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5日

試聽.神燈耳擴 Marvalve Model One

緊湊小巧的機殼中可謂五臟俱全。真空管僅露出上段,也很點題。(PS. 右方那是真空管用的小道具Kryna TR-S。)

透過樂友駱爺牽線,厚著臉皮借來了垂涎已久的耳擴,Marvalve Model One,燒友們也習慣稱為神燈耳擴,以下就這麼稱呼吧。在實際聽到之前,原本想先請教設計者大倫兄「賦予管機怎麼樣的聲音美學」,不過為了避免先入為主的想像,這問題我硬是按捺了下來,而後與這神燈耳擴相處了一陣子,便覺得那問題大概也不用問了。神燈耳擴相當擅於忠實的重播風格,而且其耐聽均衡也可說是物超所值——對耳機族來說,耐「久」聽是個重要指標,但要達到這個要求,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從聽感來談,我認為影響最大的技術關鍵有四點。

細說神燈耳擴的獨到之處:

第一,以獨門創見發揮五極管EL84的異樣魅力,降低噪訊、提昇音質,整體聽來清澈透明。重點包括「將簾柵極當作屏極使用」而「將原本易受干擾的屏極接地」。另,出廠附有配對的JJ EL84,我認為相當合用,如一時之間無特別預算,也不需刻意追求換老管的樂趣。試聽時曾經試過幾對老管,確實各有風味,但比較一輪下來,原配管已經很能展現此機特質。順道一提,過往樂友間評價中上的東芝Toshiba Hi-S 6BQ5(通測用)在這部耳擴上表現竟然頗為順耳,超乎其中古身價。

第二,無負回授,此其難關也!我認為應該是這項堅持讓神燈耳擴聽起來既純淨又活生,音樂表情細緻,細節自然浮出,沒有刻意凸顯某一頻段的傾向。先前曾請教大倫兄,「使用EL84做耳擴,電路前段常見小訊號放大(如12AX7),神燈耳擴為什麼沒有考慮?」答案很簡單明瞭,因為這樣做勢必需要施加負回授,就偏離了原先電路設計的方向。為了達到這點,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使用一對EL84,然後調整其工作方式,也就是前一點解釋的獨家做法。

第三,真空管放大之後,如何應付不同阻抗的耳機?這點至為重要,方能使得各路玩家的高低阻耳機都得到妥善照顧。雖然無論耳機阻抗如何,神燈的兩個孔插下去都會出聲,但阻抗匹配有它的道理,而且對聲音的呈現存在聽得見的差異。其架構特徵在於:匹配高阻耳機設定在300歐姆(6.3mm孔),路徑是「直接由真空管放大而來,沒過輸出變壓器」,可以對應到600歐姆的耳機;匹配低阻耳機者則為30歐姆(3.5mm孔),有過輸出變壓,理論上可以應付一般低於100歐姆的耳機。縱使EL84採用獨門接法,不強調大電流規格,然而這台耳擴就是有本事藉由阻抗匹配達到極為理想、極為平衡的聽感。

第四,左右聲道獨立音控,讓音場得到更自然真實的描繪,果真是很理想的設置。因為耳機出廠後,左右聲道難免存在極微的誤差,當然,人耳自身也有一定程度的不平衡,音控越精密,越能調出適宜的音場音像,奉上真正的聽覺饗宴。更重要的是,音控採用精密可變電阻,其質感之高,絕對「百聞不如一摸」,那機械的精密工藝真是讓人讚嘆再三,儘管相處了一段時日,這金屬旋鈕還是讓我覺得「每次轉動都是新的悸動」。

