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日

一言.W. Kempff

宏觀之,也廣,而其美好總在腳步零星綴踏處,譬如舒曼鋼琴曲設計出的休止符、又如舒伯特奏鳴曲中的寂然觀照;當然,近期複習至他在與Y. Menuhin合作的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錄音中揮灑出的美麗,無以言喻。

用一句話寫音樂家,很危險,卻也很有趣,因為這映照了一個無可磨滅的瞬間。人都需要這樣與音樂獨處的時間/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