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4日

好物.Entreq Silver Tellus

看起來只是體積比一般版的Tellus大地盒大一點,實際搬起來才知道內部用料更紮實,份量感十足,應該是有更多礦石混合物在裡頭。除了接地效果好、用料更多,Silver比一般版多了一個端子。想要一次到位的用家不妨考慮。

大地盒的另一樂趣是能藉著不同等級的接地線」進一步調音。圖中可見接地線也有不同端子,消費者可依實際需求選購。


先前已經撰寫Entreq Tellus(大地盒)的評測,我已於該文講過此類產品的調聲概念與原理,這次評測升級款Entreq Silver Tellus(銀版大地盒,以下簡稱Silver),製作邏輯完全一致,除了內部線路、金屬板多用三成的銀,整體重量也增多不少,想必是模擬地的礦石混合物用得更多。升級款有什麼能玩?有的。上次用落地喇叭測,這次換用書架喇叭,看看效果是否一樣明確;此外,代理商也帶來不同的「接地線」,搭配使用更有彈性。當然,今次評測也同時搭上一般版大地盒,檢驗兩者相加是否更有效。試聽器材以TEAC CD-P800NT唱盤作訊源,書架喇叭用Tannoy Autograph Mini,綜擴為Bladelius Thor MK3Unison Research Simply Italy交叉比對。

兩款比一比:聽見四大優勢
直接來個殘酷的AB Test吧!測試兩款大地盒能不能透過Tannoy唱出差別。結果呢?差30%的銀,效果還真的有差。我聽瑞鳴的「短歌行」(RMCD G028)、Kremer演奏的布拉姆斯「小提琴奏鳴曲」(DG UCCG 50078)、Zig Zag出版的「Chaconne」(ZZT 050601)以及三盲鼠錄下的「The Boss」(XRCD24-NT014),首先馬上能感到音質與中頻密度的差異,接著再聽空間描繪與各種樂器表現,得到初步結論如下。

原本大地盒有四大優勢:音色準確真實、音質細緻動聽、濾除雜訊換得寧靜背景、完整明晰的中頻與高頻訊息。進階版在這四大利基上有哪些更強化的部份?第一、人聲樂器相對位置可以拉開,音場縱深明顯。第二、中頻訊息更豐富,聲音密度提昇,人聲形體漂亮。第三、高頻延伸好,綿密之餘也有幾分水潤。不過得提醒讀者,這款產品最大的優勢還是在於音質與音色的整體提昇,而非特定音響效果的強化。嚴格論之,Silver與一般版的差距當然不算天差地遠,若消費者預算有限,我認為一般版已是非常優秀的選擇。

話說回來,既然一般版很優秀,Silver於市場的定位在哪?它多了一個端子,如果您只打算購買一台接地盒,卻有四件器材要接(CD唱盤、數類轉換器、擴大機等都能用),當然就應該考慮它。又或者您的預算剛好足夠,想一次享受更多進階樂趣,Silver也是不錯的選擇。然而在我看來,我認為原廠應該是將Silver定位在「添購區」,假設用家先試過一般版大地盒,覺得驚豔後,想要再擴充裝備,Silver就會自動列入購買清單。

加成使用,徹底釋放豐富中頻
手上有兩款大地盒,與其讓它們捉對廝殺,不如讓它們通力合作。於是把訊源接Silver、擴大機接一般版,都用Eartha Silver接地線。試聽一陣,前述優點全都有,同時接兩台大地盒相對提昇更多音質密度與透明感,而整體頻段分佈聽起來仍然平衡,樂器形體更清楚、分離度更好。

接上兩台,再聽「The Boss」,反覆比對幾次,可以聽見動態強化,這是先前單聽一台大地盒不夠明確的特徵,推測起來應該是底噪更低所致。再聽鼓刷聲,確實更細緻,而薩克斯風尾韻鮮明、錄音的空氣感更多,讓細節自然浮現果然是大地盒的優勢。在擺位不變下,還能聽見中頻更顯開闊透明;也就是說,若您認為擺位已經差不多,卻還是覺得聲音有點混濁,又不似甕聲,可能是訊號內竄入太多雜訊,遇到這種狀況,從電源部份著手不失為一條解決之道。接著聽「Chaconne」,專輯中的鋼琴獨奏多了些重量感,顆粒與觸鍵彈性也較明晰,於是鋼琴錄音的快速音階揮灑得更暢快。濾掉雜訊,真的是全面優化音響系統的不二法門,只要聲音品質提昇,各種軟體都有施展空間。

