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

好物.Audiovector Si 1 Super

怎樣才有資格被稱作「當代經典」(Instant Classic)呢?如果有項創作,它無須經過時間淬煉,一推出就擄獲評論者的心,既有著過往技藝的積累,放到未來也不過時,那就有可能是當代經典。而我在聆聽這對書架喇叭時,最後的感想就是四個字:當代經典。這樣評論是很有風險的,但這感想還真是不吐不快。

焦點:
1. 怎麼搭都好聽,很能展現前端訊源的特色,本身中性無染,各項音響要素的表現能力都有到位。總之,正常搭配,即得好聲,越級搭配,不留遺憾。 
2. 可以越級搭配也可以極簡搭配,找台聲底優秀的一體機,僅需一對喇叭線與一條電源線就能唱出好聲。 
3. 定位感精準無比,音樂畫面清楚生動。聲音反應很快速,唱各種類型音樂都活生。雖是入門至中階的喇叭,卻用上泰半高階喇叭技術,聲音表現也與上級產品一脈相承。真的超值。 

建議:
1. 同系列喇叭音質與效能均優,二聲道能讓人聽得愉快,若用以組成多聲道系統,同樣非常驚人。 
2. 只要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聲音特性,搭配上不困難,然而建議您,器材不宜選擇量感纖細者,線材則以中性為主,需要調聲主要從訊源或擴大機下手即可。 
3. 擺位務求清晰的音樂畫面,可從正三角形擺法開始,喇叭向兩側拉開後,再往內由少至多調整投射角度。


Audiovector在喇叭製作上有五大理念,也是其優勢,分別是IUCIndividual Upgrade Concept)、LCCLow Compression Concept)、SECSoundstage Enhancement Concept)、ADCActive Direct Concept)、NESNo Energy Storage)。Audiovector這款Si 1 Super除了ADCNES,其他三項技術都用上了,待我把技術說分明,便為讀者報告搭配與聽感。

各種技術的目的
IUC是「可客製化付費升級」,單體可替換,既環保又省錢,Si 1系列的書架喇叭共有五款:基本版Si 1就有SEC作法,也是水滴狀箱體,可以消去駐波,不難看出他家以純淨為本的思維;升級到Si 1 Super(以下簡稱Super)後,中低音單體換用鈦音圈筒,提高單體反應力,降低失真, 另外,Super也使用三明治振膜單體與三點固定技術,原廠的三點固定技術,根據測量,是讓箱體與單體接觸處振動最低的固定法;Super可以一路往上升級,升到Si 1 Signature版,不僅改用Evotech高音單體,原廠在Signature以上的等級還一律應用NES技術,讓整體聲音升級;再下一級是Si 1 Avantgarde,多了氣動式高音,中低音單體改為有相位錐版本,喇叭性能更加卓越;最高階則是Avantgarde Arreté版,差別在於此等級的單體與分音器經過攝氏-238度的超冷處理。嚴格說來,Signature應是最佳切入點,但若考量起預算,Super版反而更得人心,何況日後還能升級。

LCC是「減少能量壓縮」,關鍵就在於使用鈦音圈筒,在音圈筒使用鈦可以讓能量轉換更快速更完整,關鍵在於讓單體避免音圈磁力造成的「延遲失真」,喇叭暫態反應就會更優。看到喇叭背板,如果高音單體後方有開「高音反射孔」,那就是SEC,即「利用高音背波強化音場」,讓高音單體背波經由孔道散出,既能避免能量回授給軟半球,還能藉著高頻向後擴散達到更寬廣的舞台塑造,一舉兩得!ADC則是「可製作電子分音主動式版本」,原廠與Naim合作,用家可選購一般版或者主動版,主動版以DSP作電子分音,內建放大電路,本次評測的是二聲道玩家習慣的被動版,因此沒有ADC。最後說到NES,「箱體內無能量殘餘」,箱內結構細節不得而知,重點在於讓振膜聲波向外完整傳遞,減少內耗,達成音染低、反應快的乾淨聲底。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原廠宣稱Super並未使用NES,但其聲音特質聽起來與用上NES、身價數倍的SR 6 Signature簡直如出一轍,只能佩服原廠作工嚴謹紮實、聲音調校用心了。

好聲得來不費工夫
要摸出這對喇叭的性格,我先選擇社內常駐的參考綜擴谷津DA&T A38來搭,測試軟體用古樂器專輯「Viaggio A Venezia」(Divox CDX 70602)與曼陀林專輯「Between Worlds」(DG 479 1069),結果還沒讓這台綜擴暖身足夠,我就先愣了一下,因為從未聽過如此「快速流暢」的A38!想來Super的功勞不可少。A38慣有的紮實厚度不變,而無論古樂器乾淨的弦樂纖毛或者曼陀林那嬌嫩鮮甜的高頻也都明明白白地唱了出來,中頻聲音快速、沒有雜質。莫非這次運氣這麼好,第一次選擇就直接挑到最適搭配?身為評論員,就不該相信器材搭配有這麼巧的事,比較合理的解釋是Super有著百搭聲底!再唱過幾張測試片,我相當肯定Super的表現力,在此先幫它下第一個註腳「正常搭配,立得好聲;越級搭配,不留遺憾」。怎麼說呢?這對喇叭的個性中性無色,可說遇強則強。

心裡有了底,先把參考訊源定為Esoteric K-05,接著把綜擴換成更高價位帶的Bladelius Thor MK3 Novitas,再度發聲,得到更深的錄音空間,也印證了這對喇叭聲底中性的假設。回顧原本聽到的甜潤曼陀林音色,搭上Thor,這回更顯軟質,而「Viaggio A Venezia」裡,各部提琴清爽的古樂擦弦質感也很活生,當樂團整體齊奏,規模與動態都非常明確;總歸來說,聲音的質感、密度、暫態都是Thor慣常的表現。果然Super頗能反應前端個性,也沒有什麼影響聽感的癖性,整體聽來總是均衡飽滿。

唱出好聲不怕高攀不起
搭過十萬元以上等級的綜擴,再探十萬元以下價位帶,我決定選擇Yamaha A-S2100。這個選擇一試成主顧,接下來的聽感便以此為據。相較高階綜擴,A-S2100Super合作的成果已令人十分滿意,同樣音壓下,最大差別是音場的前後層次靠近了點,音質與音色還是沒話說,絕無粗糙劣化,且各頻段水分極為充足。除了再生的質感極佳,聲音密度高、定位準、速度也夠快,若預算有限,A-S2100唱出的聲音夠您享受了。Yamaha的溫柔篤厚搭上Audiovector的精準寫實確實是很理想的組合。聽賈克路西耶三重奏那張「The Very Best of Play Bach」,A-S 2100能讓小書架發出清楚的大鼓噗噗聲與貝斯撥奏的顆粒,讓天生低頻受限的Super有了底氣,聽起來很是過癮。這種搭配下全面兼顧、能文能武的氣質教人不愛也難。仔細聽來,這搭配沒有明顯音染的那種甜味,而是越聽越有韻味的聲底,搭上對的擴大機,水分充裕,解析力強,音樂線條不會糊成一團,聽感舒坦。

想認識Super的高低頻表現力與音質之好,聽蕭邦的夜曲集是個試金石,這裡再介紹一張最近常聽的專輯,Buniatishvili演奏的「Motherland」(Sony 88883734622)。聽鋼琴獨奏的表現當然是Yamaha強項,搭配Super的全面表現力,有什麼問題?我聽Buniatishvili彈柴可夫斯基「秋歌」、德布西「月光」、史卡拉第「E大調奏鳴曲」、蕭邦「升C小調練習曲」等,Super唱出哪些特質?觸鍵彈性、琴弦振動感、泛音亮澤、從低音鍵到高音鍵的豐滿音粒,所有鋼琴獨奏需要的音響效果,這組合都罩得住。

至於下段延伸與量感如何?聽黑暗騎士電影原聲帶第一軌,330秒開始,一連串左右軌交錯混音的電子低頻,那股Punch感是少數大體型書架喇叭才能做到的,光這點就讓人相當佩服。再聽Nezet-Seguin指揮的聖桑「管風琴交響曲」(ATMA ACD2 2540),雖然它沒有極低頻,但低音弦樂的黏滯感與管風琴的中低音層次拉得出對比,也算實力一流。再者,A-S2100有頻段量感可調,若用家搭配上不滿意,也能輕鬆調出期待聽見的量感,我相信在大部份空間中,只需微調即可。

