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0日

雜記.謎樣的 Я́ков Флие́р

Yakov Flier,唔。

自己的聆樂生涯中,歷史錄音的印記實在太強,想聽一些音樂手法刺激自己,就會往歷史錄音裡頭找。儘管錄音技術有限,各派鋼琴家都能在朦朧音效中各自芬芳。各有各的好,不足意外,每個世代都有高手,每個高手都有專擅。而錄音大海載浮載沉中,總有那麼幾片是讓人一聽就無法忘記。

鐵幕後鋼琴家無數,如謎一般,又使我真正鍾愛的,第一終歸是Anatoly Vedernikov(Анатолий Ведерников),第二就難說了。這幾天一想,若要拼第二,大抵還是要數Yakov Flier(Я́ков Флие́р)。Vladimir Sofronitsky(Владимир Софроницкий)、Heinrich Neuhaus(Ге́нрих Нейга́уз)師徒諸君,也許可坐三搶二,端看曲目相性。

不知道從何說起,打個游擊試試。

在俄系鋼琴家封藏榮光的錄音裡,說起舒曼幻想曲Op. 17,我會想到三個版本:Eliso Virsaladze、Anatoly Vedernikov、Yakov Flier。說起莫札特的K. 475幻想曲,腦中先跳出Anatoly Vedernikov與Yakov Flier。說起蕭邦的馬厝卡,還是一定會挑Anatoly Vedernikov和Yakov Flier的演奏。

取交集,就是前面列的私心排行一二名。這就是我的口味。

慶幸的是,下面第一張CD就同時收錄Flier演奏的舒曼Op. 17跟莫札特K. 475;而不得不說,Flier有留下蕭邦馬厝卡全曲錄音,實是愛樂眾生之福,大大彌補了Vedernikov只揀數曲的遺憾。說到俄系鋼琴家,如果漏了Flier,是我犯傻;如果講到這位鋼琴家還不推薦下面這兩張,那是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