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Telos GNR》vs《聽空間在唱歌》

這篇Telos GNR心得來得有點晚,晚到自己都覺得何必出來佔版面既然各大媒體與網路分享都有技術剖析,我就不再炒冷飯了,不如換個方式:直接先講軟體聽感,其他的後面再說。軟體要有代表性,我就選音響論壇今年推出的「聽空間在唱歌」。評測的軟體選段從第一片挑其中九軌出來,先碎碎念一下軟體的部份,然後再敘述有沒有使用GNR的差別。

CD1 Track 1
我相信有些音響迷其實不知道劉總編對軟體的掌握程度非常精準,絲毫不下於硬體講評,他選的測試段落,無論難易,每一軌都有很明確的調聲目的(還有棒喝)。這回初聽第一軌,開頭就留了個心眼。人聲是音響迷所喜愛者,但有不少「發燒碟」會為了讓人聲聽起來寬廣飽滿,反將人聲形體錄得有點膨脹,欲聽自然的人聲表現,這軌「Meu Amor Me Deu Um Lenço」就是絕佳的示範。起頭是Maria Ana Bobone乾淨直爽的聲線,如果空間偏硬調,聽來不會那麼乾爽動聽,並易誤以為Bobone用太多鼻腔共鳴,若有所懷疑,用耳機檢証可知。聽女聲來判斷真實感,在這軌要注意歌聲「兼有頭腔與鼻腔的共鳴」,形體不臃腫也不薄弱;輔助的判斷處是鋼琴音粒,如果太往前衝,或者旋律音粒「沒辦法粒粒分明」,都是明顯的問題。

使用GNR
女聲音質更清晰乾淨,不再贅述;特別的是可以聽見「哪些咬字用了比較重的鼻音、哪些咬字用了比較多的頭腔」,讓聽者更容易感受Fado歌曲與個人嗓音特質可以這般熨貼;歌詞一段一段,有些樂句在加花或轉折處,Bobone會刻意放軟、唱得較委婉,加上GNR後,對比更為明顯,連淺淺堂音都聽得舒服。至於鋼琴,中高音域的上揚程度也更鮮明,強化無處不在的情緒對比。

CD1 Track 3
這「In A Sentimental Mood」當然是個超級明顯的考驗,我的聆聽空間坪數小,如果把兩支喇叭中間的毯子、枕頭拿掉,又或者把側牆的幾堆雜誌挪去隔壁,那個貝斯的形體根本就是「居無定所、七十二變」,真的聽了會頭痛,然後會自責「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不過陷阱還不只於此,總之,請先找出「不會忽大忽小的貝斯形體」。(我的解決方式很土砲,就是丟毯子、塞枕頭、擺雜誌、拉窗簾、想辦法避開平行。)另外,小冊子解說中那句「琴腔發出的共鳴聲」很好想像,但並沒有那麼容易抓到好聽的比例,難啊。這張專輯跟我很愛的「The Very Thought Of Two」一樣,有清晰的定位、形體對比、還有人聲漂亮的透明感,同樣需要好好擺位。

使用GNR
背景明顯更黑,低音域的收束更加凝練帶勁,一個字說就是爽。無論顫音或者大幅度抖音都顯得更綿密清晰,可以感受到明確的手指動作,讓音樂有血有肉、有視覺感。至於Sheila的聲音,則可以跟第一軌做對照,GNR讓人聽見Sheila對於喉部肌肉的運用,喉嚨發出氣流的摩擦音真是,他媽的迷人。

CD1 Track 5
前面所謂陷阱在接下來第五軌與第六軌。前面第三軌如果讓您嚇到,進而注意低頻氾濫的問題,第五、第六軌,可以讓您檢測「是不是不小心把低頻吸掉太多」。如果「Hayabusa」這軌的大鼓沒有存在感,那就是低頻收過頭了。低頻不能多也不能少,拿捏的準繩請參考總編的形容:「錄音中的大鼓噗噗聲一直處於音場後方,不會跑出來嚇人。」低頻量夠且穩固,聽起來就是如此。