Super還有一大優點,便是有明確的「Articulation」(運音),這是音色正確的指標。什麼是樂器演奏的Articulation呢?就是演奏者如何使樂器發出聲音的個人技巧。譬如一位鋼琴家要讓觸鍵聽來清澈還是多些連綿,又或者小提琴要讓琴弓靠近琴橋多點還是靠近指板多點,諸如此類的演奏考量,會直接影響音質音色,這就是「運音」的奧妙,這項細節同時也考驗器材的暫態反應與細節多寡。Super能唱出演奏者的運音特色,這是它傳真細緻的證明,也能搭配擴大機調出不同的聲音韻味,著實是非常優秀的一對喇叭。

小資受薪族也能安心進場
聽過YamahaAudiovector聯手出擊,最佳推薦幾乎拍板定案。但最後的最後,竟然讓我找到更適合一般受薪族的器材選擇,聽過後更加篤定Super的實力,也證明它不僅能往上越級搭配,也可以藉由有水準的平價器材唱出好聲。究竟是哪台器材?答案是從訊源到綜擴全包的一體機,Rotel RCX 1500,這是另個極端。又輕又小的Rotel本身具百瓦驅動力,不論您是否覺得數值灌水,推起這對喇叭也夠用了。我將音量調到60-65左右,這音壓是可以接受的(一般小空間應該60以下就夠用),聽久了,除音質與密度無法與高價位器材比拼,其餘表現都在水準之上!聽「The Very Best of Play Bach」中的「義大利協奏曲」,快速齊奏處沒漏氣,中低頻仍然快速,不會沉悶慢拖。Super以快打快的功力真不容小覷,至於速度和緩的樂段,更能唱出Rotel這台一體機的中頻潤澤,音樂畫面也算穩重。整個搭配的定位感也不輸進階器材,甚至能聽見貝斯的滑音很清晰,彷彿可以看到手指挪移的軌跡。大編制場面的駕馭能力如何?您可以毫無顧忌地把二只喇叭向左右兩側拉開,得到很好的舞台感。聽Mravinsky指揮的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現場錄音(Dreamlife DLCA 7017),直接切到第四樂章,聽那嘹亮的銅管吶喊、侵略性的弦樂步伐,在在把音樂中的躁動表達出來,您會感到Mravinsky強勁地鞭笞列寧格勒愛樂,讓音樂熱血狂飆。這是聆聽Super的極簡法,您找到喜愛的一體機之後,僅需一條對味的喇叭線與電源線即可。十萬元內的新世代書架喇叭經典,小資族怎能漏掉Super 

以快打快,無比活生
總結來說,Audiovector的單體堅守兩大原則,把這兩件事做好就夠好聲了:反應快、低失真;整個喇叭的結構也都環繞著此一核心。能以正確的速度表現完整的聲波,活生的音樂就翩然降臨,Audiovector深諳此理,將之實踐於書架喇叭,就打造出Si 1 Super這般優秀的產品。好聽好看好搭,經典要素齊備,十萬元以內價位帶,如此聲音表現再過十年也不會落伍,尋求經典書架喇叭,何須厚古薄今?

專訪鋼琴家 Ingolf Wunder

訪問英格夫溫德(Ingolf Wunder)是個挑戰,因為他至今在台只有三片錄音流通,保留曲目的深度也還看不出端倪,十月十三日在史坦威鋼琴中心舉辦首度訪台記者會,本刊藉由會後專訪讓本地樂迷有更多了解其琴藝的機會,這篇報導就向讀者介紹溫德演繹蕭邦的思維,您會發現他對演奏的想法其實相當老成。

速度要節制,炫技適可而止
記者會現場聽溫德彈奏蕭邦的「降E大調夜曲,作品552」,有著他在錄音中的特色。溫德有那麼一種魔力,能在不同樂句間琢磨出淺淺的層次變化,即便是弱音部份的觸鍵,也是紮紮實實。這樣連接音符的技術,延伸到音樂的不同段落間,能達成前後連貫的自然聽感,不靠誇張的速度或力度對比來營造詩意,這是現階段溫德最拿手的詮釋方式。他賣的不是技巧展示,而是尋求詮釋的制高點,想辦法營造寧靜致遠的整體性。這種詮釋力在他蕭邦專輯的「幻想波蘭舞曲,作品61號」中也有明白的呈現,此曲結構複雜,如果不能在演奏中展現整體感,聽起來會令人摸不著頭緒,而溫德的詮釋正好能駕馭它,無怪乎當年蕭邦鋼琴大賽,他除了協奏曲演出順利奪獎,也得到「幻想波蘭舞曲最佳演奏」的獎項。

清新雋永的演奏風格如何得來?溫德認為有節制的彈性速度(Rubato)是關鍵之一,彈性速度必須是連貫、有機的,不能太放縱速度,這樣音樂才會有整體感,也才會聽起來自然,最好的彈性速度是讓人感覺不出演奏者有採取彈性速度。他的蕭邦錄音也有個證明,即是「平靜的行板與華麗大波蘭舞曲,作品22號」的第二部份(華麗大波蘭舞曲),在那段音樂裡頭,所有顆粒清清楚楚,直到最後五分鐘,雙手翻飛快意馳騁也不顯凌亂。演奏蕭邦必須把握一定的節奏感,那是他創作的一大基礎。

提到蕭邦的作品22號,溫德特別有感觸,這是他的愛曲。溫德認為此曲展現蕭邦一個很關鍵的氣質,是屬於個人的憂鬱氣質,「華麗大波蘭舞曲」的段落中,那許多美得令人心碎的樂句正是證據。不過這種憂鬱是優雅的,不是壓抑或絕望的,這分浪漫特性也是蕭邦音樂迷人的一部分。

關於錄音的種種
他期許自己不是「全集式錄音」鋼琴家,他只願意挑來電的、有感覺的曲目。畢竟蕭邦作品實在太多,敘事曲、圓舞曲、馬祖卡、波蘭舞曲、練習曲、夜曲、詼諧曲、即興曲等等,如果動不動就要端出全集,一來是太難,二來是無法保證演奏者對所有音符都有所感發,在這種狀況下,自然有可能演出品質下滑,所以他會避免這件事。不過他說有個例外,就是蕭邦「前奏曲」;蕭邦的前奏曲集往往被視作一個整體來詮釋,如果僅是摘取段落,音樂意念就難以整全。

最後,我請溫德從最近聽的蕭邦錄音選出三張,推薦給讀者,也不限年代與廠牌,他思考了一分鐘,最後選擇的是Raoul Koczalski演奏的鋼琴協奏曲(較難尋)、Adam Harasiewicz演奏的馬祖卡舞曲(NIFC波蘭蕭邦學會版)、Arthur Rubinstein演奏的敘事曲。他說「這些錄音不夠發燒,應該沒關係吧!」說到發燒?沒錯,溫德家裡也有音響,雖然他不太愛比較器材,但這裡不妨透露一下,他用USB DACRotel的擴大機(型號不確定),喇叭則是B&WCM10;想知道蕭邦大賽的贏家平常聽什麼聲音?這樣您應該可以想像個七八成了。不過他說他知道未來還有升級空間,所以這套系統目前還不是最終決定版,之後若有機會再訪問,一定要記得問他的音響系統升級到什麼境界。最後來聽聽溫德對史坦威還有DG錄音的看法吧!


