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4日

推薦.Beatrice Rana

用老靈魂料理音樂

十年前,為了去吃地道的義大利菜,也為了觀覽幾個旅遊書上看到的山城與一些名勝古蹟(順便把手放到真理之口裡),在義大利遊蕩了三個星期,把大學時期所有打工攢積的錢一口氣花個精光。當時最後一站是羅馬,原本預期最震撼的是競技場,殊不知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抵達羅馬那天,一陣暴雨的九月午後。那午後雨勢真是突如其來,在火車上看起來僅是陰日曇曇,一出車站才發現什麼叫烏雲密佈,光線快要無法穿透雲層;搭上公車前往旅館途中,雨水傾盆而瀉,只看到附近斜坡有片石牆殘跡稍微顯眼,在暗沉溽濕的街景中透出乳白色。放晴後,我便繞去看那斜坡上的石牆,這時陽光剛好側著貼上牆面,從約一百公尺外看去,牆面呈現像是玉的色彩,趨近去看,便大大訝異於那色彩原來是乳白混著土黃色的石頭、牆面光線及孔隙間陰影的奇異調和。這樣的石材運用是偶然的嗎?

回台灣後查了一些資料,依然不明究理,只知道義大利雷契省出產一種喚作雷契石(Lecce Stone)的石材適於建築,說不定那牆面用了這種材料吧。這回介紹的新銳鋼琴家,剛好來自義大利雷契省,巧的是,她的演奏也讓我感到一種奇異的調和。在描述她的詮釋之前,先簡單表過我對她的看法。

定位。

這位鋼琴家的演奏當然很好,除此之外,她在樂壇中的「位置」也許更為重要,這個位置指的不是排名、聲望,說不定連她自己都沒特別意識到。

首先是地域上的。南歐素以聲樂見長,尤其是義大利,然而一旦提及鋼琴「學派」,實在很少聽到有樂迷衷情於所謂「義大利鋼琴學派」、「義式鍵盤音色」等等。到底是否存在系統性的義式教學或鋼琴表現手法?我只能說實在不知道。不如換個角度說,老一輩的義大利鋼琴名家有哪些?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Maurizio PolliniAldo CiccoliniMaria TipoDino CianiSergio Fiorentino,還有呢?與俄、德、法、英、美等地相比,同樣是古典音樂大國,但光看錄音角力,上個世紀的義大利好像還真不是特別出產鋼琴名家的地區?後來義大利確實是有好些頗具實力的鋼琴家,但是名氣鮮少遠播到東亞,以下姑且列幾個名字:Alessandra AmmaraRoberto PlanoAndrea LucchesiniGiorgia Tomassi…等,現在得加上一個更年輕的名字,就是文章主角,Beatrice Rana

接著也要注意商業上的定位,同樣是新銳鋼琴家,資源豐富的DG簽下許多明星自不待言(蕭邦大賽那幾位紅牌之外,Jan Lisiecki值得繼續關注),Sony最少有Khatia BuniatishviliIgor LevitLucas Debargue三員大將坐鎮,Decca旗下則有天才型的Benjamin Grosvenor,而慧眼過人的小廠(如Harmonia MundiHyperion)總是擅於挖掘潛力股,不勝枚舉;在這環境下,Warner就算整併EMI,在「新生代」鋼琴家這塊,也只能說強敵環伺啊!所以,Rana對華納來說無疑是塊寶,就看要怎麼經營了。

簽約華納前的錄音。

Rana簽約華納之前的二張錄音讓人聽見她的老靈魂。她的首張專輯由加拿大品牌ATMA發行,接著是2013HM發行的第十四屆Van Cliburn大賽現場錄音。這兩張都是我「原先放錯重點」,然後越聽越喜歡的錄音。首張專輯我原本把重心放在史克里亞賓的奏鳴曲,沒想到整套蕭邦前奏曲是處處驚喜;再說比賽現場錄音,還以為賣點會是拉威爾那套夜之加斯巴,怎知巴爾托克與舒曼彈得更是絲絲入扣。