拜託!試聽時別忘了比對線材
當您去試聽大地盒時,千萬別忘了請店家換上不同的接地線。原本我以為接地線都差不多,更貴的線材搭更貴的大地盒簡直天經地義,然而並非如此。接地線的個性還是略有差別的!本次比對Eartha ChallengerEartha Silver兩款線材,前者的優勢是增添厚度與活生感,聲音凝聚紮實,後者也是凝聚紮實,不過高低兩端延伸得很漂亮,雖然乍聽下似乎厚度不若前者,但中頻透明感更強。所以呢?當然是混搭啊!總之,我用前者接綜擴、後者接訊源,測試後我認為女聲與小提琴較容易聽出線材差別,建議消費者可帶這兩類軟體去店家測試。若您聽到綿密音質、開闊音場,甚至感受到帶著淡淡甜味的中高頻,那就是對的升級指標。

Khatia Buniatishvili: Motherland

獨奏:Khatia Buniatishvili
錄音時間:2013415-19
錄音地點:Jesus-Christus-Kirche, Berlin
監製:Anselm Cybinski
錄音:Andreas Neubronner
鋼琴技師:Thomas Hübsch
編號:Sony 88883734622,索尼音樂

時序將近年底,回顧一年來聆聽的鋼琴獨奏專輯,首推今年發行、由喬治亞鋼琴家Khatia Buniatishvili演奏的「祖國:音樂的鄉愁」(Motherland);究竟有多值得推薦?這樣說吧,我買了CD還不夠,人生第一次在HDtracks.com消費也是獻給這張專輯,CD已經夠好聽了,24/96高解析的完滿聲響更是迷死人。如果用音響迷的角度來描述這張專輯,我會說它中高頻水分充足,有著豐美迷人的琴音亮澤。要細節?沒問題,連踩踏瓣的聲音都錄得很清楚。不過這張專輯的亮點還是在於選曲動聽,並詮釋得相當魅惑:觸鍵飽滿之餘,簡直能聽到獨奏家Buniatishvili的熱情毫無保留地傾瀉到鍵盤上。

傾瀉一地浪漫
在此略舉幾軌為例。從第1軌巴哈的「Sheep May Safely Graze」開始,您就能聽到豐腴的鋼琴顆粒,儘管聲音是豐腴的,音樂唱起來可是頗為精巧,毫無混濁之虞。這位鋼琴家幾年前在李斯特獨奏專輯就讓樂迷知道其實她很有想法,回到以小品為主的專輯,這點也沒有改變。無論是專輯中的巴哈、韓德爾或者史卡拉第,她都以流暢清晰的旋律主導聽覺,並把每個音符唱得十分飽滿,灌注滿滿的熱情,容易入耳。

2軌,柴可夫斯基的「秋歌」,Buniatishvili在此善用鋼琴聲響特性,彈起來並非枯淡蒼白的秋天氛圍,而是一整片色彩紛呈的秋楓。換個心情,第6軌跑出Ligeti的「Musica Ricercata No. 7」,既似追逐又似極簡主義的左手快速音型彈得熱力十足,結構簡單,聽來卻很動感,就算單純用來測試音響的暫態反應也能使人聽得津津有味。

另外特別推薦第15軌「Vagiorko mai」,改編自喬治亞民謠,雖然這份改編(很可惜地)省略了當地慣用的和聲手法,卻披上十九世紀個性小品的外衣,Buniatishvili設法在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內說了張力很強的故事,非常符合她浪漫至極的性格。

