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5日

一言.C. Maze

聽過她老人家的錄音,難免要癡傻頑愚地一廂情願起來:想領略上個世紀初人們是怎麼跳舞,還是要聽看看C. Maze給予音樂的流動韻律,那種隨時都在舞步之中的曼妙顯現於德布西的「甚於緩板」,絕對經典;在流動韻律的另一面是寬廣、定性,乍聽樸實無華的「月光」竟有一種很大度的表情,看來年紀與經歷多少還是能藉由音樂感受得到呢,不僅是技巧退化這種表象(另一個例子可以連到M. Pollini晚年所奏的巴哈平均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