Rana的出道專輯。光就技巧層面,不能說已臻至成熟,但一出手就大膽挑戰蕭邦全套前奏曲,還挖出箇中的精緻面向,實屬不易。(Atma ACD22614

舉幾段音樂吧,先講她的蕭邦前奏曲:第二號的演奏不但顧及譜面,當音色變化配合樂段分節、配上微小的速度彈性,讓伴奏聲部在有限的音域中彈出意境,很不簡單;第四號也有很別緻的速度構想,使曲子哀怨而不濫情,弱音安排與漸慢處理令人無話可說,尤其是大膽把第十二小節(正是曲子的二分之一處)拉到近乎兩倍長,做出譜面沒寫卻非常合理的戲劇效果;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其直覺,第六號的長句法她並不刻意琢磨鋼琴的歌唱音色,而是用強弱與聲響厚度的層次去堆疊樂句的吐息,曲終時音樂線條慢慢沉沒消融,有獨特的美感;第十四號,一般的演奏會強調左手聲部的吞噬效果,她的演奏帶出右手聲部的搏鬥樣態,達到微妙的平衡,使樂曲的陰暗面不誇大放肆。綜觀整套前奏曲,雖然這不是我最愛的版本,但論詮釋用心,Rana有許多細節處理值得參考。

范克萊本的比賽實況錄音舒曼詮釋在水準之上,而巴爾托克彈得叫人驚豔不已;憑這種表現奪得銀牌與觀眾票選獎,名實相符。Harmonia Mundi HMU907606

要聽她在鋼琴上的歌唱感,舒曼的交響練習曲可作示範,不妨先聽第十一段練習曲的旋律線,再回頭聽第一段練習曲,會發現她對主題鋪陳拿捏得四平八穩,不同音域的旋律有著各自的情懷。聽了她的舒曼,不免懷疑:這樣的演奏家放得開嗎?請聽巴爾托克戶外組曲的第五段(狩獵),琴鍵奔放撞擊,速度感強烈,把已經夠緊繃集中的音符更加白熱化,同時音樂還是維持著高度統一感,非常有膽識。關於這份巴爾托克錄音,還想再碎唸兩句,它就像分子料理,雖然霎那間分不太清楚品嚐到的細節到底是什麼,但總有一兩個吸引人的味覺焦點;要是嫌這組曲的音階太艱澀嘈雜,不妨試著注意鋼琴強音喧嘩之餘,Rana如何串接弱音音符、如何把第四段(夜間音樂)彈出搖曳晃盪的戶外情景、如何一面接續第二段(船歌)又同時遙遙呼應著拉威爾的夜之加斯巴。

重新感動一次。

如果說前兩張初試啼聲的專輯已經給人注意到Rana卓越的音樂性,那麼近期的二張華納錄音確實能夠見證她漸趨成熟的鋼琴技藝。她簽約華納的第一張專輯是協奏曲,與Antonio Pappano共演柴可夫斯基與普羅高菲夫。原本不大看好這對組合,不料已經被彈到幾無新意可言的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硬是踏出個精巧與爆棚兼具的路數,必須一提。首先要特別讚許樂團部份,這才是這份錄音真正讓人意外的地方,此類名盤如林的曲目,獨奏家表現出高水準是合情合理的,反倒要聽聽指揮怎麼揮灑調度,看看樂團怎麼配合、映襯獨奏家的氣質。

