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

心動.Beyerdynamic T1 2nd Gen.

動圈的高峰!Beyerdynamic T1 2nd Gen.

動圈、靜電、平面振膜、平衡電樞,這幾種耳機分類,第一個讓您聯想到「好音質」的是哪種作法?然後,哪種作法會讓您第一時間說出它的「特點」?針對第一個問題,不諱言地,我會直覺想到平面振膜與靜電耳機,它們都用音質徹底說服人;並非動圈音質差,而是市面上的平面振膜與靜電耳機確實絕大部分都有著優異音質。針對第二個問題,心裡有答案了嗎?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耳機作法。這樣問起來,好像一副「對動圈沒有愛」的樣子,其實不然,前兩個問題不妨解讀為從另個角度觀照動圈優勢何在。

如果問「哪種作法可以讓各項聽感指標平均得分、又適於大量生產」,答案便呼之欲出,動圈作法成為主流也就不難理解了。從商業角度看,諸如Audio-TechnicaBeyerdynamicSennheiser等動圈大廠之所以值得信賴,也有一個原因是他們在大量生產、研發過程中摸索出「單體性能、調音技術」兩者間的平衡。只要這些廠商再推一把,讓「各項指標平均得分」進化到「各項指標平均得高分」,甚至「其中幾項達致頂標」,就準備大賣一場了。當然這些過程都需要挹注大量資源,技術精良處非我能置喙。話說回頭,這陣子接觸Beyerdynamic兩款動圈式耳機,一款是T90、一款是新版旗艦T1 2nd Gen.,仔細試聽一段時間後,不得不承認:動圈單體依舊潛力無限,而Beyerdynamic校聲工夫依舊世界一流!

好靶機:Beyerdynamic T90
每次抓起新耳機,有如什麼怪癖般,都會忍不住要放菅野邦彥的幾張錄音才過癮。揀了1973年的專輯「Collaboration」來試試T90,才剛切第一軌「Perdido」,明明音量沒開大,鼓組一下的噴發瞬間就嚇到我,換去同專輯第二軌「These foolish things remind me of you」,相較於參考耳機Hifiman HE560的柔潤身段,T90顯然更傾向於直白交待細節,若說HE560會把人捲進音樂氛圍,T90則是把音場內的畫面鋪在眼前,各有巧妙。拿T90與身價一倍的HE560相提並論確實有點誇大,但至少這耳機可以明確點出菅野的觸鍵層次,絕非一味軟膩陰柔以討好耳朵,琴音淡泊時也是非常到位,頗得酷派神髓。


1980年「Sincerely Yours」專輯的「Mean to me」這軌更能顯示T90浮出錄音細節的能力,也可以幫助聽者對演出者風格有直接的感受,論及菅野演奏中節奏錯落的刁鑽靈活與一步步變化重音的能力,T90的精彩表現使人咋舌。久未品嚐動圈耳機,沒想到竟憑一只T90就讓我享受了特級酷派滋味。

不過T90在聲響光譜上,大約介於鑑聽與刺激性之間的階調,並非面面討好,對我而言,高階平板耳機還是有其高明處,尤其是長期聆聽狀況下,平板耳機的自然階調顯得相對耐久聽,但看看T90售價,其實力可謂不俗,整體來說是「中頻精確、高頻明亮、低頻清爽」,特點包括「速度飛快、殘響層次明瞭」,搭配上最好避免過份冷調銳利的耳擴(或滾降太快的濾波模式)。如果喜歡高頻亮澤,更要好好享受T90,您會覺得資訊量豐富到耳朵來不及聽。

