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7日

Meloclassic - Friedrich Wuhrer

Meloclassic MC 1023:Wuhrer現存錄音還是黑膠居多,不過這張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CD應是初出音源,有其價值。如果喜歡他的貝多芬詮釋,我最推薦其「合唱幻想曲」錄音。

Filar自信、沉著的特質使我想到Meloclassic發行的另一張專輯,不過相近的特質不等於相近的色彩,因為不同的學琴歷程與人格特質會帶來不同的調色盤。我想提的這份演出來自德奧系統的鋼琴家,Friedrich Wuhrer

那個年代的大人物。

說起來,那年代德奧名家給人的印象,或多或少有些共通的特質,或許可以說是堅毅吧。由於章法工整、觸鍵厚實、音色穩重,容易令人產生這樣的印象,Wuhrer就是個例子。

根據二手資訊,當時一線鋼琴家對Wuhrer評價極好,包括W. GiesekingW. BackhausW. Kempff等人。不過Wuhrer似乎與納粹過從甚密;矛盾的是,雖然他因納粹同路人的身份而有著不同批評,但他又同時是第二維也納樂派的倡議者,擁抱很多形式的新創作(納粹政權並不善待第二維也納樂派與許多「新音樂技法」)。錄音方面,他的核心曲目是浪漫時期的作品,尤其是貝多芬與舒伯特。在那個時代,Wuhrer錄製的舒伯特奏鳴曲(準全集)堪稱一次壯遊,也可以說是早期的舒伯特奏鳴曲代言人之一。另外,幾年前Tahra發行了一系列「Back from the Shadows」歷史音源,專門推出被雪藏的名家,打頭陣就是Wuhrer演奏的貝多芬,三張協奏曲加上一張獨奏錄音,獨奏部份是貝多芬最後三首鋼琴奏鳴曲。當時大概沒有人注意到原來他也有第廿九號奏鳴曲的錄音吧?

厚實與清晰並存!

Meloclassic挖出Wuhrer演奏的第廿九號奏鳴曲,比他演奏的第卅、卅一、卅二號更吸引我。真要說起原因,我想應該是因為他的彈奏夠細緻,這種細緻感完全不是指琴音有多麼精美,而是清晰與厚實的鋼琴聲效並存,以求和聲重量與分句方式傳遞得穩妥,闡明了不少抽象的情感。其實他的貝多芬沒有凸出速度變化,留白控制得很嚴格,例如第二樂章,他安排的速度像個容器,漸強漸弱的幅度剛好裝滿這個容器。我私自猜想這些自律的手法一方面是傳承,一方面也是出於他對舒伯特的熟稔,以至於在規矩的彈奏中,還能讓熨貼在音樂斷片上的情緒顯得自然,好比第三樂章,請有興趣的樂迷不妨聽聽看Wuhrer是如何直白地削出這樂章裡頭脆弱囈語、近乎狂想的性格。(然後可以進一步揣摩,這樣的演奏方式是不是後繼有人並青出於藍,所以Wuhrer的形象才漸漸隱沒?)

聆聽歷史錄音往往不僅「單純聽見一份文獻」,那只是讓歷史片段維持在同樣扁平的狀態,如果能聽見它的定位、聽見它「如何成為一份優秀的詮釋」,是更有意思的面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