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雜談.好久沒有這麼碎唸了

二十年前住過汐止一陣子,印象中那時氣候比現在多雨潮濕。然而,一年之中難得有幾個接近滿月的夜晚,在小雨之後有風徐徐走過,地面乾得快——趁著空氣微潤怡人,坐在巷口看月亮光線充足得直接貼上柏油路,好像空氣變得比想像中更透明,這種景況總讓心裡有種異樣的舒暢。

EL84

配對過的Siemens EL84不難找,價格大部分也是挺友善的。如果是NOS,一對落在約100150美元的價位帶;如果是有使用過的,依品相而定,大概一對落在70120美元之間。聽過後,必須說聲音讓我喜出望外,沒想到這種價位可以得到這種聲音的管子,正因為原本不期不待,聽到的瞬間,差點有一條龍從我天靈蓋衝出去(欸欸這是誇飾法)

它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漂亮的音色中帶有一種難以描述的、微微的柔軟氣韻,曼妙動人卻同時通透平衡,以這價格來說,實在是呈現出極為微妙的均勻感。全頻段滑順有潤澤,飽滿中不失細膩。按我的想法,會說它高頻綿柔、中頻居正、低頻穩健,不過「高音甜、中音準、低音沉」是更好的寫照。

二十年前住過汐止一陣子,印象中那時氣候比現在多雨潮濕。然而,一年之中難得有幾個接近滿月的夜晚,在小雨之後有風徐徐走過,地面乾得快——趁著空氣微潤怡人,坐在巷口看月亮光線充足得直接貼上柏油路,好像空氣變得比想像中更透明,這種景況總讓心裡有種異樣的舒暢。這EL84的潤澤讓我想起那種感受。

突然想趁機總結一下最近聽到的好東西,反正短期內先不玩音響了。

Acrotec 6N-S1051喇叭線。

該說不愧是Acrotec嗎?這家高純度6N銅的魅力不知實際上侵蝕了多少歐美高價線材與高純度銅線的市場。Acrotec 6N-S1051細緻、開闊、淨、清新、有超多細節,竟然讓大部分的樂器和人聲聽起來都又甜又飄逸,甚至有明顯的牽絲,綿密十足。現在切售線行情不知道怎麼樣。

Melltone MTSX-225喇叭線。

這名字估計也沉寂頗久,現況不甚清楚,不知道以前有沒有在DIY界紅過(說起它的母公司,在台灣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Melltone背後是日立Hitachi)。

前面那句話括號內容比正文長。大概就是寫論文時一個不小心…註腳就跨到第三頁的概念。

Melltone MTSX-225Acrotec 6N-S1051形成對比,密度感極強,十分飽滿有力,聽什麼都雄壯澎湃,就算透視感不夠強烈,但洶湧的能量感有高階線材的感受,結像效果亦非常好。

綜合來說,Acrotec美妙討喜,可是實際點講,Acrotec個性搶耳,挑系統也挑玩家,Melltone則比較易於搭配,我猜可能比較好應付各種癖性的系統,在平價系統上應該都能發揮優勢,只是現在應該買不到Melltone的切售了?(其實就價格與聲音個性來說,也不用麻煩去找Melltone,買老田的無名或者亞伯拉罕就好了嘛。)

12AX7

要便宜又要CP值高,如先前推薦:AmperexToshiba。打算進階點的話需有心理準備,不是價錢的問題,而是要衡量自己聽音響的口味,譬如價位稍高一些的Tesla ECC803S,聲底均衡,不偏不倚,音響性優良,容易搭配,表現穩定;問題是可能中頻音染偏少,高頻也不那麼直白明瞭,換句話說,就是升級真空管得注意管機的活生感與音色變化,而不是偏執於「某種管味」。

USB線。

好陣子沒聽到令人振奮的線材,一直以來用Wireworld的中階USB線材,這一旦熟化充足,已經非常具有參考價值。除了前年NeotechNEUB-1020這條線CP值很高,我心中還是時時惦記超高階的Vertere Pulse HB(這多種金屬混絞的Vertere線是我聽過最喜歡的USB線,但實在無法負擔)。

真的是好陣子沒聽到特別心動的USB線了。

直到朋友借了我一條Acoustic ReviveUSB-1.0PLS,完全以音質取勝,解析度也很高,分離度與層次感極妥。不過目前聽起來,低頻豐滿度、樂團規模感還不夠雄厚,無法肯定是熟化問題還是調音取捨,需再觀察。但除了低頻表現,其餘部份都很令人滿意,尤其是音質。乾淨、安穩、溫柔、纖細,非常具備高階線材風範。

西電訊號線。

之前寫過一對西電訊號線,中頻濃郁、肉感足、聽感鬆軟、獨唱獨奏聚焦能力好;線芯取自WE 77 A RET,焊錫用Nassau AT-7241

然後還有老婆(大人)從日本帶回來的西電線。線芯取自軍規的大型變壓器D-79730 INP,年代約略在19101920年之間。聲音本來就很甜,請樂音林桑換過銲錫,晶瑩剔透的鋼琴高音觸鍵更迷人,樂團的動態也略見提升。賣家說這對訊號線的正極使用上述西電變壓器的一次側線材(黑色細漆包線),負極使用二次側線材(二重絹卷里茲線)。我的疑問是:原來西電古早變壓器一次側跟二次側用不同的作法啊?不知道是不是常態。

那個,歐陸老喇叭。

德律風根的老喇叭聽起來很吸引人對吧?但應該得多加注意箱體與單體型號。即便使用Alnico磁鐵讓喇叭音質動人,碰上扁平侷限的箱體,整體平衡度還是很難調整,要是盲測,說不定很快就出局。講起歐陸老喇叭,我倒是非常喜歡毫無行情可言的Philips Legend 1,又便宜又好搭,音質一般,但頻段分佈很合理,靠牆也好擺。

然後,調音道具。

Acoustic Revive QR-8,我對這類看似玄奇的調音道具總是保持懷疑,而且也提醒自己必須時時保持疑問,但不能預設立場。因為乍看不科學(或無法理解)就驟下定論,才是真正不科學的思維吧…?

越是懷疑,越應該親耳驗證。QR-8實測起來,擺在插座、器材端子上,效果還真無感,但放在器材內部的變壓器、唱盤上方、喇叭箱體(可以貼的地方很多)就有效,而且比想像中容易聽見變化。放在變壓器上可以增加安穩感,貼在唱盤與喇叭箱體,則是聲音飽滿、音場寬深略增、結像更形紮實。

耳擴一部,Perreaux SXH2,熟化中,認真聽完再補上心得。

啊,還要另起一篇講音頻變壓器,修繕中。

最後提張SignumCD。說錄音版本如過江之鯽的曲目,韋瓦第那四季當之無愧,光是近三十年來的古樂錄音就一海票。Debretzeni這詮釋間接揭示了韋瓦第怎麼料理樂器而成器樂,直接收下,不囉唆了(這封面有巧思,藏在左下角樹枝裡,放大才看得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