使用GNR
鼓加上鈸的收放原來就對比甚大,尤其那個鈸的嘶沙細聲與停止瞬間的動靜差異,真實感有夠好;再者就是笛的質感(陶笛…?)圓潤流暢,GNR有點出密度,我喜歡。

CD1 Track 6
私心把第一重點放在鼓上。這鼓十足迷人,不是由於那種「異域想像」特出,而是這質感太鮮明,並且這鼓聲也不是誇張錄音的產物。(絕大部分的)鼓在樂器分類上是屬於「膜鳴」樂器,鼓面「繃著皮」的質感在這裡異常清晰,鼓面張弛的效果神妙,讓耳朵不由得被吸引過去。第二重點才是Nay笛聲,氣流聲很多,但絕不干擾笛身自有的音色。如果這「Maqam Hedjaz」只有笛聲沒有鼓聲,旋律模式(Maqam)還是不變,但音樂就會變成完全不同的面貌。不妨這麼說:當您聆聽這軌,請試著猜想,究竟是鼓在配合笛聲,還是笛聲在和著鼓的奇特質感?如果想像「鼓與笛子其實是試圖演奏同一條旋律」,音樂的行進是不是更有意思?

使用GNR
笛子的吹奏質感可與第五軌對照,空氣摩擦笛身管壁的聲音生動,正是那些細細的呲呲囃囃聲所致。GNR同樣帶出更多「膜鳴樂器」的聲響質感,試想,膜下的空間共鳴,空氣是怎麼樣波動?再來,鼓邊與鼓面中央截然不同的紮實感、彈跳感,又應該差異多大?讓GNR唱給您聽,您的系統比原本想像的更有魅力。

CD1 Track 9
這首「For Harry Carney」實在太黯然、太銷魂了!所有樂器的聲音都那麼誘人,樂句軟膩催情,聽得人腦啡直直分泌出來。Epstein刻意把音準「放掉」的動作就是告訴聽者:「我在這裡有送氣唷,請聽我怎麼用樂器挑逗耳朵」…嗯…幸好我的耳朵不是敏感帶。

使用GNR
那貝斯原本就夠好聽,加上GNR更讓鮮嫩彈跳、肉感十足的特質彰顯出來,超級可口!而Epstein吹奏薩克斯風的音色隨著音域與力道會出現差異,加上GNR也更為明顯。

CD1 Track 10
完全可以想像系統沒調好的話,銅管會多麼嘈雜。總編說「每種管樂器都有它各自很美的音色」,確實沒錯,但要是每一把銅管在合奏時速度更一致、音色更協調,聽起來一定更美,這軌「Doina Lui Costel Sarambel」旨在真實活生。如果聽者認為有時候小喇叭的音量比例沒有特別突出,其實是正常的。這是銅管合奏,不是小號協奏曲呢。

使用GNR
這一軌有沒有加上GNR的差異實在太大了。首先是銅管之間的分離度,這就罷了,分離度還可以欺騙自己、歸咎於「器材不頂級」。最可怕的是,加上GNR才發現,「我的系統之前怎麼音樂畫面有點扁平?」加上GNR讓整個銅管樂團的厚度跟層次感更加自然,原來這張銅管樂團聽起來可以這麼飽滿。

CD1 Track11
我無法對「La Roca」的探戈樂風表達什麼明確的意見,但是我很喜歡,因為在固定的鼓聲伴奏之上,每個音符都充滿驚喜。譬如手風琴的身影無處不在,可是一度藏起來讓口琴唱歌,當人沉浸在口琴簧片振動裡,驀地手風琴又與吉他一起出現,好像想要宣示什麼心事那樣。這種個性彷彿是對什麼死心了的感覺,可是放不了手,欲語還休。

使用GNR
我猜GNR對小空間、小系統唱大編制會有所助益。聆聽這軌,我有時會覺得低頻有些隱晦,應該是低頻釋放不佳所致(例如樂曲第四分鐘開始那一段)。讓低頻訊息量可以更完整,在我這小空間確實有幫助。再者,那個口琴的花舌(也說打舌、彈舌)與換孔、抖音、壓音幅度,都在GNR的幫助下更為生動。(口琴說的壓音是指藉由快速的氣流變化去做出急遽的音量變化,所以在音響上,可以說好聽的壓音需要好的微動態表現。)