音量旋鈕真是神來一筆。除了像極眼睛,那精密的手感與左右聲道分離的音控表現真是值得再三品味。

…決定阻抗與音控還是得靠試聽 …

先說阻抗。實際試聽時,必須提一個關鍵分歧讓讀者參考。當我以Beyerdynamic T1二代試聽低阻孔位,放過幾張鋼琴獨奏片只覺得還行,但沒想到接上高阻孔位,竟然聽見極為真實、飽滿凝聚、質感拔群的鋼琴觸鍵,每一張的聽感都上翻不少,那差別絕對能感受得到。請注意,神燈耳擴的重點「在於阻抗匹配」,而不是「高阻孔位就肯定較為好聲」。再舉一例。
手邊的Hifiman HE-560就是個對照組,它要接低阻孔才行。儘管阻抗接錯還是能感到大港的推力,但也僅止於「不錯」,未能發揮耳擴或者耳機的極境。把這低阻耳機接去高阻抗孔聽,毛邊略顯粗糙還不是致命傷,真正的問題是「扁平、偏呆」,聲音沒有活力。用錯的阻抗聽了一陣子,總覺得哪裡不對,搔不到癢處,後來漸漸感受到是「動態、微動態」壓根兒就沒推出來!在此建議,如果不確定阻抗搭配,不妨找一張近場錄音的片子來聽,馬上就能聽出來箇中差異,有鋼琴尤佳。三盲鼠那張「Midnight Sugar」就是人手一張的方便利器,可以聽出如下細節:低音提琴的實體感、提琴聲音自然收束帶來的「弦振起伏」、撥奏琴弦瞬間的力道,鈸聲碎響散去的綿密尾音、鋼琴高音擊鍵的末梢晃盪、鋼琴聲響的飽滿凝聚(再次強調,這點尤其明顯)…如果搭配阻抗不對,這些細節就平白地消失了!要聽這耳擴時,低阻耳機一定要試過3.5孔,就算需要轉接頭也別怕麻煩,請務必聽聽看到底哪一個孔出的聲音最合胃口,倘使為了省「耳機轉接頭」的費用,使得聲音表現大打折扣,便得不償失哩。

三盲鼠名作Midnight Sugar對剛入門的耳機族來說可能還不夠熟悉,但這試音名碟不僅樂器質感極佳、音樂動聽,音效更沒話說,重發版本多,在此不特別列出編號。總之,用音質優秀的管機聽三盲鼠唱片,往往讓人無法自拔啊。

至於音量調整,請您找出手邊小編制與中編制的錄音。首先用小編制確認兩邊音量大概各轉到第幾個數字會是習慣、均衡的聲音,如果能確切聽出音場內的位置與形體就算是完成第一步驟。理想一點來講,音量調整至少要先能聽到口水音、氣音、吉他的彈撥軌跡這類細節,接下來就可進一步微調:怎麼聽左右聲道的音量夠不夠「精確」?在此提供一個判斷方式,不是聽「音場的寬度」有多誇張,而是利用中編制錄音聽「音場內」的樂器分離度。單件樂器形體越清楚、定位越明確、彼此越獨立的話,那就是夠精準了。

確認阻抗與音量設置後,以下就用軟體聽感來說明神燈耳擴的好。試聽時輪流搭配二部CD唱盤,Technics SL-P2000Audiolab 8200CD V12E(要聽出這耳擴的實力,建議找個性素些的訊源,並注意音質細緻程度);訊號線是錄音室退役的80年代Neumann線材與樂音小林前陣子搞的Studer訊號線,都不是高價線材,但聲音資訊量與厚度已令人十分滿意;耳擴電源線使用冷門小廠円空的Cross RoadWireworld Aurora 7;測試時使用的耳機主要是Beyerdynamic T1二代(配合高阻抗)與Hifiman HE-560(配合低阻抗)。

整體印象:質純、沉靜、真實

音質夠純,聲底沉著寧靜,久聽不會心浮氣躁,完全是高階器材帶來的感受。真實得能夠反映出音樂演奏的各種細節,包括空氣騷動感,當然它也真實反映出耳機素質與器材搭配聲底。配上實力夠的耳機,也很容易使聽者分辨出同一份錄音經過不同轉錄有什麼差異。不管搭那一付參考耳機,都有優良的暫態表現,細節呈現有條理,毫不紊亂。