加盟國際大廠的第一張專輯就用協奏曲打頭陣。實際聽來,自信又流暢。對了,第三樂章的鋼琴表現會難倒不少擴大機。(Warner 2564600909

PappanoRana的支撐到位,管弦樂器各自延展,讓我對他大大改觀(原本對這位指揮很少起共鳴)!您心中有哪個版本最能展現管弦樂的美感呢?無論最喜歡的是穆拉汶斯基、托斯卡尼尼、卡拉揚,還是萊納是否都會聯想到磅礡熾熱的大編制快感呢?Pappano不是不給動態,但並不流於誇張,更多時候是在呼應鋼琴的運音,更值得注意的,是弦樂群呼吸中密密麻麻的強弱變化(尤其突強突弱)做得非常到位,加上節奏轉換細膩精準,使音樂愉悅地流動起來,真是要稱讚他的手法。從那老掉牙的第一樂章序奏就讓人聽見掌握樂團的功力,著實不簡單。樂團支撐良好又不搶戲,聆賞鋼琴獨奏部份就一點都不吃力,而且還會聽見整首協奏曲原來有許多節奏的脈動是鋼琴與樂團彼此配合完成的。Rana的彈奏渾然天成,聽來自信、投入又流暢,是新一代好手中不落俗套的詮釋,縱是這般通俗曲目,還是有辦法讓我重新感動一次。

就技巧講,Rana毋需靠著擺弄怪異聲響吸引注意,她始終維持著漂亮的音色,讓整部鋼琴從低到高的音域都能均勻地響著;這種音樂性讓人不禁聯想到一些傑出的鋼琴家,譬如老一輩的Walter GiesekingOleg Boshnyakovich,隨手從二位老大師的錄音中摘出片段,俯拾都是美麗歌聲,Rana的演奏也讓我留下了這種印象。她的魅力在最新發行的郭德堡變奏曲中更是一覽無遺,去年以兩回篇幅介紹這套曲目,如果當時就有這份演奏,也一定會是我強力推薦的版本,巴哈的老梗曲目能彈得像她一樣可不容易。

奇異的調和。

她的巴哈演奏寓明晰均衡的色彩以熱情,體現了鍵盤獨奏的奇異調和。滑溜的矯飾、削銳的觸鍵、作態的起伏,一概不存在;細聽之,審美核心落在彼此浸潤的階調中,如是趣味多多少少需要聽者靜下心慢慢體會。她的雙手操著不同的層次,聲部獨立性極高,還有對樂句歌唱的拿捏,如同前述,其拿手好戲是維持韻律進行的同時還有餘裕營造各組音符的微小波動速度也是維持在「聽得清楚、彈得清楚」的限度上,而節奏感有時甚至近於即興,但線條漫漫,又反而讓音樂靈活自然再說就抽象了,不如用錄音檢視其演奏細部。

我就是特愛她毫不掩飾的鋼琴化傾向,從巴哈到克萊門第皆然!年方廿三,就帶給樂迷如此精巧的巴哈演奏,可以讓人一口氣聽完,絕不無聊、難以取代。她用上各種方式使鋼琴吟唱起來,其豐美必須親耳領略。希望華納未來能夠持續栽培這位鋼琴家。(Warner 9029588018

按我想法,她在首尾二次詠嘆調主題展現出的風範比許多版本的炫技段落還要迷人,強音弱音各有階度,控制得巧妙,真讓鋼琴產生了吟唱的感覺,只要對上合適的琴,不難感受到Bel Canto深埋於文化基因裡。她不只能讓鋼琴唱得美,要精實衝鋒也不在話下,第五、第廿段變奏盡顯颯爽(第五段變奏猶如雙手對舞,第廿段變奏是雙手共舞,聽得是耳不暇給),她只消把彈奏巴爾托克的勁道收斂些,這不成問題。要感受Rana的投入,也得聽見她於複音線條觸鍵對比下的苦功,好比第七段變奏左右手對唱且搖晃著,不僅勾勒了可親的樂句,更似相互傾吐,穿插極多的輕重變化,當手指驀地彈跳,更勾起鮮活的尾韻——光這段變奏我就連續重播了至少二十次,實在覺得有好多挖不盡的細節,觸鍵每每言之有理,彷彿這些處理方法早已流在她的血液之中。再講一個可愛的地方就好。第十三段變奏的第二段反覆,會聽到Rana「忍不住」要加上花腔的衝動,既有音群的顆粒感、華美的聲部線條,亦營造微微孱弱的歌唱效果,這番演奏真夠精彩,這份錄音最特出的就是她竟然能這樣以鋼琴模擬人聲,真有見地。

