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

雜感.皮亞佐拉的四季

皮亞佐拉的四季,版本來來去去,好演奏不斷推陳出新,常聽的還是那幾張。

Gidon Kremer銳氣十足的演奏,動靜分明,而詮釋效果「放」大於「收」,就好像直接掀開樂句最赤裸的情感。說掀開情感好像稍嫌保守,實際上我覺得Kremer是直接帶著樂團把那般多色的情緒直接朝著聽者臉上砸進去、再朝著聽者心裡砸進去。這樣的演奏恐怕再難企及,也無法模仿。

幸好皮亞佐拉的音樂給了改編者與演奏者間隙——他的音樂作品常混雜著很多接近又各異的情緒,層次並不好抓,也正是這原因使得句法輪轉接續的間隙容許獨特的個性轉圜。

當我想要重新從樂句裡察覺表情,會參考Lara St. John的版本。她的演奏與Kremer版本形成有趣的互映,其實也非一味溫婉,但有更多沉浮在合奏中的彈性,收放兼修;有時覺得她也在演奏中觀照自己的情緒,若即若離,交雜著憂鬱歡快,作為參考演奏,也能幫助我激發出不同想法。

各類編制與詮釋中,異軍突起的還是少數,不過近期迎來這張新片,越聽越覺得該列入參考盤。縱使受限於音色與樂器限制,此「雙大鍵琴」編制的皮亞佐拉在風味上難免有所偏移(比起說「減損」,我認為「偏移」是更合宜的描述方式),然而演奏者Duo Podeur & Bass完全體認到樂器邊界,進而精心安排樂句,那分細膩入耳即知。

在完整收錄四個季節的版本之外,我特別喜歡Serouj Kradjian領軍的「Tango Notturno」專輯,內中僅抽出冬夏二曲來錄音,不過整片的演奏都有心思,是很容易使人感受到誠意的編曲與演奏。一併推薦給皮亞佐拉或探戈音樂的愛好者。

至於「有鋼琴演奏的全曲版本」,我喜歡這份Musica Camerata Montreal的錄音。所有樂器各安其位,不莽衝不躁進,弦樂謹慎地拿捏在探戈中滑溜的氣味,鋼琴則是具備小小波動的韻律感與適宜的旋律表達,合奏完成度極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