這樣寫,該不會它是斯文到「不帶感情」的那種冰清性格?其實神燈耳擴只是少抹了脂粉,其本質絕非冷調,亦不乾硬,也由於聲音密度、重量感俱在,整體走向紮實平衡,所以夠耐聽。玩家反而可以利用它來替自己的耳機找到對味的訊源與線材。誰說真空管機就要大染特染?神燈耳擴提供體質健康的聲底,可以徹底發揮耳機特色,也可以讓資深玩家享受器材與線材的搭配樂趣。

線材印象:電源線得夠細膩

相較於挑訊號線搭配,這台神燈耳擴的電源線比較讓我傷腦筋。擔心電源線過度強調高中低頻之類的問題反倒是其次,可怕的是神燈耳擴很敏感,它能夠敏銳地反映出電源線的品質,尤其是音質的細膩程度。譬如我用一些入門的廠線來試聽,聲音毛邊就飄了出來,音質也較為鬆散、聲音不夠立體。音質夠綿密的電源線配上這耳擴,搭配結果會非常動人,除了換換真空管,欲升級時也可以考慮從這方面著手。

人聲印象(搭配HE-560):

請給予這部耳擴充分的信任,它不會強勢破壞耳機調聲特色,不用擔心耳機接上去之後,女毒變成白開水,也絕對不會Grado變老鐵;配上這部耳擴,應當能讓用家更了解自己耳機的特點「究竟」在哪。

說真的,這台耳擴的中頻寬廣平順,甚至有點質樸的味道,說不定會讓嗜聽流行樂的耳機迷稍稍失望,因為其走向不是「特別擅長表現某種特質」的調音方式,但是原音樂器與人聲的表現卻相當熨貼。我大膽猜測這和大倫兄喜愛靜電喇叭的聲音有關,聽慣二聲道的玩家應該對神燈耳擴表現人聲的接受度較高。不過這裡還是想順道聊一下「女毒」這件事。

耳機玩家所謂「女毒」,到底是耳機「哪種聲音特點」在放毒呢?是女聲凸出、形體前傾?是喉韻佳、氣音幼細、嗓音暖?是歌聲青春嬌嫩、甜嗓水水動人?又或是胸腔共鳴濃烈、爆發力十足?還是高音拔尖飄逸透徹?要淡淡菸嗓還是要婀娜妖艷呢?其實無論哪種女毒,耳機對於中頻上段與高頻延伸的琢磨肯定要有一定水準才行,但考慮起耳擴搭配,每種女聲、每付耳機的頻譜表現都不同,如果特別為了抓出「一種」好聽的女毒,就難免有顧此失彼的疑慮。而且不只女聲,男聲也是一樣的,聽Nat King Cole好聽的組合,用來聽Al Green也不見得完全搭得上伙,聽費雪迪斯考更是大異其趣,所以不得不多加注意。如果味道不習慣也先別急著下定論,多聽幾次,換個訊號線試試,也許會有不同的感想。

Mirare MIR 9931Arianna Savall這張「Sopra la Rosa」,有爽脆鮮活的古樂器表現,人聲也錄得清新自然。Arianna Savall取徑民俗唱法,傳達適度野性,有其味道。

當我聽Arianna Savall的專輯「Sopra la Rosa」(Mirare MIR 9931),樂器之爽脆鮮活、人聲之清新透明真是直接唱到心坎底。第七軌有一句歌詞是「vierte, rompe, exhala」,每次聽到這一句,都要為之傾倒,神燈耳擴的質樸恰好能表現出Savall唱這詞時在清純中帶點盼望的神態。