鋼琴在她指下,猶如聲帶的延伸,時常飽含連貫的歌唱感,秘訣是什麼呢?反覆聽著Rana的錄音,我想到一句話,應該是北大路魯山人說的吧?大意是「所謂料理,不外乎探究食材的合理性」。聲部平衡、音色對比、力度漸層、韻律感等,是Rana的獨門做法,而巴哈的譜就是食材;像這樣讓樂句順性開展、讓音符的抑揚頓挫合於情理又自成一格,實在是最上乘的音樂料理了。Rana悠遊自娛於黑白琴鍵之間,在我心中屬於天才型的演奏家(天才知道她練琴究竟多艱辛),希望未來可以繼續感受到她對音樂的愛,最後就用幾個問答結束這回稿子吧!


問:這樣說也許很突兀,但不得不說,你的演奏挖掘出音符的潛力,讓我聯想到雷契石;我想問問,你的文化背景與演奏之間有什麼關聯呢?
答:在回答這問題之前,要先謝謝你這番對照!我一直都很愛太陽映照在雷契石上的光彩,我也很開心我的演出能令人聯想到這樣的質地。毋庸置疑地,我的文化背景啟迪了我許多關於的音樂想法。南義大利向來以熱愛歌劇、美聲唱法著稱,而我總是探求這種極為開闊且戲劇化的歌唱效果;有時候(尤其是德奧的浪漫派曲目)我甚至得與內化的音樂直覺拼搏,但這確實是我音樂性格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問:你喜歡怎麼樣的鋼琴呢?
答:好鋼琴,就是不會限制我想像力與靈感的鋼琴。我喜歡豐滿、輝煌的聲響,要能兼顧極弱音與極強音的表現——尤其是與樂團一起演出時。

問:以最新這張巴哈的專輯來說,你用的鋼琴有哪些地方吸引你?
答:那是台非常美妙的「Hamburg Steinway」,為Teldex Studio Berlin所有。我非常喜歡其聲音質感,溫暖與光澤兼而有之,是一台能讓我好好發揮的鋼琴。

問:能不能聊聊這張專輯的錄音師?
答:這張專輯能請到Jørn Pedersen監製、錄音,真是有幸。他不僅是錄音,更是敏銳的、品味出眾的音樂人,技術層面沒問題,麥克風擺位也不在話下,這張專輯能呈現得這麼好,真是要多謝他鼎力相助。

問:你會怎麼描述你的風格?
答:我想我無法「描述」自己的風格,也許那難免流於劃地自限。不過我可以說我對詮釋的原則,最要緊的是真誠:對自己真誠、對譜面真誠、對觀眾真誠。

問:巴哈的鍵盤音樂與柴可夫斯基鋼琴協奏曲中的炫技段落非常不同,對於這些段落,你的想法是什麼?
答:炫技目的在於「凸出某些效果」,那些「困難的音符」正是要達成那些效果的手段。換言之,炫技是外顯的,這些段落有其潛在的層次。

問:你會希望聽眾在錄音中感受到什麼特點嗎?
答:我不會特別指出哪個東西該怎麼聽,音樂最棒的一點在於聽者可以享有各式各樣的詮釋自由;但是我會希望聽眾能將聆聽郭德堡變奏曲視為一段有意義的旅程。

問:從這張巴哈專輯中,有哪幾段音樂你會特別想挑出來分享?
答:如同前述,我不習慣以我的觀點去影響聽者。不過,變奏曲裡面有幾個「轉捩點」可以提一提。第十五段的小調變奏像是冥想,回顧著目前為止的音樂樣貌;再來是第廿五段變奏,一如Wanda Landowska說的「黑珍珠」,是有著憂傷與刺扎的宇宙;最後則是尾聲重現的詠嘆調,徹底翻轉了前頭三十段變奏的感受。

問:有計劃造訪台灣嗎?
答:很可惜,目前暫時沒有,可是很希望能早日有機會造訪,聽說台灣的人事物都很棒尤其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