前面好像講了不少T90優點,實際上缺點也該一併提出。沒有耳機是完美的,端看買家拿捏用途、預算與調聲偏好的平衡。實際說起來,T90也無法避免「直接聽的時候會感到諸多優點,但一旦跟自家高階產品相較,缺點立即曝光」的命運:T90聲底厚度並無特出之處,這點會讓雜食性樂迷卻步。若是簡單的鑑聽工作或小編制人聲,T90可以給出很高的爽度,但稍微嘗試一些合奏錄音,無論是爵士樂或者古典樂,只要編制在五六個人以上即能感受到這款耳機底氣有限,嗜好大樂團澎湃合奏的樂迷收下T90可能難免要失望,因為它調度大場面的能力只能說是中上,儘管不至於聲部紊亂,但終究有點單薄。就算不說低頻層次,一只耳機的厚度與形體飽滿感也不能不看。要兼顧厚度、密度、飽滿、音場、靈動活生,Beyerdynamic T1 2nd Gen.(以下簡稱T1.2)無疑是個更佳的方案。

同門過招,殘酷對決
原本我有意讓高階的T1.2與中堅的T90來場同門兄弟捉對廝殺的戲碼,沒想到大師兄不愧是大師兄,這是場不公平的對決,因為T1.2不只理所當然地贏過T90,也勝出原本的T1一代——而且我說的還是沒熟化的T1.2!尚未煲過的T1.2,就像還沒煲開的Klangfilm線材,中頻已然質感絕佳,但肯定還能再上層樓。就拿前面講過的同一軌「Mean to me」來說,T1.2輕易表現出「用牛筋鞭笞耳膜」的貝斯彈力,但換過幾片,也不難聽出新耳機動態未能施展到底的侷限、高頻亦去得不盡(鋼琴獨奏尾韻出不來,新機往往此點尤為明顯),果然需要熟化。有趣的是,剛開聲的T1.2在某種程度上使我聯想起在楚培樂坊聽到的RudiStor耳機;當然綿密濃郁感還是RudiStor的勝場,不過Beyerdynamic自有強項,在T1.2上的層次與分離度都令人心滿意足,且聲音連續性同樣無可挑剔。


待煲足100小時,T1.2再度進化,好聽得不像話,音質極致舒坦,音響效果高妙,不知道煲足1,000小時之後有多神…就拿Esa-Pekka Salonen指揮的理查史特勞斯「變形」(Sony MK 44702)來講,這份錄音有哪些優點?有經過熟化的T1.2交待得清清楚楚:弦樂群同步收放、低音提琴與大提琴的配重、小提琴由弱音往更孱弱處行去的紋路、滴水不漏的樂句接合等等,「變形」裡頭連綿不斷的樂句就是由這麼多表情與樂譜指示堆砌出來的,而隱然導引樂句的韻律感正來自精準控制的發聲細節,T1.2一點不差,它給的不只好聲,更引出潛藏在音樂底層的脈搏。

新耳機的高中低頻與層次解析有沒有煲開,用此弦樂合奏測試聽感便知(卡拉揚晚年的同曲錄音當然也是很嚴苛的測試標準,DG 410 892-2)。這首樂曲寫給廿三把弦樂器,T1.2顯現不凡的聲部解析力,給人聽盡弦樂高低聲部交錯起伏的迷人之處。當耳機還沒煲開,低音提琴是「沉不下去」的,煲過才能聽出下段延伸與共鳴,別忘了,要高低頻延伸可不是追求誇張音效,兩端有沒有熟化非常關乎音樂表現,無論小提琴引吭高歌、大提琴悶騷吟唱,要是兩端到位,聽感當然更加真實動人。

九十秒決勝負
為了測試耳機,翻出一張舊片「Le Boeuf Sur Le Toit」(原在EMI Virgin標籤下,現已改為Warner Erato廠發行)。提起法系小提琴作品示範片,我總是先想到Diego TosiRenaud Capuçon,若是指定要聽法國小提琴家拉聖桑的「序奏與輪旋奇想曲」,我則是一定推薦Capuçon此碟,光那美不勝收的獨奏音色就會讓人耳油流滿地(這點當然要歸功於錄音師Frédéric Briant,絕對不是每個錄音師都能抓住此君極致甜美柔滑的音色),詮釋也不在話下。