溫德談史坦威鋼琴
關於史坦威鋼琴,我私下問了溫德,能否請他從鋼琴家的觀點比較Yamaha/Bosendorf/FazioliSteinway,他笑了一下,其實他不喜歡特別講出比較,免得誤會,不過還有一點特別原因:溫德與史坦威簽約不是因為有贊助經費,而是他向來就喜歡彈史坦威的琴,他認為史坦威是對鋼琴家觸鍵、運音(Articulation)特別敏感的鋼琴,能充分反應演奏者自身的特質,這才是主要原因。

溫德談DG錄音
身為DG旗下藝人,溫德有沒有感受到他們在古典專輯製作上有特別的「DG錄音風格」?他想了一下,認為在他這幾次經驗中,沒有什麼特別的後製秘方,總之就是「追求自然的聲音表現」與錄音時的實際聽感,就這點來說,當然與溫德的演奏風格自然相當契合,同時也證明以DG錄音來調整音響器材當屬合宜。

好物.Telos XLR 平衡保護蓋

Telos「調聲小道具」的調聲風格其實並不單一,聽過他家的降噪機、電源線、端子保護蓋甚至保險絲等,我能確定其產品調聲特點各有巧妙。這款新的端子保護蓋只是XLR保護蓋這麼單純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焦點:
1.繼續貫徹「內調聲、外隔絕」思維,同樣經過QBT與超冷處理工序,但用料更多、份量更重、聽來更有感。
2.去除噪訊,讓背景寧靜,相對拉出音樂立體感,找回高頻潤澤、強化中頻層次、提昇低頻彈性。

建議:
1.不會挑器材,但建議用家先嘗試一組即可,因為一組就很有效。並且建議先用在訊源,便能明確聽出此產品調聲方向。
2.若覺得現役系統中頻悶、低頻拖的話,可以此小道具輔助,但根本上還是別忘了調整空間與擺位。


說到調聲道具,大致上我會將調聲風格分作兩類,一類是「有針對性」的改善,一類是「雨露均霑」的整體加分。例如有些線材針對高低頻、有些墊材針對結像凝聚力;至於近來的電源處理類產品則是針對不必要的雜訊,排掉雜訊後能讓系統整體提昇,所以屬於一體適用,較無偏頗表現。不過,笙凱的保護蓋處於兩者之間,它確實是針對雜訊而來,但也讓人聽出調聲重點,頗有意思。

XLR保護蓋只差在端子不同?
之前推出的RCA保護蓋(請參閱305期「音響實戰經驗」報導)與這款XLR保護蓋同屬第二代保護蓋,因此製作思維全然相同,有遠紅外線墊片,同樣也經過36小時超冷處理,原理不再贅述。差別在於工法升級,XLR保護蓋出廠前經過199小時QBT,比RCA版多100小時,熟化頻寬也改為0-100kHz,每3.5秒掃描一次,讓它具備「一插上就有感」的高度表現力。不過別忘了,XLR端比RCA端來得大,所以這款保護蓋用料也更加厚實。意思是什麼呢?這樣講好了,若RCA版是「一組就有感」,XLR版則是一組就「超有感」。先說結論,用在訊源上效果最好,實驗起來,能明顯協助高頻收斂火氣並提昇低頻Q度。

各種實測聽感
評測器材與軟體皆為本期器材評論所用,以Esoteric/Tannoy組合來說,原本高頻已然乾淨直接,以兩顆XLR保護蓋隔絕雜訊後,才發現原來還是有不少雜訊竄入高頻,加上保護蓋會讓聲音更乾淨,也增添些許潤澤。再聽爵士鋼琴三重奏「The Very Best of Play Bach」,高頻泛音的毛邊柔順了,中頻的鋼琴觸鍵與Bass顆粒也都更飽滿,至於低頻則唱出更多厚度與彈性,整體聽來是多了幾分柔軟與穩重。

此外,同搭配聽Veress的「四首川索凡尼亞舞曲」(ECM 465 778-2),該弦樂團配置緊密,原本聽來解析力已很高,加上保護蓋才發現Tannoy喇叭的解析力竟然還可以再上一層!尤其是左側音場的小提琴部,分離度加分,右方的大提琴聽來也更雄渾,畫面感十足。如果覺得錄音悶,別誤會錄音,可能是器材潛質還沒發揮徹底;要解悶,先試試笙凱的XLR保護蓋吧!

這款產品使用在耳擴上的效果也很確切,以RudiStor DAC-X3測試,第一印象便是其原有的濃郁中低頻表現不變,卻能唱出較凝聚的聲線,也給出更明確的低音樂器收束感,確實有效。

高價.in-akustik LS-2404 喇叭線

in-akustik的製線理念可說極度擇善固執,工法幾乎公開,尤其高階線材,永遠就是那不變的八大要點,差別僅在用料與精度,而且這個牌子還告訴市場一件事:高階線材不見得等於高攀不起。in-akustik負責人本業就是銅礦採集相關,從源頭就能取得優質材料;當然,不能因為他家與製銅業者關係密切就說他家金屬導體純度最高,但其進貨成本比多數廠家都容易控制,價位也就相對平實不少。接下來,讓我從八大要點切入,帶您看懂LS-2404(以下簡稱2404),您便會了解這對旗艦喇叭線除了價格有優勢,技術與聲音也真有好幾把刷子。

解碼2404,八大要點從一而終
只要是線材,必然講究導體材料、冶金技術、編織排列、屏蔽包覆等工法;從頭說起,還是要從金屬品質開始,2404採取高導電率無氧銅(原廠未公開實測數據),而型號裡的24表示它用上24股銅線,這24股全都圍繞著中空PE(聚乙烯)管整齊排列。第二,每股銅線都是多芯線,正如之前的旗艦LS-160316股多芯銅線,2404就是老老實實的24股,您從外觀就能數得出來。沒錯,有幾股線,眼睛都看得見,因為他家第三要點就是採用PE編織網,固定線身,也能協助吸收極輕微的振動。第四,每股銅線都是漆包線,能藉此降低渦流效應。第五,每股銅線內部也都圍繞著非常細的PE管排列,呈同心圓狀,也確保每股等長,有利訊號傳輸。第六,線材要確認導電效能,讓擴大機送出的電流能盡量完整地送至喇叭。第七,除了導電效能,還要確保傳輸速度,讓銅線的傳輸速度能夠媲美其他金屬導體。第八,雙層PE絕緣法。咦,雙層PE絕緣是很厲害的意思嗎?

不,雙層PE不厲害,厲害的是他家懂得在雙層PE間加入巧思。許多線材廠都認可空氣是最佳絕緣材,但是用空氣絕緣實在太難了,所以in-akustik用了「發泡型PE」當作內部第一層絕緣,也就是有部份PE、部份空氣,相對提昇絕緣程度,有了這第一層發泡型PE,外面才再包覆第二層「實心PE」,徹底絕緣。八點講過,您應該能理解了,2404的「24」代表線身有24股多芯銅,「04」則表示它有4層包覆,漆包線是第一層,接著有兩層PE絕緣,最外層是PE編織網。仔細看下來,這條線還真「硬派」,基本上只用兩種材料啊!銅與聚乙烯聯手出擊,這樣的聲音表現究竟如何?

無懼照妖鏡,初試啼聲就有感
本期評測的Tannoy/Esoteric搭配可謂中性敏銳的照妖鏡,線材個性如何,接上比對便知;參考軟體為Tennstedt指揮的馬勒「第二號交響曲」(LPO 0044)與BrucholleriePaumgartner共演的莫札特「第廿號鋼琴協奏曲」(Denon COCQ 84274)。此二張軟體有動態、量感、數種樂器質感以及人聲的考驗,足以測試喇叭線的特質。首先當然是拿in-akustik自家的入門喇叭線5022404對比,為何?因為502這對喇叭線是我慣用的參考線,它表現中性均衡,無論高階低階器材,都能發揮一定水準,聲底癖性不強,也算聽得熟稔;最重要的是,當初讓我以為in-akustik有摻銀的就是這對喇叭線,速度明快,細節多。

換上旗艦2404一比,升級感當然相當明確,2404在哪些方面明確提升?初試啼聲有五項明確的優勢:量感、規模感、速度感、紮實感、形體感。整體來說,聲底耐聽厚實,沒有明顯的調味。除了前述五項,若您喜愛有彈性的低頻,這條線肯定不會使您失望。聽莫札特「第廿號鋼琴協奏曲」,指揮給低音提琴很大的發揮空間,第一樂章開頭齊奏就有非常Q彈的表現,中低頻快又有力,音樂律動清楚,鋼琴獨奏部份則是毫無意外,既有飽滿的音粒,也有明確的觸鍵,速度感絕不含糊。在馬勒「第二號交響曲」最後磅礡的合唱段落中,所有該呈現的細節都沒有漏掉,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動態大規模中,聲音融合感很好,除了歸功於指揮的統馭技巧,也該歸功於喇叭線能完整傳遞綜擴送出的電流!