感性絕無保留
浪漫派鋼琴曲不能少掉蕭邦,其感性手法對上蕭邦又如何?俄羅斯鋼琴學派宗師Henry Neuhaus曾在日記裡描述窗外細雨讓他連結一首蕭邦練習曲的感受,那首練習曲並不是蕭邦廣為人知、有著花腔般旋律的作品,卻是考驗演奏者鋪陳情緒功力的曲目。聽Buniatishvili演奏該曲目(作品257),升C小調淺淺的哀愁唱得低迴,伴奏音型的點綴就像雨滴點點打下,曲中間歇出現的快速音階聽來份外濃烈,氣氛鋪陳很是成功;妙的是,蕭邦後面接史克里亞賓的練習曲(作品21),同樣延續升C小調的氣質,成功地將兩位作曲家連結呼應,簡直要把人拉回上個世紀去。

這張專輯還有很多可以提,但再怎麼說都比不上直接聆聽。本年度,鋼琴獨奏專輯的最佳推薦,就給它了!最後,透露一個小道消息,據說這位兼具感性琴藝與性感身段的鋼琴家即將在2015下半年訪台,希望能夠成真。近距離聽她演奏,應當是件過癮的事。

紀錄.談談運音

樂器發聲如同香水,有前中後段,隨著時間流逝,會給人聽感上的變化,好的「類比味」會讓人聽出運音的「連續過程」。這份巴哈錄音,在BWV. 1001中有浪漫而明確的運音表現。

前幾天女友興致一來,用Yamaha鋼琴彈了幾首蕭邦與莫札特,我坐在旁邊聽,結果嚇了一跳:這台Yamaha鋼琴的聲音怎麼與Yamaha擴大機的聲底這麼類似(中高頻水分充盈、亮澤四溢,低頻又中性紮實)!這家廠商宣稱的Voicing手法果真了得。Voicing不只是原廠人員調配聲音的過程,我認為其關鍵在於讓音響器材就像樂器一樣,能夠有漂亮的「運音」。上一期我在器材評論提過「運音」,這個詞究竟是什麼意思?更重要的是,它與音響有什麼關係?

運音(Articulation
運音的英文是Articulation,這個字有其幽微處,它有發音、發聲的意思,也有銜接的意思。在人文學科的研究討論裡,這個字用起來要很小心,因為它背後的意含是「根據某個立場發出意見」,白話點說,Articulation就是「詮釋」。這個詞與音樂、甚至音響有什麼關係?有,關係可大了!Articulation之所以翻譯成「運音」,正表示那是演出者如何「運用樂器或聲帶表達聲音」。怎麼操控聲響表現就是一種詮釋,我們聽見所有錄音裡的人聲與樂器,都透過演出者運音而來,他們發出聲音,並「經營自己的聲響特色」。

為何運音對欣賞音響來說也是相當重要的特質?因為每種樂器、每位演奏家、每份演出都有屬於自己的聲響特色,那就是該演出中不可或缺的特質。運音從音符產生的瞬間就出現,直到音符消逝之後的餘音迴盪完畢,才算完整的運音過程。(對音響而言,運音這件事,既考驗音質協調、音色準確,也要求暫態速度,還有各頻段平衡度與高低兩端的延伸與量感。)

也就是說,當音符抵達我們聽覺神經的時候,其實早已經過了諸多詮釋。先經過演出者,再透過樂器,接著還有母帶處理,以及音響系統再生。

知道「運音」是詮釋,然後?
一般來說,運音的概念是應用在演出上,通常是針對演出者使用樂器的技巧,不過,當一份演出已經被聽眾帶回家,在系統上播放,運音的概念就「必須」延伸到音響器材上,因為器材的「個性」會影響一份演出。簡單說,運音是對聲音的詮釋與想像,從演出者的角度看,運音必須先想好「如何發出聲音」,而從音響迷的角度看,運音則更關乎「發出如何的聲音」。

嘮嘮叨叨了許多,該是時候說說心底話了。上面這個話題關注的核心是音響器材嗎?其實是聽音響的人。聽音響,就要誠實面對「每件器材都是詮釋者」的事實。這點著實重要,因為這關係著所有音響迷潛意識裡的美學:我們認可音響器材主動涉入的成份。在音響迷的音樂邏輯中,無物不是詮釋者,因此每個細節都得無比用心,而且每位音響迷也都有權力以自己的品味調整詮釋的微妙差異。專注完美,近乎苛求,其樂無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