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0日

雜感.速度

在音樂表現的手法裡,「速度」這個環節實在是不得不特別關注的部份。因為演出者決定的速度在很多時候也影響了聆聽者接收的情緒表現。講太多不如直接聽例子,我舉莫札特的D大調長笛四重奏(K. 285)為例。

都說莫札特不好長笛,卻在這首四重奏第二樂章留下絕美的樂句。在感受莫札特的樂句之美時,速度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也許單獨聆聽一張唱片不會有很深刻的感受,如果比較兩個(以上)不同的版本,應該就能多少感受到演出速度對情緒張力的影響。




僅僅從這三個版本裡面,就可以聽出不同的主要樂句速度設定與不同的質地;實際影響的因素至少有三個,彼此之間環環相扣。第一,是樂器本身的性能表現。第二,是演奏者的習慣與偏好(包括教育養成)。第三,則是合奏者琢磨出來的詮釋方向。

聚焦在第三點上聽這個樂章,會發現「在歌唱性得以不墜」的前提下,長笛演奏的速度與弦樂撥奏的速度是連動的,甚至可以說長笛的樂句必須受制於弦樂的底墊——因為撥奏的速度會引人在無意識中慢慢被某種情緒浸染。

這些雜感只是演奏速度的其中一個觀察,還有更微妙的,是演奏過程的速度變化,包括彈性速度與樂句承接的應力。這些細節欲用文字表達,還有諸多無法克服的地方,就此打住,以免貽笑大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