所謂90秒決勝負,指的是這「序奏與輪旋奇想曲」的序奏部份可作為耳機或喇叭呈現弦樂的測試準繩,尤其是耳機。大部分端得上檯面的耳機,呈現小提琴「獨奏」部份都有一定水準,請注意,是「獨奏」部份而已,包括「音色之甜、剛柔之變與那輕盈滑溜的美質」…等等,然而中階耳機與高階耳機的關鍵差異,不在明顯抓耳的「獨奏聲線」,也不能只看「樂器分離度、音場是否開闊、內聲部層次」,這幾點都是好耳機的基本功。真正的考驗之處是在開頭90秒的「弦樂伴奏」!如果一只耳機能表現這錄音的弦樂伴奏在背景中以羽絨般的柔軟感烘托氣氛,肯定是非常厲害的耳機;如果還能像T1.2一樣,進一步清楚呈現弦樂群在音場深處翩然融化的質感,那便是旗艦水準了。耳機竟做到這地步,怎能不拜服Beyerdynamic?完全不需要靠幻想腦放,T1.2硬是有能耐把所有細節有條不紊地唱出來。

關於煲機(熟化)的碎念
一般來說,煲耳機、煲音響線材都會經過一段「磨合期」,但是煲T1.2時出現了頗為明顯的「低潮期」,幸好忍一忍就過了。這低潮期雖然不至於衰聲,卻讓我重新思考煲機這回事。剛到手時沒什麼異狀,就是高低兩端沒去盡、動態狠勁還不夠而已。怎料大約聽到30小時左右,有幾張三盲鼠的錄音,聽起來貝斯撥奏怪怪的,乍聽是富於彈跳感,然而細聽發現水球般的顆粒感不均勻,聽起來不像極低頻不夠力,而是「中頻下段有輕微凹陷」。奇怪的是,耳機不是全音域單體嗎?實在沒道理有中頻下段凹陷的現象,想來是振膜對某些頻段的再生能力還沒跑開。聽Marcus Miller的貝斯,勉強算鑽得下去,但是低頻層次與暫態也出不來,要等多久呢?低頻甚忌「有量無質」,煲機經過這段糊糊散散的時光,對細節強迫症患者而言簡直是最不能忍受的。後來把心一橫,用Marcus Miller的專輯輪流跑,過了整整一天,低頻還真是逼了出來。重聽有問題的樂段,聽起來都正常了,而且強弱對比更有階度,非常好。

想了一下,大概理解了「低潮期」幾個變數。原來聽感一開始覺得有凹陷,是因為極低頻段較晚熟化,所以中高頻先熟化的時候,聽感就比新機開聲時來得不平衡了。這樣推理起來,使用不同的耳擴、不同的軟體,「低潮期」的時間與「低潮的實際狀況」大抵也會略有出入。全新耳機有沒有跑過,聽來還是有差,畢竟新機可是從端子頭、耳機線、到單體,全都未經熟化。

我對熟化(煲 / Run in / Break in)的觀點是:正常狀況下,熟化都能提昇器材性能表現,但絕非飛天鑽地大變革;如果希望靠熟化大幅改變現有的聲音,其效果還是有極限,而且熟化很需要耐心。大致上,硬體原有的優點在熟化前就存在,熟化是讓原本好處更加優化,並讓原先隱藏的部份解開驚喜封印,就耳機、耳機線來說,最常見的熟化好處就是聲音更不毛躁、兩端延伸更順暢。沒記錯的話,T1的新舊款單體振膜都有較多阻尼,更需要運動磨合。