GNP-3:指揮大師朱里尼的各款非官方音源中,這張莫札特安魂曲值得樂迷留意。

另外舉一張非官方現場錄音為例,是1996年朱里尼指揮維也納愛樂演出莫札特的安魂曲,雖然此碟又冷門又不發燒,但是有兩個聽點可以考驗這耳擴的「音質」與「擬真」程度。首先是聽合唱團(Arnold Schoenberg Choir)如何與管弦樂達成平衡,並且不時地散發出頂級合唱團才有的透明和諧聲響。再者請聽男高音Rainer Trost在「Tuba Mirum」的表現,戲劇性與抒情兼具,天生的嗓子也有磁性,是一流的演唱,也需要很均衡的耳擴才能表現得好。

弦樂印象(搭配HE-560

我先說近期二張弦樂錄音,都是極品,但表現風格南轅北轍。首先是BIS的莫札特專輯(BIS-2326),音樂資訊量豐富集中而且勁道十足,聽Camerata Nordica密實的弦樂重擊、鮮烈的低音弦拉奏,充滿動態,處處精彩,而提琴合奏音色也非常乾淨,許多片段都不吝表現出弦樂「剛強」的一面。至於「柔軟」的一面,請聽Francois-Xavier Roth指揮理查史特勞斯寫給廿三把弦樂器的「Metamorphosen」(SWR 19021CD),他並未刻意深掘,也不耽溺於器樂自身的華美,然而其娟秀細膩的筆觸帶出不同聲部交融匯聚的弦樂合奏音色,柔軟滑順,極為驚人的一份詮釋。神燈耳擴竟然能如此忠實地呈現完全不同的詮釋路數,聽得我不禁大感驚奇,高音清、中音準、低音有彈性,速度又快,總之是剛柔並濟,表現到位。

BIS-2326Camerata Nordica密不透風的合奏強度堪稱當代一絕,先前幾張BIS專輯已經能聽出實力不凡,在這張莫札特專輯中,他們更揮灑出提琴的抑揚頓挫。相對於過去數十年間強調歌唱性美感的同曲錄音,本輯的靈動表現會讓人大吃一驚。

SWR 19021CDFrancois-Xavier Roth的理查史特勞斯系列錄音是近來SWR一大焦點。Roth不求誇張的表現也許一時之間不會引起太多共鳴,但他對細節的關注以及對樂團平衡性的把握,都非常有一套。

另外再說音色這回事,就是表現得越細緻,越容易為聽者帶來感動。神燈耳擴唱起歷史錄音,拿捏得也是清清楚楚,尤其音色明暗變化!它能傅尼葉演奏的「多納第亞舞曲」(Meloclassic MC 3010)與諏訪根自子演奏的「明日」(Meloclassic MC 2018)這兩個老錄音中的階調悉數挖掘出來,前代風情一覽無遺。

鋼琴印象(搭配T1二代)

上面說過搭配平板耳機的聽感,也必須搭動圈耳機交互驗證。結論是心服口服。只能這樣講,用神燈耳擴聽T1二代唱鋼琴錄音,可以發出相當高級的音響再生質感。會用「高級」去形容,是因為這個組合發出的聲音讓我想到過去聽一些價格很高的二聲道系統,其飽滿活生、凝聚浮凸的音像夠逼真,這點大概跟真空管直出高阻抗路徑有關。我測試的錄音是一張稍有年紀的蕭邦專輯「Byron Janis plays Chopin」(EMI 724355619624),演錄俱優,可以說是資深樂友都不太肯釋出的好片,才聽前兩軌,那觸鍵的真實美感已經深深折服我心。對了,Byron Janis的獨奏錄音裡頭,這張應該是我重播最多次的,無論節奏感、樂句造型、音色之美,都無可挑剔,是私房好片,錄音也是意外的佳作,在此分享給各位。

EMI 724355619624Byron Janis plays Chopin。請問您有聽過這張蕭邦逸品嗎?有的話,這裡應該不用再解釋了。沒有的話,請趁還買得到的時候先收一張吧!

