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日

雜談.小提琴歷史錄音三枚


甕底老酒也會燒

Spectrum Sound重製的歷史錄音在樂迷間向來有好口碑這裡不妨錦上添花一回就怕樂迷走寶Lola Bobesco Violin – The Alpha recordings Vol. 1」。按照該廠慣例,高解析重製不稀奇,處理設備才是各個有來頭,盡是些好東西:OrtofonEMT的唱頭、原裝Marantz 7配原裝德律風根ECC 803/833Shindo Lab配原裝西電300BTASCAM數位錄音、老JBLTannoy Westminster Royal作鑑聽喇叭……實際型號這裡就不一一細打,代理商博樂伯樂的網站上有翻拍,意者不妨前往一探究竟。此廠不只處理設備發燒,最終出來的聲音也真的極具水準,簡單說,Spectrum Sound再次成功搞出了一張音質超好的歷史錄音,就算濃郁的中頻表現聽起原音樂器「富有古味」,但轉錄成效還真是既好聽又肉麻。(硬要挑缺點的話,由於當年錄音技術不若今日成熟,鋼琴部份的聽感變化有其天限,無法強求是也。)

重點來了!個性派的豪快熱演

Bobesco琴音的中頻好聲毋需贅言,聽巴爾托克「羅馬尼亞舞曲」即有。有一點特別值得提出,不知道原因是出在個人習慣還是什麼地方:Bobesco處理樂句銜接,尤其下行轉折時,疑似習慣性「壓」一下力道(突然想到金庸小說裡,連江湖老手苗人鳳都有聳背脊的習慣),很難不去注意的原因是她在這弓弦交錯頓挫時依舊處理得頗美,由松香、鼻音、滑順之間揪出一股醇厚音色,令我想起一杯夠溫的Beloya;明顯例子是佛瑞的「搖籃曲」與拉威爾的「哈巴涅拉」。話說這軌「哈巴涅拉」,Simone Guttman的鋼琴伴奏很稱職,呼吸輕鬆,高音該輕巧時,猶有淺淺的水波蕩漾,那是歷史錄音也無法濾掉的中高頻美感。

說真格的,雖然這張專輯是主打Lola Bobesco的錄音,但真正令其具備收藏價值的地方,我得說是那「長達25分鐘」的驚喜補白,加收部份堪稱「史上最有誠意的Bonus Tracks」:完整收錄另一位小提琴家Devy Erlih的黑膠專輯「Hommage à Kreisler」,網路上還能查到二手售價約250英鎊。單憑二手售價與稀有程度就能判定誠意嗎?當然不是。

Devy Erlih的演奏生涯稱不上大紅大紫,但這「向克萊斯勒致敬」實在是稀罕的超個性派熱演。在聽到Erlih的錄音之前,我以為Nigel Kennedy是唯一一位敢把克萊斯勒「前奏與快板」拉到字字血淚的演奏家,這張歷史錄音就是活生生的棒喝,1955年的單聲道錄音把Erlih的瀟灑紀錄得一音不差。那恰是我所欣羨「此去不回頭」的勇氣,前奏拉到聲音都分岔了還堅持要把弦咬得這麼深,這究竟是多麼浪漫豪快的性格啊!到了快板部份還是試圖將每個強音都刻到入木三分,把強弱對比整個拉開,縱然快板充滿瑕疵,還是使人傾倒不已。

貧瘠之中方見豐饒

從高三開始迷上歷史錄音,至今我仍時時反思:時空距離與演奏風格之外,歷史錄音的況味是否正緣於錄音科技(包括後製處理)不夠完美?當錄音品質出現缺失,聽覺心理是否更容易專注在音質之外的聲響結構,進而讓人對「何謂音樂」有更多想法?當我迷醉於Dinu LipattiWilhelm Furtwängler的傳奇,是否因為少了一分真切音色而更容易注意速度調度、樂句連接、動態起伏?又,當我栽入Anatoly VedernikovYakov Flier猶如枯山水的蕭邦馬厝卡極境,是否因為當年鐵幕後的錄音團隊無法確切捕捉鋼琴迷人的厚度(雖然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我相信欣賞歷史錄音的樂迷多少有過捫心自問:多少往日經典來自當時錄音的不完美?更抽象地問,外在限制對藝術創作而言,是否具備積極意義?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一味堅持「音樂藝術的偉大可以衝破一切錄音技術的限制」會不會太一廂情願?