鋒芒不畢露,多數空間都可搭
維持同樣的前後端組合,另將擴大機由Esoteric I-03換上本期陶主編評測的Zesto Audio前後級作為對照,那是一套聽感明朗、不走老聲的管機,其中低頻層次強,也考不倒2404,反倒是管機高頻些許的柔邊,讓我注意到2404在高頻的特徵:若系統原本的高頻表現屬於中性,搭上此線會顯得柔韌,如果原本高頻偏軟質,搭上此線會多了綿延。這對喇叭線就像楷書名家揮毫下筆,筆鋒會收斂起來,但墨汁用得飽滿,線條邊緣也留得很清晰。簡言之,此線量感強,但空間傾向硬調者也無須煩惱高頻噪耳,反倒要留心化解低頻駐波。

分別再聽過一套「巴哈無伴奏小提琴」(Parnassus PACD 96009/10)與鋼琴獨奏專輯「Motherland」(Sony 88883734622),專注於高頻聽感,我便懂了這對喇叭線為什麼整體融合感強,原來它有銀線般的速度感,卻沒有突兀的高低頻比例,同時保留錄音中豐富泛音的魅力。消費者無須迷信銀線的高頻美質,2404可以用聲音告訴您,只要製作夠精良,銅與聚乙烯的組合可不會輸給銀的優勢!再試過幾個器材組合,最後提出一點。無論換用哪種個性的擴大機,2404的形體感都很棒,舞台也能塑造出足夠的寬度,但是2404對於音場深度著墨較少,嗜好音場縱深的用家需要靠訊源與擴大機來調配了。

究竟划不划算?
2404容易搭配,能夠完整發揮擴大機實力,也非中性無味者,高頻帶暖、中頻飽滿、低頻自然,不愧旗艦之名。而且,有哪家歐美線材名廠的旗艦喇叭線願意開出不到台幣廿萬的定價?一分錢一分貨,叫做實在,如果一分錢能買到不只一分貨,叫做划算。in-akustik LS-2404是實在還是划算?請您親自聽聽看吧!

好物.Tannoy Definition DC10 Ti

這對喇叭直接無隱的個性會讓人又愛又恨,愛的人必是懂它那不添加香精味素的美好,恨的人可能分成兩種,一種是駕馭不住高頻,另一種則是把聲音調好之後,恨不得能一直聽下去。

焦點: 
1. 音質乾淨,聲音直接明快,音色與空氣感等錄音細節都很明確,請您試著聽聽這對喇叭唱出的「鮮明空氣感」。 
2. 維持同系列聲音特色,亦即「中性又富亮澤的聲底」,搭配反應快捷的單體,絕對有唱出活生音樂畫面的實力。 
3. 音質與音色精確,量感與暫態俱優,這對喇叭能輕鬆面對各種音樂,只要搭配對的擴大機,絕對不怕軟腳。 

建議:
1. 官方建議擴大機功率是30-250瓦,若您是管機愛好者又喜歡動態大的音樂,建議擴大機功率還要再提高些,避免音場有所限制,或是無法應對中大編制音樂的動態。 
2. 調聲必須費心點,訊號線、喇叭線自不待言,前端器材自身個性與電源線配合也很重要;另外,喇叭端子接法也需留意。 
3. 擺位可以向兩側拉開,適度利用反射音營造音樂畫面,避免直接聲波能量太強,導致久聽疲勞。



今年八月十五日,在音響展會場採訪Tannoy出口銷售經理Martyn Nash,當時他預告新款Definition喇叭很快就會抵台,這個月試聽的就是從Definition DC10 T升級而來的DC10 Ti落地喇叭。Definition DC10 Ti順理成章地延續品牌精神,也就是不斷應用最新研究成果,讓聲音表現更好。Nash很誠實地告訴我,嚴格說來,這對DC10 Ti並未應用最新研發成果,他反而請讀者期待真正的最新技術,因為原廠打算將最新技術直接放進平價入門系列「Revolution XT」。這篇器材評測無意再重複讀者容易查閱到的資訊,本刊311期有劉總編的原廠專題報導,非常深入淺出,此對喇叭所有技術細節都可於該專題查到,若想快速了解此系列沿革與聲音大方向,建議讀者參照本刊248255298三期,都有詳實評測。既然如此,這篇器材評論還要寫什麼?在簡單帶過喇叭特徵後,就寫各種搭配過程與Tannoy喇叭給我的調聲收穫。

升級兩大重點,分音器與底座
讀過原廠說明,這對喇叭公開的技術賣點當然要點到雙同軸單體、差異性材料技術、超低溫處理過的分音器(機內配線仍是鍍銀無氧銅與純銀線二種)、五路喇叭端子等等,這些都是讀者已經知道的。我甚至假設箱體內部補強結構也沒有更動,因為喇叭造型與內部76公升的容積都沒改變。另外,單體作法似乎也沒變,一只10吋雙同軸單體加上一只10吋低音單體;Wideband高音單體是鈦振膜與鬱金香導波器的組合,10吋單體同樣是紙盆振膜,並且都有雙重纖維懸邊輔助。看來應該還是我印象中的Tannoy Definition聲底。

說實話,消費者可能覺得「都沒啥變幹嘛改款?」不過也請您換個角度想,如果內部作法已經夠好了,為什麼要去改已經夠好的部份?把心力放在其他細節才更合理不是嗎?這次聆聽DC10 Ti,我認為內部幾乎維持原案是正確的決定,因為箱體配合單體唱出的量感、平衡感、清晰感仍是一流,那趨近於無染的音質正是箱體共振極低的成就。根據Nash所說,DC10 Ti改款重點在於升級分音器與新款底座。分音器是選料再上一級,分頻點、靈敏度、頻率響應則維持原本數據。至於改過的底座是讓用家更好調整,同時也與箱體銜接得更完整,再度強化低頻表現。Definition系列原本設計的初衷之一就在於希望讓聆聽者感受到更完整的下段延伸與量感,這番改款,自然也是在同一條路上精進。說起規格,最後不免注意到原廠推薦的擴大機功率,果然也跟前代產品一樣,是30-250瓦,於是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先用社內那台只有25瓦的管機推推看再說!

第一要點:鮮明的空氣感!
本次評測統一以Esoteric K-05當訊源,不經過升頻處理。打頭陣那台25瓦的參考管機是Consonance M66,暖過一個上午,正要開始聽就到了社內午休時間……既然如此,我把自己關在試聽間用小音量聽總行了吧?沒想到這一聽還真聽出心得來,小功率管機照樣有可聽處。我先聽由義大利弦樂四重奏團演奏的「德布西、拉威爾:弦樂四重奏」,結果小音壓下,也有清晰的聲線起伏,展現出這對喇叭的中頻靈敏度。雖然整體弦樂合奏的紮實度還唱得不夠理想,但在德布西四重奏的第二樂章撥奏可聽見四把提琴的音色表現有模有樣,只可惜形體不夠清晰,想來是這台入門管機的控制力還不足以同時駕馭二只10吋單體。再聽到拉威爾的四重奏,第二樂章的清爽感與第三樂章的連綿韻味對比營造頗成功,音質聽來也舒坦。在這小瓦數、小音量、小編制的條件下,弦樂器抖音與聲部間彼此呼應的效果都有穩當表現,雖然還不能發揮DC10 Ti的實力,但已能夠聽見其潛力。接下來讓我們破除這台入門擴大機的天限(形體感、失真、動態不足),看看DC10 Ti全頻段表現力。

那麼便從熟悉的擴大機聽起。首先換上超額供電的Bladelius Thor MK3 Novitas,控制力一上去,雙同軸單體「鮮明的空氣感」就到位了,聲音聽起來更顯鮮活自然。同樣一張弦樂四重奏專輯,只要一聽過對比,肯定立即感受到形體與控制力都更上一層樓。這樣搭起來,當然聽得見Thor一貫的飽滿氣力,重點在於,當擴大機展現控制力,DC10 Ti的個性也同時更明確,一言以蔽之,就是Tannoy賦予它那中性又富亮澤的聲底。