木管印象(搭配T1二代)

再用一個項目試試神燈耳擴,就是木管。前面聽了人聲、弦樂、鋼琴等等,無不表現出這部耳擴的彈性與韌性,但到底有多中性呢?除了弦樂音色軟硬表現幅度大、人聲渲染少,木管呢?我一向認為木管難表現,因為各種木管的泛音序列都不同,尤其合奏時,音響系統要再生出純淨且活靈活現的木管音色往往所費不貲。沒想到神燈耳擴硬是了得,音色對比相當清楚,而且氣柱感與形體都捕捉得很好,尤為難得的是聆聽時不費力就能聽見清晰的管樂合奏效果!管樂合奏就像合唱團一樣,錄音中很難表現出現場的那份清澄和諧,而當木管群齊奏默契絕佳時,現場聽的和聲效果與溫潤音色帶來的舒泰感,更是難以形容。我用來測試的錄音是Jane Glover指揮London Mozart Ensemble Winds演出莫札特的大組曲K. 361Alto ALC 1208),那種樂器自帶的軟質迷人而罕見,能夠表現這份錄音的和諧與細膩感,代表那是極優秀的器材。

Alto ALC 1208Jane Glover指揮的莫札特都有一定水準,我認為有二份錄音最能彰顯這位指揮的細膩之處,不輸一線明星級指揮。一份是K. 201(第廿九號交響曲),另一份則是這K. 361(大組曲),聽那木管合奏之和諧,真是溫潤迷人。

電風琴印象(搭配Grado M2

優點已經說太多,但是神燈耳擴難道十項全能嗎?我想大倫兄應該也不會只想看他作品的優點,畢竟設計者終歸會對自己的電路有更深的了解,所以我這裡也直說神燈耳擴對我來說稍嫌可惜的地方。同價位帶裡面,神燈耳擴異軍突起的特點在於「質感」,但如果要比「超大動態、超猛爆棚、超寬音場」,老實說,的確不是神燈耳擴的強項。另外,持平地說,耳機搭配與線材搭配,一樣會影響您對神燈耳擴的評價。例如爵士樂。聽RVG錄的鋼琴,好聽,但聽Jimmy Smith演奏電風琴呢?

我想聽到Jimmy Smith的呻吟完全與他的電風琴合為一體,我想聽到他現場演出的熱力、熱度、熱情。拿他的現場專輯「The Master」(Universal TOCJ-95023)來聽,嗯,那股「騷勁」由BeyerdynamicHifiman的耳機唱起來,終究端莊了點,但…當我換上Grado M2與西電訊號線再聽,聽第二軌「It's alright with me」與第六軌「I got my mojo workin’」,吉他律動、鼓組奔馳,還有那台電風琴貫串整場演出的寫意,時而咆哮時而燦爛,真是爽快極了。

Universal TOCJ-95023Jimmy Smith的專輯中,我聽最多次的應該是這「The Master」現場專輯。第二軌It's alright with me更是快意熱演,有種讓全身細胞都復甦過來的魔力。

越聽越入心,因為真實!

「耐聽」兩個字,對耳機和耳擴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因為這關乎聲音「自然傳真、頻段平衡」的程度。該怎麼說呢?其實也不是什麼書上看來的理論,只是自己的一個想法:不知道是後天制約還是先天基因所致,我認為人腦(包括潛意識、聽覺反應等等)對於「仿真的聲音」有相當高的辨識力,當實際聽到的聲音與「記憶資料庫」比對,還原度越高,就越能久聽。就前後試聽一個月的心得來講,神燈耳擴的耐聽,我認為除了調音完成度高,最重要還是「夠真實」。的確,它不能催出平板耳機最「抒情肉麻、仙氣飄逸」或者動圈耳機最「氣吞山河、摧枯拉朽」的那一面,可是那真實乾淨與對錄音的鑑別度已經帶給我莫大的感動,能把難搞的HE-560T1二代推得均衡耐聽,也實在不容易了。

這部耳擴擁有健康的體質,均衡的聲音,也能夠讓人「清楚認識到每一個音樂細節吸引人的地方」、「明確聽出喜歡甲版本勝過乙版本的原因」。這樣的耳擴,我能不喜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