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

一言.J. Heifetz

很難有比他更熱情的小提琴演奏者,縱然中年以後海飛茲將精準的冷燄埋進速度裡,我相信那種孤高卓絕是源自對肢體與演奏的信念;若不說他錄製的蓋希文,也請您參考電氣錄音時期他是如何演奏這三首曲目:舒伯特「聖母頌」、巴哈第三號無伴奏小提琴組曲「嘉禾舞曲」、德布西「甚於緩板」(常譯「比緩板更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