Tannoy調音訣竅在此
內行的讀者應該已經看出我前面那句話的用意,中性又富亮澤有什麼考驗?聽弦樂亮而不刺,換唱銅管會不會破功?來考考看便知。聽Art Pepper主奏薩克斯風的專輯「More for Les」,聽到一半,實在有點疑惑,莫非Tannoy這回「落漆」?高頻有點噪耳,怎麼會?這是我第一次聽Tannoy喇叭聽到覺得高音好像越來越緊迫盯人。我的理智在棒喝我:「不!雙同軸單體不應該與刺、噪劃上等號。」若站在Tannoy工程師與喇叭設計者的角度來思考,我會希望做出「高頻聒耳、不耐聽」的產品嗎?更何況售價如此?高頻能量足、延伸好,不代表聽感應該過份刺激,若然,該如何尋求正確的調音方式?這裡我得說個「調聲手段」,其實這方法我之前也試過,沒想到用在他家雙同軸單體身上,差別竟是如此明顯。究竟是哪招?不再賣關子,答案就是「喇叭線怎麼插」。是的,擴大機沒變、訊源沒變、空間沒變,如果您不打算換用線材,可以試試不同的插法。

當時搭配如下:訊源K-05給綜擴Thor的訊號線用Centaur Audio 2S,喇叭線用in-akustik LS 502,按照預想,聲音應該是中性偏一絲絲溫和的聲底才對,in-akustik速度快歸快,卻不是高頻外放的聽感。問題究竟出在哪?確實,若用社內那對ProCo Power Plus喇叭線來調聲可以直接解決問題,但如果用家喜歡原本線材的個性,尤其是反應迅速的喇叭線,空間又不想再調整,那怎辦?

請把目光轉向Tannoy喇叭的招牌五路端子。除了接地,這對喇叭的端子有LFHF二組,原本我將喇叭線接在HF上(沒有拆下原廠跳片),高頻量感稍多,導致聽銅管演奏太刺激,同樣一對喇叭線、同樣器材搭配不變、聆聽座位與空間也沒有重新處理,只是把喇叭端子雙雙改接至LF(還是沒有拆下原廠跳片),高頻在某個頻段特強的共鳴就此消散,又回到聽感舒適的Tannoy聲底了。

若您空間硬調,能改的調聲設備有限,第一步請先試試讓喇叭線端子雙雙接到LF上。真的不行,再調整府上線材。說到線材,為了收斂高頻,又要保存音樂的飽滿能量,再度取出老田的JungleNo Name搭配,Jungle放訊源、No Name放綜擴。這樣一來,聲音就對了,為了追求多些中頻厚度與音響性,我將喇叭線換成本期評測的in-akustik新款高階喇叭線LS 2404,音樂的規模與中頻寬厚程度都再提昇,最後線材就選定如上搭配。

見山總算又是山
回頭聽銅管,好不容易鬆了口氣,同一張Art Pepper專輯,無論是第2軌「No Limit」或第6軌「Over the Rainbow」,管樂器空氣柱的質感逼真,整體聽來,中低頻速度也夠快,適度外放的高頻不再噪耳而明亮依舊,管樂器吹奏時抖音的細微變化正如弦樂抖音那般細緻可辨,令人深深感受到真實演奏細節有多麼重要。我相信這種聲音表現才傳達出這對喇叭的精神:要做讓人聽見音樂細節的詮釋者,儘管資訊量多,也要耐聽;正確的音樂細節,就是好聲的源頭。

DC10 Ti能讓人捕捉旋律的起伏之美,可是我還得提醒您再注意一處,便是樂句「收尾處」,以爵士樂測試尤其如此。腳踩大鼓的收束感必備,再度以「More for Les」來說,請細聽Pepper那薩克斯風吹奏是如何戛然而止,速度感對了、頻段分佈也對的話,每個樂句結束時,那股精彩的活生感都讓人不由得再次嘆服。

回頭聽第一張弦樂四重奏,前面有的優點這裡也有,並且越聽越能感受這對喇叭的透明質地,DC10 Ti確實擁有中性又富亮澤的聲底;只要調整與搭配對味,中小空間也能感受到其迷人處。當然,以一般音量聽小編制演出,DC10 Ti絕對勝任愉快,以線材調音也不至於棘手。若非為了評測其表現力,我相信它絕對能夠讓人輕鬆聽音樂,只是身為評論員,不去挖它潛力,總嫌不夠過癮。 

Esoteric綜擴搭配的理由
接著換上Densen B-130+,暖味近於管機,可是它偏生又帶著微微豐潤寬鬆並有透明感的聲底,原本聽M66需要稍微注意才能聽見的細節,在Densen上很輕鬆就能帶出,無論是弦樂毛邊或者管樂器明確的氣柱質感皆然。至此我不再懷疑DC10 Ti唱出音樂該有何種質地的能力。在這個搭配下倘若真要挑,我會說「音樂走向太柔順」,顯然這是消費者的取捨了。Densen的美質調聲在高頻稍有修飾,確實好聽,不過解析力則不特別佔優勢,但其好處在於中高頻的軟質恰能與Tannoy稍外放的走向調和。

在幾台擴大機搭配後,我期許代理商送來搭配的Esoteric I-03能成最後定稿的夥伴,但它必須滿足幾個條件,首先,音質與音色絕不能遜於先前搭配者;其次,剛剛想聽見的優點一個都不能少,速度、層次、解析力、聲音細節等,我希望這台綜擴搭上DC10 Ti不會顧此失彼。系統接好,把訊號線換成DC Cable JAZ-8235平衡線,整體聽來聲音清晰紮實,與Tannoy追求乾淨的現場還原態度相當契合。擔心不夠溫潤?不會的,I-03這台綜擴並非您想像中「乾冷硬瘦、過於解析」的性格。儘管稱不上水分四溢,各頻段倒是都有一定厚度,舞台也夠寬大,這個器材組合要調聲的話,從電源線、訊號線著手,應不難得到中性又耐聽的聲音。兩張測試軟體不變,繼續聽下去。果然,它有著高度透明感,更有高低兩端延伸細節,喜歡把音樂細節聽到盡的朋友,您會懂Tannoy常與Esoteric一同出現不是沒有道理的!Esoteric的訊源加上綜擴可以兼顧喇叭細緻與厚實的表現,妙。

請別誤會那只低音單體的用意
聽這套EsotericTannoy的組合,前述要點都過關,最後我想要聽見DC10 Ti在大音壓下的頻段分佈與動態是否也那麼有說服力。不過,在講述聽感前,我想先請讀者注意一下,這對喇叭的能量強悍,也有一只獨立的10吋低音單體負責30-200Hz,您或許會以為這是為了讓低頻吞吐兇猛,但並非如此。30-200Hz的頻段範圍將近有三個八度,如果這個音程內的能量都很洶湧,反而會掩蓋到高頻細節。低音單體的重點在於它只需傾力負責200Hz以下,所以能得到優秀的低頻控制力,這樣講,您應該就懂了,其用意是強化延伸,並給出「適中」的量感,不會下盤緊縮、也不會低音轟鳴,簡單說就是它的本性「很鑑聽」。這樣的喇叭,唱起澎湃的音樂會如何?

請出C. Kleiber指揮維也納愛樂的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那不斷變換油門的第四樂章聽起來就是爽快至極,速度與動態不見潰散,齊奏在正確拍點上起落的震撼力非常能說服人。對了,第四樂章好像太常被拿出來測?聽這張貝多芬,請別放過第三樂章,弦樂部連續的八分音符對位音階(141小節開始),又要快又要飽滿,正是暫態反應、活生感、音樂量感的最佳展演。這個段落由DC10 Ti唱來,上至小提琴、下至低音提琴,絲毫不軟腳,每個音都鏗鏘有力得很!樂句鮮活,完全展現Kleiber的舞台魅力。我已經試圖將動態催到耳朵能忍受的極限,還聽不太到失真,哎,這套搭配真有好幾把刷子哩……

一套系統要音響性與音樂性兼具,談何容易?聽過最後一張器樂CD,我總算可以定稿了,我聽一張眾星雲集的曼陀林專輯,「Between Worlds」,由Avi Avital領銜演出。半年前我在「主筆的CD」欄目介紹這張專輯時說「曼陀林勾彈的甜潤質感,飄忽淡出的尾韻,輕鬆又舒坦」,這份聽感正是我認為一套好音響應該要給人的感受,DC10 Ti在線材搭配後,也能徹底達到這個期許。為什麼音響二十要的前兩項是「音質、音色」?因為那是一套系統的立足點,從音質與音色出發,聽過所有需要評測的項目後,還是必須回到這兩項,確認究竟耐聽與否。DC10 Ti搭上Esoteric前端器材,有著敏銳的聲音辨別能力,更重要的,就是那自然輕鬆的聽感。不信的話,請切到這張專輯第10軌,改編自皮亞佐拉的「賦格與神祕風」,不僅形體比例漂亮,樂器此起彼落的喧鬧也相當傳真,聽起來簡直像是聽者與舞台沒有隔閡,這聲音實在讓人滿意。