假設這些問號都太複雜,那就先丟一邊,讓我再說些音質優秀的小提琴歷史錄音好了。以下介紹三片,目前台灣還有管道能買到實體CD,但未來大概難逃稀少難尋的命運,可能連實體CD盛行的日本都很難找,有興趣的樂迷還是請早吧!(文|周靖庭)

Spectrum Sound CDSMAC019 博樂伯樂
就音響效果論之,Erlih擦弦的纖毛感鮮明,暫態表現亦明快。聽「中國花鼓」的彈跳颯爽,他沒在客氣:快速音群間竟然摻入琴弓靠近琴橋的粗獷音色,慢樂句時也善用滑音修飾樂句,到了法雅「西班牙舞曲」與阿爾班尼士「探戈」,Erlih更是收放輕快,如魚得水,小品能有這般用心經營,不愧是250英鎊的秘盤。仔細聽不難發現Erlih在某些細節會有音準漂移,但也瑕不掩瑜,光聽活生的撥弦顆粒都要跳到眼前,誰還管那幾赫茲的差異啊!伴奏的Maurice Bureau都抓得住何時該快何時該慢,感覺不像伴奏,而是一起撩下去跳舞,再到名曲「愛之悲」,更能聽出Bureau是怎麼應和Erlih,那個圓舞曲不是死板的三拍子,有著維也納式的舞蹈感……整份「Hommage à Kreisler」暢快如此,不得不欽敬Spectrum Sound挖寶重製的誠意。

Opus Kura OPK 2058 古萊茵唱片
聽克萊斯勒的曲子,伴奏有多重要?聽Fritz Kreisler自己的經典錄音就知道。「Opus Kura」的復刻效果完全挖出小提琴美質,也釋放了鋼琴伴奏Franz Rupp的音樂性,堪稱伴奏範例!如Kreisler演奏德弗札克「幽默曲」,豐潤琴音與高度歌唱感不在話下,而Rupp朦朧的觸鍵更是整體韻味的一份子,溫情又素雅;聽「美麗的蘿絲瑪琳」,Rupp配得實在高明,柔順之中輕重分明,伴奏層次動聽,彈性速度精妙,猶如一對多話的眼睛;再聽「愛之喜」,更要佩服Rupp的氣氛營造,像是第30~60秒之間,悄悄滑落的鋼琴樂句比小提琴獨奏線條還魅惑人心。最後舉波第尼「跳舞娃娃」為例,短短兩分鐘半不到,伴奏與獨奏一同忖度留白長度,拿捏鋪陳的力道,多麼風流倜儻的合奏啊!八十年前的風華,現在依然發光。

BMG BVCC-38214
最後要提Jascha Heifetz的一份早期錄音,BMG2002年發行RCA「赤盤復刻」CD系列,製作品質優秀,其中正好包括海飛茲的早期電氣錄音。一開聲就是他用疏密有致的抖音演奏德布西「比緩板更慢」,不見生澀誇大,反而熱情洋溢到超乎想像,直把聽者情緒帶著走,曲末前拋了個高音,越漂越遠,好美;「棕髮少女」則能聽見海飛茲樂句淡出時的弱音有多纖細。要聽炫技這裡也有,您能想像總是撲克臉的海飛茲拉起「大黃蜂」有多超絕、多不可一世嗎?請認明1934年版。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這歷史錄音確實告訴樂迷,海飛茲內心有把浪漫的火,如果舒伯特「聖母頌」裡的豐滿琴音無法說服您,薩拉沙泰與法雅的兩首舞曲絕對能化解所有懷疑。這份演出有血有肉到極點,絕對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海飛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