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8日

雜感.德布西 版畫 塔 推薦盤

德布西的版畫(Estampes)有三首,我逐漸喜歡上的順序是從第三首開始倒回到第一首的。德布西的印象主義討論起來,通常會帶到文學方面,但是版畫毫無疑問需要我們專注地開拓些許視覺想像空間。這裡打算聊一下第一首,塔(Pagodes)。

雜感其一:它的畫面感不妨從蘇軾的名句開始。

橫看成嶺側成峰, 遠近高低各不同。這二句詩其實很銳利。十四個字構成許多單一畫面的視角,讓廬山這個主題在各種構圖中立體重組,如果對大自然景色毫無興趣,其實換種方式想像也可以,就是電影鏡頭對一棟大建築物的各種推進,譬如時興美漫英雄電影的……許多場景。

總之,繞了一圈重點在於:音樂有辦法以樂句為單位,對一個主題多種迫近,而產生立體實感。如果我們單純地想像版畫,很容易不自覺地侷限在二維平面,但身為東亞人,對塔的想像(與實際體驗)其實完完全全可以跳脫出平板的印象,轉而用更立體的觀感去理解。

鋼琴的泛音裊裊、弦振嗡嗡,隱隱約約勾起視覺的異變,於是聆聽與仿擬的角度從「題西林壁」轉成了更豐富的「廬山煙雨」。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當我在聽「塔」的時候,腦海裡的視覺想像是我在用各種角度觀察一座塔,不斷側著角度,然後嘗試拉近距離。

在作曲方面,也許包括了節奏變換帶來情緒與印象的波動。譬如開頭的行進與節奏組合就好似描述原本在前往塔的路途上,漸漸接近後,一座塔矗然眼前,因為「接觸塔」這個事件帶動了五官六識。

有一天我赫然發現,雖然耳朵聽的是音符,但腦海中盡是構圖與畫面,而且越聽這感受越強烈。(這點在版畫的第二首,格瑞納達黃昏,對我而言也是類似的感受,有構圖、畫面、取景和鏡頭的推移。)音樂的尾聲,我彷彿是在塔下聆聽附近場景裡的各種聲響,是屬於塵世的,或許也是宗教的,眾聲喧嘩。整個音樂孕育了觀察、體驗、內心觀照,諸多樣貌,何嘗不是夜來八萬四千偈呢。

雜感其二:武功分了派別,已自落了下乘。

德布西的東方色彩是有雜燴的成份沒錯,但我不願意將他對東方元素的拼貼與理解扣上異國想像或某某主義的大帽子,因為局外人有局外人的脈絡,先套了某種理論不見得能幫助潛入更底層的聆賞意識。(對自己誠實地聆聽音樂,其實不用常常引經據典。)

在「塔」裡,有兩項屬於比較東方、異國的元素,仔細感受德布西的挪用,其實是非常美妙的。首先是明顯的五聲音階片段,第二個是節奏的「歸著」。

提起德布西的創作受到甘美朗音樂影響這個歷史認知,一般會注意到音階與和聲功能的變化,實際上德布西的音樂還是能察覺調性的潛流(如同他寫的Syrinx),所以可以進一步問,甘美朗的影響還顯現在哪呢?我認為「節奏韻律」這個元素能看出來,因為甘美朗合奏的一項精髓在於節奏變化的搭配與「循環、歸著」的節點。

塔不只標題的建築意象本身有東方味道,其聲部線條的分合進擊也有著和而不同的韻律,彷彿甘美朗的結構。好比第11小節開始,德布西高明(又簡潔地)穿插使用三連音,讓兩隻手輪流在各種節奏中呼應,同時合於西歐熟習的複聲織體,聲部線條漂亮極了。這些有意識的聲部配置,其實都有旋律要素,對幫助聽者激發想像是合宜的,而不光是訴諸和聲與異國音階製造的氛圍。

雜感其三:異想天開。

再說一些異想天開的。塔的五聲音階樂句,重音選擇其實頗值得玩味,因為每一個音都「可以」是擔任強調音、強化旋律感受的角色。再由此放大,每一個聲部都「可以」算作重點角色,換句話說,織體的層疊質感處處充斥著流動的作曲意識。

雜感其四:不免俗地,推薦一張唱片。

DG 4798741

今年一月還沒過完,德布西年的第一張驚豔盤就這麼突如其來地出現在我的世界。是Daniel Barenboim的新碟,一出手就徹底擊中我心。簡單感想條列如下。

1) BarenboimDG官方釋出影片完全無法預料到整份錄音的樣貌。完成度之高,讀譜之細膩,樂句之熨貼,韻思之真切,除了驚豔還是驚豔。

2) 他近年幾張獨奏錄音聽起來,原已不特別抱有期待,沒想到其德布西詮釋這般高深莫測,樂思捏塑真的是信手拈來。還是得再次大嘆意外,沒想到巴倫波英演奏德布西會迸出這麼驚奇的滋味。真是意外的八輪撥櫻(這選字有美妙的想像)。這演出使我驚豔、驚奇、驚喜,還有驚疑不定;但仔細想想,這推進與黏勁,在他指揮的布魯克納交響曲裡並非嗅不到蹤跡。

3) 這份版畫錄音的第三首(雨中庭園)沒有打動我。除此之外,第二首(格瑞納達黃昏)則是畫面感的極致。第一首(塔)自是沒話說,儘管暗自希望78小節後,那個同時呈現靜謐與喧嘩的奇妙段落能再彈得快些,但綜觀整份演出,如果考量到鋼琴聲響的清晰程度,他的安排也都屬合理。

4) 整套版畫的樂句與動機呈現隨時處於「流動」狀態,這音樂性真是無話可說。我在雜感其三中試圖捕捉的絲絲屑屑,他都具體地表達出來了。

5) 近期常聽的版畫錄音,除了DG此碟,還有Poldi Mildner的演出。對了,傅聰與Lilya Zilberstein的演出也絕對足供參考,略為冷門的Gordon Fergus-ThompsonPaul Crossley盤亦是妙演。對於聲響的想像還有Aurél Holló的改編版可以參考,也許那更接近於甘美朗的聲音,YoutubeAmadinda Percussion Group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