚度出來了,音量也可以控制在11點鐘方向。當然,拉高增益「最怕音質劣化」,萬一喇叭推得動,可是聲音變粗,那就糟了;所幸XA-INT設計並無此疑慮,加了增益,反覆放過平時參考軟體,確認音質沒有劣化,驅動力則更加到位,搭配靈敏度80幾、90dB的喇叭也沒有問題。好的驅動力就是要能夠把每個音都控制好,聽「The Very Best of Play Bach」第五軌還真嚇了一跳,碩大的擴大機與喇叭竟然唱出細到猶如水磨的音質!鼓組與Bass的下盤很深很沉,卻完全沒有被低音單體拉著走的低頻傾向,表示擴大機抓得很穩,且鋼琴每個音都很完整,樂句連結得很緊密,營造出行雲流水的聽感;Bass與鋼琴的音粒保持諸多細節,每個音都像是被溫柔的包覆起來一樣,美極了。再聽李斯特那張鋼琴獨奏,鋼琴形體豐腴,猶如平台鋼琴就在眼前。聽起來像怎樣呢?打個比方。

如果在國家音樂廳,您坐在舞台第一排中央,那真的不是最完美的聽感,因為大量泛音會從您頭頂衝過去,很容易蓋過中頻細節。假使坐在國家音樂廳二樓,約第五至二十排左右,聽起鋼琴獨奏或協奏曲、交響曲等,通常都比坐在前三排更加舒適。XA-INT對上Django XL就是綜合兩種座位的優點,播起鋼琴錄音,平台鋼琴的形體讓聽者猶如坐在舞台正前方,但耳中聽到的聲音卻是清楚展開,像是坐在二樓中段那樣,還能感受到弦振的泛音漣漪。

控制力極為卓越
再聽「粉墨是夢II」的「穆桂英掛帥」,開頭厚重的齊奏與低沉的鼓聲連擊對多數擴大機都是考驗,一個沒推好就必定軟腳,速度一拖,聽起來會變成軍容慘澹,穆桂英也不用掛帥了。XA-INT嚇人之處就在這裡,儘管聽起來還是一派溫和細緻,鼓聲連擊卻好像沒事一般,大氣不喘就推出來了,真是內力深厚!聽過Django XL唱「穆桂英掛帥」,我又換回TannoyLawrence比較一樣的片段,可以聽到頻段分佈非常接近,低頻的量感與延伸都很接近,這表示什麼呢?對XA-INT而言,推Django XL這等大喇叭與推小落地款式是一樣輕鬆的,而在多單體大喇叭上,更可以明確聽到XA-INT舉重若輕,推出標準的金字塔頻段分佈!這些細節在在證明XA-INT的控制力極為卓越,也讓我確定XA-INT的評分與定稿搭配用PS Audio訊源加上Marten落地喇叭應屬允當。

確認音質、音色、控制力、速度感之後,我要聽聽看這部擴大機的解析力可以挖到哪裡。所以最後換上本期評的Aqua訊源,理由很簡單。因為這套訊源的音色也與XA-INT合拍,然而Aqua不以極致解析力為訴求,如果在這樣的搭配中還能聽見諸多音樂細節,就更能證明XA-INT的解析力十足。果然一如所料,換上Aqua訊源,多了柔和與滑順的聽感,那麼解析力呢?讓我用兩張專輯來說明。

挖盡旋律的脈動
先聽本刊出版的「DG黃金錄音精華」第一片。第九軌「Historia De Un Amor」人聲都還沒出來,光聽那吉他結結實實地「打」在空氣中就很爽快,啪踏彈下,幾乎都要感覺到琴弦落回指板上的力道,人聲嗓音豐厚那是不用多言了;切到第十軌,聽Richard Galliano在演奏「Prelude」時,連按下手風琴鍵的細碎聲響都一清二楚,就像站在手風琴側邊觀察他手指運動一般。稍微把音量開大,您還能聽見手風琴的風箱像蛇腹那樣被牽引開來,聽感細節豐富,足以帶出很棒的視覺感。

接著聽伯恩斯坦指揮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第六號交響曲」。煽情、動態、誇張的速度對比是這份名盤的特點,但如果您因此小覷伯恩斯坦解析樂譜的功力那可大錯特錯,XA-INT可以告訴您這份演出有非常多詮釋細節。以「第五號交響曲」第四樂章與「第六號交響曲」第三、第四樂章為例,我要同時聽到兩件事:左方的小提琴旋律連貫活生,右方的大提琴與低音提琴行進線條清楚且具份量感。柴可夫斯基寫給小提琴的旋律濃烈,耳朵很好辨識,但低音弦樂部別(大提琴、低音提琴)其實也有相應的行進線條,卻很容易被忽略,如果音響系統的解析力不足,您可能就感受不到伯恩斯坦讓大提琴與低音提琴「刻」得很用力,尤其在「第六號交響曲」結尾處更是句句血淚。XA-INT辦到了,它能讓人清楚聽懂「第六號交響曲」尾聲,伯恩斯坦誇張的詮釋其實是很具象的表達:低音提琴的節奏模擬越來越無力的心跳、大提琴的拉奏則模擬越來越孱弱的呼吸,直至脈搏停止,音樂進行緩慢,線條解析卻是清清楚楚,絕無含糊餘地。XA-INT的表現已經讓我無從置喙。

Avantgarde致上最高敬意
以往我在器材評論時鮮少說「這個器材讓我聽見以前沒聽過的細節」,因為這樣好像是對參考軟體不熟,若是如此,那就是不對讀者與器材負責;然而Avantgarde XA-INT不僅美質耐聽,還有把音樂「挖了又挖、挖完了再挖」的可怕實力,硬是讓人確實聽見以往輕忽的音樂訊息,經過反覆思量,決定奉上滿分。這是我第二次評為滿分的器材,回家之後對它發出的聲音始終念念不忘,衷心希望將XA-INT帶回家的讀者也能好好珍惜與它相處的緣份,它必將用滿滿好聲回報您的知遇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