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

測試.Fidelix SH-20K

Fidelix SH-20K

最近評測器材時,把這「庫藏老物」搬出來試,同樣是先前到日本出差時偷閒去淘回家的。值得一提的是,我手上這台聲音完全正常,整體外觀保養也很好,只是因為外殼有明顯凹陷變形,二手價格就打得頗低,可見日本玩家對於中古品相要求之高。(相關文件掃描附於文末。)

用它聽熟悉的測試片,高音觸鍵多了一絲寬鬆,音場也開了一點點,沒想到1994年的調音器材還真能派上用場。它的完整名稱是Fidelix SH-20K Natural Spectrum Harmonator,姑且稱之為「諧波產生器」吧。

這「諧波產生器」是啥玩意兒?請想像它是發出超高頻訊號、彷彿把CD變成「準」高解析音樂的調音器材。這樣說依舊讓人摸不著頭緒對吧?其實我一開始看到產品說明的時候,也確實想了一下才懂葫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

嗯…另闢蹊徑的高解析?

Fidelix SH-20K的內部線路有歐美日韓等地的專利保護。另外,就算真想抄襲,也很難完全照抄,因為關鍵元件的型號都被磨掉了。

超高頻訊號與高解析的關聯在哪?先說高解析。高解析是數位領域的事情,它有兩大關鍵:「高於16bit / 44.1kHz的資訊量」與「噪訊處理」。過去發燒友的印象主要停留在「密度更高的資訊量」,也就是提高取樣率或數位運算差補,而現今的發燒友越來越體認到高解析格式不僅資訊量的問題,它也必須同等重視噪訊處理,姑且不論各家手法差異,更高的解析度便意味著數類轉換時的噪訊會提到更高的頻段,也就是對聽覺範圍內的影響更小,提升音質。而Fidelix SH-20K的設計原理竟然不屬於上述範圍,卻也能仿生超高頻訊號,又是怎麼回事?

進入CD時代後,人們開始反芻聽覺經驗,因為CD與黑膠對比是聽得出差異的。儘管CD規格是建立於聽覺上限大約在20kHz的科學基礎,但1980年代開始有研究認為人耳會受到更高頻率的影響。意思是超過20kHz的單音是聽不見的,但聽不見的高頻還是會影響聽覺範圍內的聲波,據原廠查找的文獻所說,90kHz以內的頻率都會影響實際聽到的聲音。Fidelix這款產品的發想奠基於此,工作原理是「先偵測訊源輸出的6k-20kHz音頻訊號」,再利用振盪器產生相應的超高頻訊號,頻率範圍從20k-120kHz,目的是追求更好的音色、質感、空間感。

原廠概念有其道理,此處摘要分享:人們以為是樂音成份的極高頻,其實到了20kHz以上,就趨近於隨機的高頻訊號!樂器的頻譜表現本就相當複雜,加上弦樂的抖音、撥弦或擦弦的雜音,乃至管樂的吹奏氣流、鈸等金屬樂器的不規則泛音,還有合奏的音高差異,在在影響著高頻頻譜的複雜度,泛音根本不像我們想的那麼規律。就像自然界中聽起來舒服的海浪聲與風聲,頻率組成也是無規律可循的。礦泉水比蒸餾水好喝,最重要的是有那「雜質」;在重播音樂方面,當頻率高到無法辨識,「超高頻訊號之有無」會比「超高頻實際上是多少赫茲」更為重要。

諧波,殘響,好聲?

不僅有想法,Fidelix還有個秘訣,就是SH-20K產生超高頻(請想像成模擬自然的「豐富泛音」)後,會有2.2毫秒的延遲,模擬音樂共鳴的殘響「餘韻」,這也是優化聽感的關鍵設計。如果說現代高解析格式是盡可能忠實保留資訊量以求聲音清晰厚實,那麼這款調音器材就是以獨門手法帶出偏向圓潤軟質的類比風味。這完全是另闢蹊徑的高解析音響產品,原廠認為有使數位聲更加纖細圓潤的效果及提升餘韻、空間感。對了,這技術當年取得美國專利,日本其他廠家不得模仿,不知道這專利保護有沒有年限?