值得最好的對待
我得說這對喇叭並不容易調聲,它確實敏感,很能反應前端器材特性,但在一般中小空間裡,如何駕馭其量感是個難題。我曾經以為這對喇叭就像之前聽過的Prestige GR系列作,是輕輕鬆鬆就能唱出寬鬆感的喇叭,結果器材搭了一輪,才懂EsotericTannoy常常聯袂出席不是沒道理。別忘了,DC10 Ti的潛質不小,用家還得花心思去調配線材啊!總之,這對喇叭需要細心對待,待到調出滿意的聲音後,您會認為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紀錄.癖

被華納收購後,EMI 7243 5 66994 2 7,這個編號就進入歷史了。泛黃的紙張邊緣、逐年磨損的內頁、透明塑膠殼,每個實體細節都將沉積在記憶裡的角落。

每個月都會與本刊主筆司徒先生魚雁往返,確認稿件內容,上個月一面確認,一面閒聊起來,信中提到自己的一個癖好,應該也算是戀物癖的一種;說好聽是「雅好」,但應該也會有人認為這是「怪癖」,那便是我會去「聞」CD的內頁小冊。這個癖從何而來?從2003年買了一張歷史錄音開始,那張CD來自EMI出版的GROC世紀原音系列。 

秘香
那張小提琴歷史錄音是由當時年方十六的小提琴家曼紐因獨奏、作曲家艾爾加親自指揮的「小提琴協奏曲」經典名盤,也是曼紐因早慧的紀錄。初次接觸這張CD,不免要讀國內發行附上的小冊中譯。(當年該系列發行幾乎都有附上中譯,用心程度令人懷念,CD銷售也差不多在那些年開始大幅下滑。猶記得這一片是在捷運台北車站八號出口外的大眾唱片行二樓古典區所購得。)讀著讀著,覺得有股奇異的味道,聞來聞去,發現原來不是幻嗅,是來自手上那張已經泛黃的中譯紙張。

這確實新鮮,那種味道真難形容,無法用食物或者什麼常見的氣味來比擬,總之,那是股聞起來類於圖書館古書群發出的陳年氣味,通常會伴隨破碎的紙片、斷裂的書背編線,可手上那張紙又沒有聞來使人過敏不適的塵蟎,還帶有一點類似香水的「木質香」。想了許久,應該是當初印刷的紙質與印刷的油墨兩相配合所致。但我收藏的同系列其他錄音,內頁都沒有這個味道,對照之下赫然發現,關鍵應該是出在「泛黃」的紙,就只有這張專輯中譯用紙是泛黃的。或許當初這批紙張存放在濕氣較重的地方,老化得比較快、霉味再跟油墨起了作用才會如此的吧?

從那以後,我每拿起新購入專輯的內頁,都會翻開聞聞,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大癖好;但這麼多年來,始終只有那麼一片專輯能給我這個驚喜。很可惜的,氣味分子也終究會消散,所以當初的那氣味,現在也逸散得差不多了,僅留下泛黃紙張與油墨的味道。

磨損是存在的痕跡
可惜我不是黑膠收藏家,否則這個「癖好」說不定還能發展成一本書,專門記載不同版位的封套氣味、甚至不同二手黑膠店家獨特的氣味。唱片就是這樣有意思,讓音樂凝固在載體裡頭,也以其實體特質讓人津津樂道、難以忘懷,過往載體抵抗數位潮流的方式或許要屬這「物質性」為首,正因會磨損,才更彰顯收藏的價值。先別提聲音表現,視覺、觸覺、嗅覺無疑有著數位檔案無法取代的魅力,畢竟真實的觸摸也是人與音樂產生連結的一種方式,同樣會觸發我對特定聲音的記憶與想望。有了實體,就有歷史,有了歷史,才能懷舊;那分懷舊感不也正是藝術迷人的一部分嗎?

2014年10月23日

2014 鋼琴獨奏專輯推薦與雜談

今年聽到優秀的鋼琴獨奏專輯非常多,趁著手邊沒有欠稿,趕緊來分享最近聽得特別勤的幾張。

1.
首推今年發行、由喬治亞鋼琴家Khatia Buniatishvili演奏的「Motherland」(Sony 88883734622),想來想去,這張還是優先推薦,畢竟我們的網路主編李大寶也被這張迷倒了。而我自己呢?買了CD還不夠,人生第一次在HDtracks.com消費也是獻給這張專輯,CD已經夠好聽了,24/96高解析的完滿聲響更是迷死人。如果用音響迷的角度來描述這張專輯,我會說它聲音就像Yamaha的擴大機(其實這張專輯是用Steinway鋼琴),中高頻水分充足,琴音亮澤豐美迷人。要細節?沒問題,連踩踏瓣的聲音都聽得到。不過這張專輯的亮點還是在於選曲可愛動聽,並且詮釋起來非常魅惑,觸鍵飽滿之餘,簡直能聽到獨奏家Buniatishvili的熱情毫無保留地傾瀉到鍵盤上。

從第一軌巴哈的「Schafe können sicher weiden」(Sheep May Safely Graze,有多種中譯,此處從簡省略)開始就能聽到豐腴的鋼琴顆粒,儘管聲音是豐腴的,音樂唱起來可是相當精巧,不會有聲音混濁之虞。這位鋼琴家幾年前在李斯特獨奏專輯就讓樂迷知道其實她很有想法,回到一張以小品為主的專輯,這點也沒有改變。無論是專輯中的巴哈、韓德爾或者史卡拉第,她都以流暢清晰的旋律主導聽覺,相當容易入耳。待到第二軌,柴可夫斯基的「秋歌」,配合鋼琴聲響特性,Buniatishvili彈起來,並不是枯淡蒼白的秋天氛圍,而是一整片色彩紛呈的秋楓。換個心情,第六軌跑出Ligeti的「Musica Ricercata No. 7」,既似追逐又似極簡主義的左手快速音型彈得熱力十足,結構簡單,聽起來卻很動感,就算單純用來測試音響的暫態反應也能聽得津津有味。其感性手法對上蕭邦如何?

俄羅斯鋼琴學派宗師老紐豪斯(或譯涅高茲,Henry Neuhaus)曾在日記裡描述窗外細雨讓他連結一首蕭邦練習曲的感受,那首練習曲並不是蕭邦廣為人知、有著花腔般旋律的作品,卻是考驗演奏者鋪陳浪漫情緒功力的曲目。聽Buniatishvili演奏該曲目(作品25之7),升C小調淺淺的哀愁唱得低迴,伴奏音型的點綴就像雨滴點點打下。曲中間歇出現的快速音階聽起來真是濃烈,這份演奏的鋪陳算是成功的;妙的是,這曲蕭邦後面接的是史克里亞賓練習曲(作品2之1,是不少鋼琴家的安可曲),同樣延續升C小調的特質,成功地將兩位作曲家連結呼應,簡直要把人拉回到上個世紀去。這張專輯還有很多可以提,但再怎麼說都比不上直接聽,這張是目前為止,我最推薦的年度鋼琴獨奏專輯發行。