原廠調音不可小覷
熟化充足可以幫助聽者更準確地理解原廠調音;換個角度說,很多時候玩家還沒把聲音煲透就急著擺脫原廠耳機線,反而可能錯估原廠調音實力,讓子彈飛一會兒,給原廠線材多一些時間,聲音會更熟成。再舉一例說明原廠調音用心。我一度把原廠的6.3轉接頭換成Furutech鍍銠的F63-S轉接頭,高頻多了一絲能量,整體音色從原廠(鍍金轉接頭)的微暖寬鬆變得冷靜一點,速度「疑似」有更快。然而用上原廠轉接頭的音質聽起來更融洽協調,顯見原廠調音有深思熟慮。對了,我試聽的還只是原裝配線,Beyerdynamic原廠有推出平衡升級線,光用想的都覺得不得了,有機會試聽到平衡版T1.2會再報導出來。

根據我在兩台耳擴上輪流煲的經驗,T1.2大約煲足50小時,就可以更明顯感受以下優點:音質、全頻段平衡、有肉有彈性、兩端細緻度出彩、整體厚實安定。無論對耳機或者二聲道,我相信玩家永遠最在乎質感與平衡,目前我已對T1.2非常信服。不過!事情總是有個「不過」,要把T1.2動態發揮完整,很吃耳擴實力,也需要更多熟化時間,我這邊確實煲足120小時後才認真覺得T1.2動態與低頻解析力達致旗艦水準,聲底那股潤澤醇然的質地亦更加透明。相信經過500小時的煲煉後,它能給出更多類比味。

相較過去聽T1一代,會覺得一代多點冷靜解析的調性,T1.2則多散發出一些暖調氣息與微微甜潤感。BeyerdynamicDT990T1一代對弦樂或人聲的刻劃常被誤會,其實原廠懂得調出「清淡素雅」的聲音線條,但是搭錯耳擴會被誤以為人聲與弦樂「清瘦平板」…T1.2比較沒這個問題,就算搭上很普通的耳擴,聲線也不會過於乾癟、死氣沉沉,整體而言,無論搭上偏暖調的耳擴或者中頻素樸的耳擴,只要電壓罩得住、電流品質好,都不易出大錯。

如同許多高階耳機,T1.2也對電源處理、電源線品質反應靈敏,所以初步調聲建議不是「換耳機線」,而是請先找到合口味的耳擴,然後嘗試處理電源,譬如谷津那台CP值超高的AC Filter。如果電源已經處理過,就請確認搭配的電源線能否給出具有密度的聲音。當然,有能力直接升級的玩家,請務必嘗試原廠的平衡線。

兼具密度與寬鬆的頂級之作
讀者也許注意到,文章都要寫完了,整篇心得都沒把外觀作工納入考量…?這樣講好了,耳罩的形狀與材料雖說是調音一環,然而說到底,視覺感受大概比聽感更為強烈。無論配色、作工、造型,一旦也納入評比,那就太昏天暗地了。何況,個人喜好也往往有很大跨度,好比我就喜歡Lafayette F-990Technics EAH-220(雖然EAH-230更高階,但我反而喜歡220沒有旋鈕的外觀)那種濃濃的昭和味,悶騷中帶有一絲浮誇;同時也不能忘情B&O U70Tescolyzer DH-61這類超前時代的薄身美型設計;更別說Pioneer SE-L401970年代就立下金屬工業風混搭皮革材質的不敗潮流感,還有…(下略一千字)…

說結論嘛,T1.2完全可以靠聲音證明自己的旗艦地位,理所當然。與其他頂級耳機相較呢?論及「中頻配合高頻」的質感,我會說它介於RudiStor的多彩富麗與Sennheiser的輝煌響亮之間;若說「中頻配合低頻」的質感,則介於RudiStor的柔軟綿延與Sennheiser的大器開闊之間。細膩又游刃有餘,和煦而無甚癖性,T1.2於我而言,可謂動圈耳機中指標性的存在。

玩耳機總會有幾個收藏目標,原本收藏目標已瞄準RudiStor Chroma MD2-mk2Sennheiser HD800S,看來,現在不得不追加這支Beyerdynamic T1 2nd Gen.了…啊、最新發表的Sony MDR-Z1R還沒聽過,萬一聽了又想買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