乍看下,您可能以為SH-20K屬於「差補運算」範疇的產品,其實並非如此,因為它不是靠增加數位訊號來達成高解析的目的,而是直接發出超高頻類比訊號,摻入原本訊號中,甚至可說是噪訊!雖然感覺起來挺不衛生,讓人非常擔心聲音是否會變得既濁且噪,也擔心相位問題,但聽覺心理實在複雜,不得不承認,我還滿喜歡微調後的聽感哪這用在訊源與擴大機之間,也屬音質改善器的一種,要是您的系統已經有了真空管音質改善器或音頻變壓器,追加SH-20K時最好試試看接在哪部器材後面效果較佳(因音頻變壓器本身有頻寬限制,易濾除超高頻訊號

如果您也有機會接觸這樣的產品,有幾個試聽方向僅供參考:首先請直觀感受音質有沒有差異、有沒有劣化;接著請聽聽看撥弦類樂器(吉他、曼陀鈴等)的清澈感與肉感是否維持住。都沒問題的話,再請用女聲、提琴、鼓的樂段輪番測試聲音密度、真實感,最後則是請感受看看,加上這種調音器材之後,堂音飄散營造出的空間感如何。

20kHz以上真的有差?

我的聽力上限大概落在17k-18kHz之間,測試過很多次,18kHz以上的單音是肯定聽不見的,所以,要是單獨聆聽20kHz以上的「聲音資訊」,難以產生特別的、可辨識的「聲音意義」,然而超過20k的頻率區段,還是能讓我感受到可聽聞頻段的變化,相當有趣。如果您對高解析格式沒興趣,不妨想想二聲道系統的超高音單體,還有,為什麼現在的耳機規格都會做到20kHz以上呢?聽不到的極高頻是否影響音樂重播的光澤、水分、細緻感?Nelson Pass曾說,人耳雖無法聽到20kHz以上的頻率,但20kHz以上頻率的延伸滾降卻會影響到20kHz以內的相位失真與頻率強度。總體來說,超高頻是有其價值。

再次回到先前的觀點,人耳有辦法感受20kHz以上頻率造成的差別。考慮超高頻需要綜觀聲音再生的全頻段,20kHz以上的用意不是要聽者去分析「超高音能聽到多高」或者「超高音部份聽起來如何」,而是「人耳可辨範圍外的高頻訊息越多,越會影響人耳原本就可聞的頻域」,頻段分佈與量感都會直接反應在聽感上。舉個實例來說,小提琴、豎琴、短笛等樂器的高音泛音會落在極高頻段,若那個頻段的泛音越紮實,自然就是把樂器的音色給「補完」了;而各種原音樂器與人聲在錄音時的高中低頻是同步存在的,再生時如能有恰當比例,便能優化人聲與樂器的音色以及空間描繪,還原錄音中的細節,音樂再生的細膩質感正是由此而來。

問題來了:假設擴大機的頻寬只比20kHz多一些,比如只有25kHz,訊源加上諧波產生器的效果不就還是被「攔腰截斷」了嗎?不如反過來猜想,一般訊源不大可能處於完全的線性工作狀態,一般器材都在高音有所滾降,再考慮到聆聽者的人耳老化,如果是越接近20kHz,訊號清晰度離理想就越遠。諧波產生器多多少少能夠把凹陷的區塊填回去,用獨家的理論「填補」波形,就算擴大機從25kHz一刀切斷,那也比原本訊源輸出的訊號多了一些量感與「色彩」;當然,現今的擴大機頻寬都有一定水準。

這次器材邂逅,一方面證實Fidelix SH-20K有其效果,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人耳聽感的趣味。說到底,音響與耳機好像也就是這樣才好玩吧?最重要的正是「好玩」二字,兜來兜去,哪怕只是一點新的心得也好,要能持之以恆地探索下去,就是要保持這個「玩」心吧。從探索器材中體悟新的趣味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能調出自己喜歡的聲音、認識不同的產品與不同的重播觀點,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玩呢?最後附上文件掃描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