2.
說得太多了,換一張提提。剛說到柴可夫斯基的「秋歌」,今年ECM也推出一張鋼琴獨奏,就叫做「Piano」(ECM New Series 2342),是誰擔綱演出?是指揮家鄭明勳。或許音響迷很熟他指揮的聖桑「管風琴交響曲」,但您可能不知道他早年也有不少鋼琴演出活動,他可是在柴可夫斯基國際大賽得過第二名的實力派,當年參賽曲目之一便是那首「秋歌」。有趣的是,或許出自錄音特色、又或者出自演奏特質,「秋歌」由鄭明勳彈來就不是熱情秋楓了,反而充滿迎向冬天的靜謐,與前述Buniatishvili形成強烈對比,參照著聆聽,趣味十足。這張「Piano」也是小品輯,曲目清單網路都有,此不重複。值得注意幾首,可以明確聽出鄭明勳在鍵盤上的控制力,德布西的「月光」,觸鍵靈敏,聽起來相當纖巧,高頻泛音細膩,舒曼的「夢幻曲」亦同,穩穩的口吻,控制聲音的長度與留白的幅度,是大師手筆。舒伯特二首「即興曲」(降E大調與降G大調)猶如練習曲般的連續音階也在他指下拉得很長,層次分明,觸鍵的質感也很清爽耐聽。更使人意外的是專輯最後一軌,莫札特的「小星星變奏曲」,近年來比較少有人錄音,鄭明勳彈起來只讓我想到一句話:大師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3.
接著再說一張青年才俊鋼琴家,來自英國的Benjamin Grosvenor,神童出身,現為Decca旗下藝人。這是一張讓我自己棒喝自己的翻案專輯,值得一記。之前在YouTube聽過他演出,印象不錯,但沒有特別追蹤。今年出的「Dances」(Decca 478 5334)專輯讓人注意,專輯概念來自布梭尼(Ferruccio Busoni)的書信,讓各種有舞蹈性格的曲目交融(從這個角度來說,布梭尼應該也很適合當編輯、想專題吧…)。選曲陣容真夠華麗,不在話下!從巴哈的「第四號組曲」(其Partita多採舞曲架構)、蕭邦與史克里亞賓的舞曲、Granados少有人錄音的「詩意圓舞曲」以及更少人錄音的華麗版「藍色多瑙河」(為Schulz-Evler改編),光看曲目就讓人大呼過癮。炫技於他幾無難度,左右手翻飛來去,聽得很過癮,初次聽完專輯,只對一件事情有意見:這哪裡是巴哈的「Dances」?

後來我去找了之前沒聽過的Grosvenor獨奏專輯(收錄蕭邦「詼諧曲」那張Decca 478 3206),Decca還真把他錄得活靈活現,對鋼琴的「運音」還有收尾的彈性都捕捉得很完整,所以能聽見Grosvenor對樂句的塑造以及觸鍵收音的彈性都非常迷人。注意到這層效果後重聽「Dances」的巴哈「第四號組曲」;果然,如果不特別要找出律動感強烈的「舞蹈意念」、把注意力放回觸鍵與樂句塑造本身,反倒少了預設立場,聽見這位鋼琴家的演奏樣式原來很是澄明,層次與彈性都讓人願意一聽再聽。這樣的巴哈讓我想到著名的「夏康舞曲」(BWV. 1004終樂章),聆聽者與演奏家都必須面對同一個問題,巴哈的舞曲真的是用來跳舞的嗎?開放式問題是也。

(PS. 說到Granados這首「詩意圓舞曲」,曲子不長,難度也不大,可惜錄音少。妙的是,通常有錄這首錄音,都是品質有保障的錄音,甚至發燒廠牌Tacet也有。目前市面上,鋼琴獨奏版本比較少,吉他版易尋許多。不過今年卻有兩張專輯都收錄該曲目,一是「Dances」,一是本土演奏家蔡明叡的演出,「想念的季節」(金革,18770278),其觸鍵柔軟動聽,由「雅砌」錄音室操刀,聲音錄得清楚飽滿,初聽便很動人,目前聽得還不夠熟,僅此一提。)

4.
前幾天不知為何,腦海裡突然想起蕭邦的降E大調「夜曲」(作品55-2)。印象中現場聽過最好的演出是本地鋼琴家陳毓襄女士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出(比她在奇美發行的專輯更加動人!)。於是便拿出陳毓襄的老師演奏的版本來複習。陳毓襄的老師是哪位?就是Ivo Pogorelich,近年來詮釋風格特異獨行,樂迷評價漸趨兩極,不過80年代的蕭邦錄音還是相當經典,尤其是我個人相當推崇的「前奏曲」。他錄下的這首夜曲相當有說服力,當年他在蕭邦鋼琴大賽也在台上演出此曲。他沒有那種把鋼琴弄得猶如調色盤的魅力,但是控制觸鍵力道收放的技術真是一流中的一流。大花版的專輯(DG 00289 477 8618)同時收錄貝多芬「第卅二號鋼琴奏鳴曲」、舒曼「交響練習曲」與幾首蕭邦短曲,這裡就提他在夜曲裡的表現。Pogorelich做了什麼事?我也不知道,但是每個音符的呼應銜接都很漂亮,左右手分離度很高,樂句與聲部層次清清楚楚,旋律線很長,長到整個曲子都像是不用換氣那般。加上他原本拿手的戲劇性塑造能力,整首六分鐘的夜曲聽來竟有敘事曲的規模,除了動態變化沒敘事曲的跨度,張力的變化相當有說服力。

(PS. 最近剛好在試聽幾條電源線與擴大機的搭配,才發現這張專輯開頭的貝多芬奏鳴曲,竟然非常考驗頻段分佈與整體表現。如果沒唱好,聽起來就像是左右手音色不協調一致,甚至有金屬味,Pogorelich的傲氣是有的,但聽這份錄音,不應該有刺耳的聲音。)

5.
對了,既然剛提到布梭尼,便來提一張特別的專輯。錄音細膩的MDG旗下有位實力派鋼琴家,Claudius Tanski,他彈奏的鋼琴聲音非常有魅力,讓我被Tanski「毒到」的人就是陶主編……當初在做專題時,陶主編提供Tanski彈的布梭尼曲集(MDG 312 0436-2),內中就有改編巴哈的曲目。那張錄音是用現代鋼琴,不過卻是很早的鋼琴,印象中是20世紀初期的琴,木頭味很重,觸鍵甚至能聽見木頭「沉下去」的質感,非常非常細緻討喜的錄音。後來就跑去買了這張專輯,順便買了Tanski在MDG的另外一張巴哈-李斯特-布梭尼錄音(MDG 312 1323-2),就是我現在要推薦的這張。要聽發燒錄音的李斯特「Petrarch Sonnets」,這裡就有,而且詮釋到位,音樂聽來有明確的緊密、舒緩變化,頗引人入勝。不過,亮點還是在專輯後半部,布梭尼改編的「郭德堡變奏曲」。巴哈的作品無論樂迷或者發燒友都一定有個好幾張,但是布梭尼編曲的作品您是否有收藏?如果沒有,這張Tanski的專輯是個很好的起點。布梭尼並沒有加上太多炫技風格的段落,但卻讓這套變奏曲的不同變奏折射出不同的光芒,譬如第二段變奏,利用和弦外音的裝飾音點綴,是很漂亮的寫法;另外,光講聽感,不同聲部藉由溫潤的鋼琴木頭味唱來,都有充分的甜味,MDG並不是愛在高頻加料的錄音風格,這裡聽到的聲音是自然的泛音構成,請好好享受!

最後,來解釋什麼是「運音」,前面有提到,這期在器材評論用上幾次這個詞。運音的英文是「Articulation」,這個字其實非常「幽微」,它有發音、發聲的意思,也有銜接的意思。不過在人文學科的研究討論裡,這個字用起來要很小心,因為它背後的意含是「根據某個立場發出意見」,白話點說,Articulation就是「詮釋」。這個詞跟音樂、甚至音響有什麼關係?有!關係可大了!Articulation之於演奏,之所以翻譯成「運音」,就表示那是演奏家如何「運用樂器或聲帶表達聲音」。沒錯,怎麼操控聲響表現就是一種詮釋,我們聽見所有錄音裡的人聲與樂器,都是演出者的「Articulation」,他們發出聲音,並「經營自己的聲響特色」。

舉例來說,一位小提琴家可以決定落下琴弓的瞬間是要靠近指板多點、或者靠近琴橋多點,一位男中音可以決定唱歌時咬字偏向子音多點還是母音多點,合唱團指揮會考慮使用頭腔共鳴多點或者胸腔共鳴多點,這些都是「運音」。不只如此,「運音」為何對欣賞音響來說也是相當重要的特質?因為每種樂器、每位演奏家、每份演出都有屬於自己的「運音」,那就是該演出中不可或缺的特質。運音從音符產生的瞬間就出現,直到音符消逝之後的餘音結束後才算完整的運音過程;也就是說,對音響而言,運音這件事,既考驗音質協調、音色準確,也要求暫態速度,還有各頻段平衡度與高低兩端的延伸與量感。從音樂上來說,音樂家詮釋樂曲、樂器的手法,就是結合詮釋架構、分句想法(Phrasing),這一切,都仰賴運音細節。