CD1 Track 13
吟唱敘事的風格在MA這張唱片裡面表達得十足迷人。敘事在本質上必然經過時間與空間的遞嬗,它不只是單純的講述,而是連續流動的;可是一份錄音裡能怎麼表達?我想「Vidala Para Mi Sombra」示範得很好,女聲對男聲的間歇呼應、鼓的固定前行、文字的講述與吟唱,在在讓語言與音樂的分野模糊,也讓聲響在樂器的組合變化中連續流動。

使用GNR
這軌的音響考驗當然要抓到「最小聲與最大聲」的差距。在音量旋鈕沒有改變的前提下,加上GNR,最小聲的清晰程度硬是比沒有GNR來得好上一皮,尤其是「小音量也有紮實感」的效果,聽起來令人驚喜,至於音量變強的樂段也顯得飽滿有神、細節不紛亂,享受起音樂實在好。

CD1 Track 16
還能多說什麼呢?這一軌就是在「賣質感」,每一位演奏者都將之操弄得相當美聲,而且每一種樂器的質感都錄很真實。紮實的Vibraphone,琴片自身的振動之外,連泛音與空氣感聽起來都具有密度,相當好聽。琵琶不只聽那「叮叮咚咚」的音色,如果要考音響,細聽就要去揣摩「弦的有限張力」,琵琶弦被撥動後,快速回到指板的速度要夠,才會有那種碧玉叮咚的效果不是嗎?小管風琴的按鍵感,還有樂句結尾「會飄掉的音準」充滿空氣感也應該要捉住您的耳朵才是。至於提琴,不用揉音就有充滿木質的音色,一點都不矯飾,琴身共鳴與管風琴相應和,音色就相當好聽,加上聲部承接很密合,整體能漂亮傳達出旋律的歌唱性。

使用GNR
錄音已然夠好,加上GNR更把質感發揮透徹。應該說,樂器的聲響細節(Nuance)都更多,所以聽來更加迷人。連我的小系統都有這麼明確的差異,在許多音響迷家中的系統播放起來應當更讓人大流耳油吧。(為什麼我偏偏在這時想起整套的AudioNote呢…)

==

Telos GNR可謂笙凱小林創業至今的一個里程碑,說他把過去十年的調聲心得集結在這款作品裡也不為過。整個產品的基本作用就是吃掉噪訊、把系統星狀接地、調節器材之間的電位、確保電源相位(曾經問小林這是什麼意思,沒記錯的話,意思是說「確保市電的60Hz是穩定的60Hz」。)綜合這三點,音質與聲音訊息量大幅提昇實屬合理,聲音的訊息多寡直接關係到頻譜分佈與最終失真的程度,因此用上GNR會好聽也是很~合理的。(岔題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將原廠附來的電源線換成Luxman的電源線,疑似多了幾分躍動感,說是心理作用也無妨,總之試聽時我是用Luxman的電源線接在GNR上。)

好好比較使用GNR前後的差異,我還是不會知道原本音響系統裡的電「究竟有多髒多亂」,但是我會很清楚「原來過去竟然漏失那麼多錄音質感」。它能把音響器材的性能發揮得徹徹底底,更重要的是,能讓聽者把音樂訊息聽個水落石出。當然它會強化系統在高低兩端的表現,能使高頻現出密度,也讓低頻凝聚等等,不過在我的入門小系統聽起來,它的改善效果更傾向於整體的,主要是音質、動態、形體等。


先前就聽過幾次GNR示範,這次自己好好聽了一個月,用上各種軟體,最後以「聽空間在唱歌」驗收,可以確定這是極為優質的電源處理產品。它不會改變原本系統走向,反而能還原錄音質感、解放系統實力,果真好物。說起售價,確實所費不貲,但價值這檔事,畢竟是相對的,假使我有一套百萬系統想要再上一層樓,換器材的花費可能比一部好的接地器材高上不少,如果不想更動現有搭配又想再跳一個級數,Telos GNR是我會考慮的選擇。不小心又寫得落落長…總之,聽見差異後,它會讓人即刻中毒,而且只有一個解藥:想要不斷把自己的收藏拿出來重新品味,好好享受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