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5日

一言.T. Currentzis

T. Currentzis,名字裡有電流的男人,然而「超大電流激爽輸出」僅是其中一個面向而已,聽者(幾乎是有義務地)要細細品味其音樂中細密的交合進擊、光影、濃淡、硬軟、苦甜,與那從深藏暗泳到雀躍兔脫的跨度;他讓我想起體現當代聽覺美學的H. Scherchen(沒有引誰為優的意味,而單單是個比擬),不過卻有一群更似量身打造、將士用命的子弟兵,因而兼有Y. Mravinsky般、蘇聯時代的硬底硬氣大魄力;拋開所有產製外延,最值得關切的是他如何喚出藝術中「能被賦予」的當代生命力,也就是他如何展出絲毫不僵化的音符彈性,使一行行的譜子願意在他面前打開自己的毛細孔——我無法不認為Currentzis是屬於這個時代最危險、最魅人,同時又是最優秀的指揮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