這樣譬喻吧!樂器發聲如同香水,有前中後段,隨著時間流逝,會給人聽感上的變化,好的「類比味」會讓人聽出運音的「連續過程」。譬如Eugene Drucker演奏的巴哈「無伴奏小提琴」(Parnassus PACD 96009/10),用上大量連續Vibrato,從琴弓接觸的剎那、到琴弦發聲唱歌,再到末尾收音,就是整個運音過程。漂亮的運音(演奏手法)講究的正是聲音的「連續性」。另外,運音的「Attack」(觸發聲音的瞬間)會影響人對特定「樂器音色」的認知。例如銅管的音色有亮澤,但讓人「認出銅管」是因為吹奏開始時的「聲音雜質」,若單獨取出那發聲瞬間的0.1秒來聽,您會覺得那個銅管發聲瞬間有點「髒」,但正是那份混合口水音、氣音、樂器聲的「雜質、髒」,會讓人腦辨認銅管的「質地」。就是因為講究瞬間聲響特質,所以樂器運音講究音響的暫態、頻段均衡與音質、音色等表現。

原本只是想發鋼琴獨奏專輯介紹,竟然寫到小提琴這裡來…好像離題太遠了…總之,希望大家有機會可以聽聽本文介紹的專輯,全都大力推薦!(以上圖片皆取自網路)


2014年10月8日

好物‧RudiStor DAC X3


此件DAC X3其實我「觀望」(垂涎)已久,早在兩個月前就寫在音響筆記中,結果始終「不得其門而聽」。原來該品牌代理商瑞啟才剛接下這牌子不久,目前也處於少量進貨的階段。後來電話聯繫,得知台中音響展有展出,趁著採訪之便,當然要認真聽聽。只可惜展房主人楚培兄太會做生意,該展房人潮不斷,無法盡情享受Rudistor整套的耳機系統(從訊源到耳機都是自家產品,其聲音絕非中性,但極為活生討喜)。於是當下厚著臉皮,向瑞啟徐老闆將DAC X3借來社內,試聽之下,果然滿意!儘管不是搭原廠耳機,聲音表現還是相當有Rudistor風格,充滿義式濃情。現在就來簡單開箱吧!

首先來張正面特寫,正面大大寫著DAC X3。Rudistor的品牌名稱與商標在中央下方。


此機原本有出碳纖維外殼版,但應該是限量,早已售罄,目前只有原始鋁殼版。不過原始版已經很耐看了,據說原廠有改版想法,不知會怎麼調整?我猜可能是外觀微調、也可能是精進分砌式耳擴電路,或者是解碼支援再提昇。


它用Wolfson WM8740晶片,支援到24/192,解析度改變時,面板指示燈會在三種顏色間切換。


旋鈕、耳機孔的金屬質地都與面板的鋁質相得益彰。


對了,這面板一量,真有1公分厚啊!至於側邊的線條,應是美化功用居多。


義大利手工打造!三組數位輸入請君入甕…不對,應該說任君挑選。

電源線請您自行發揮調聲功力。(原本用一般黑線試聽,後有補述。)


背部。


腳墊反而不是金屬,是薄薄一層阻尼。原廠這樣貼,應是出於抑振考量,雖與面板的風格不大一致…但倒是無妨,平常也不會看到啦!


目前搭了Sennheiser HD580與HiFiMan HE560先嚐鮮。這台耳擴的個性果然鮮明,硬是讓兩只耳機都唱出了不少暖味,不過也兼顧HD580的力度、解析力,更保留了HE560的空間感與細緻音樂紋理。先用二張鋼琴專輯測試,一張澤野工房的「Think Bach」,一張是國內鋼琴名家蔡明㕡先生的專輯「想念的季節」,由雅砌錄音。「Think Bach」裡鋼琴家Ferlet時而靈敏彈奏、時而敲擊琴鍵的質感在HD580與DAC X3搭配下盡顯無遺,尤其是高音恰到好處的豐滿與甜味相當迷人。

換上「想念的季節」,由DAC X3與HE560唱出,那股琴音的柔膩真是舒服到讓我有點捨不得離開公司(真可怕)。這張錄音是國內知名的雅砌所錄,背景乾淨,鋼琴聲響錄得中性完整,音樂細節都很清楚。本輯收錄Granados少見的「Valses Poéticos」,是一大亮點,這套曲目由蔡明㕡柔軟的觸鍵詮釋起來已很迷人,其軟質音色增添Rudistor慣有的偏暖韻味(他家最有名的是耳機與真空管耳擴),更是動聽!DAC X3這款晶體機印證一個論點,即DAC「晶片本身」並不是那麼地「具有決定性地位」,Wolfson晶片常用於高階訊源,也很容易唱出透明感,在這台耳擴中,經過類比電路放大後,竟是另一番風味,值得好好品嚐。之後有機會,再來搭二聲道系統吧!(對了,這台DAC跟North Star Design新款DAC一樣,驅動程式都出自M2Tech,可見M2Tech對數位處理還真是有一套啊!)

最後閒聊幾句。關於Granados的Valses Poéticos,市面上錄音並不算多。但這套曲目不錄則已,有錄下來的,幾乎都是錄音功力高超的唱片廠牌。而且,這套曲目比較容易找的是「吉他演奏版」,鋼琴演奏版反而不好買到。有趣的是,儘管Valses Poéticos算是偏冷門曲目,今年有兩張很棒的鋼琴專輯都收錄了。一張是前面提到的蔡明㕡版,一張是Decca出的「Dances」,由新銳鋼琴家Grosvenor演出,這也是Grosvenor第二張獨奏專輯,在超技中游刃有餘,同樣值得一聽。

=

2015年2/13補述

正式購入新機以來,每天回家就是開機,有空就聽,不斷煲機,煲到現在也算是熟化一陣子了。沒想到越煲越與原先的印象出現差距,尤其是音色表現。原本我認為X3屬於六分感性、四分理性,用它表現鋼琴獨奏、大提琴奏鳴曲等小編制古典樂的演出,確實有揮灑出濃郁華麗的色彩,充滿軟質聽感;不過到了以銅管為主的爵士樂、大編制古典樂、中東古典樂、流行音樂等,這台X3吸引人之處反而變成高密度的音質、飽滿自然的音色、明確的穩重感。這一樣是歸功於豐富的中頻訊息量,只是用「濃郁華麗」來形容有肉又帶暖味的中頻,好像有點失焦。

試聽線材搭配,永遠不嫌多
更重要的是,我先前以為X3優先講究音色好聽,還覺得它對音色的著墨遠多於耳擴推力;而在搭上各家參考線材(M牌、W牌、N牌,型號暫且保留)後,發現它其實可以唱出五分感性、五分理性,聲音厚度、紮實度也比我之前想像的要多上一大截,聽起來更平衡、更精確,全然不是一味柔軟嬌媚的路線!在社內試聽X3,搭上一般黑線,其「濃郁」的音色會不會其實是高低頻兩端沒有施展開的結果?值得反思。後續試過不同線材,X3搭上高頻細膩的線材,或者中頻夠力且不多刻劃低頻量感的線材尤佳,如此能展現更多原廠調聲的風味。除了線材,我也借用社內的Telos QNR與端子保護蓋調聲,發現中頻豐富的X3也頗能掌握嬌嫩的小提琴高音與有彈性的低音提琴。一台器材的調聲方式、測試軟體,確實都會影響下筆時的判斷。對了,還有電腦設定,那也有差!

USB DAC別忘了電腦端微調
我購入這台RudiStor DAC X3主要是接電腦用,它是稱職的USB DAC兼耳擴;通常一台夠水準的數位流訊源要能反應電腦端改變設定後的聽感。原廠最近更新韌體(驅動程式來自M2Tech),所以我重新調整「Latency」與「Buffer Size」兩項數值,在音質、形體感、泛音聽感、畫面安定感等方面都有影響。每一台電腦的工作環境不一樣,最合適的設定值也有出入。如果您也是用Windows電腦接USB DAC,別忘了看看播放程式與驅動程式的細部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