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4日

Kun-Woo Paik plays Schubert

入世深刻而不染塵埃
白建宇:舒伯特即興曲、樂興之時、鋼琴小品

獨奏:白建宇(Kun-Woo Paik
錄音時間:2013416-18
錄音地點:Beethven Saal, Hannover, Germany
錄音Jin Choi
後製:Jin Choi, Mina Kim
鋼琴技師:Gerd Finkenstein
使用鋼琴:Steinway D, 517115
編號:DG 481061-3
代理:環球

先來談談即興曲。中文翻譯的即興曲其實有點模稜兩可,因為有兩個字眼都翻成即興曲,一是Impromptu,一是Improvisation。從語源學上看,若是前者,可以追溯到拉丁文的in+promptu(準備就緒),可解釋為「順性而作」,如舒伯特所挑揀;後者來自in+provisus(始料未及),則接近今日的「即席演出」概念,如爵士樂對話時的精彩時刻。

即興曲、樂興之時、個性小品
1820年代初期,即興這個詞用於敘述性的意味也許大於特指曲式體裁的意味。在舒伯特手中,即興曲是明顯的Impromptu,發乎內心,精密佈局。即興曲其實並不像中文字面上那般率性而為;所謂的興,有雙重含義,既是浪漫樂思的興起,也是音樂合理發展的興味。白建宇這張獨奏專輯收錄舒伯特的「即興曲 D. 899」、「三首鋼琴小品D. 946」,以及「樂興之時D. 780」其中三首,大抵是依循這個雙重含義建構出來的。

十九世紀,個性小品大行其道。身在十九世紀的舒伯特,汲取了古典作曲技法,融入當時風尚,善於營造精巧典雅的旋律,這都是作曲上的成功,最難能可貴的在於他總是一次又一次藉著鋼琴獨奏告訴人們他有多麼纖細,又繼續藉著這些纖細處把情感投射到聽者心中,引起共鳴。但或許也正是這種性格讓我始終無法完全傾心於舒伯特,因為需要格外用心,才能捕捉到一些漣漪。

儘管舒伯特懂得塑造旋律,也不乏作曲佈局的天賦,但作品仍不時閃現善感而晦澀的一面。對我來說,他的難解除了敏感,還帶著「任意」的成份。即使他創作了21首鋼琴奏鳴曲與好些獨奏曲目,但這些鋼琴音樂的音響效果卻不見得像舒曼、蕭邦、李斯特等人專為鋼琴而作的那般勾耳炫目。彷彿舒伯特對鋼琴這項樂器並未情有獨鍾,反倒像「因為鋼琴就手,所以藉此把音符奏出來,如果編成弦樂三重奏也沒問題。」不過這並不是缺點,而是考驗。正因如此,要好好表現舒伯特作品絕非易事:一架鋼琴究竟該如何揣摩譜面承載的樂念?鋼琴家要怎麼使用單一樂器傳遞舒伯特或鋼琴家自身的思緒?有了這個問題在腦海中,聽白建宇這張專輯自然會感受精妙所在。

入世深刻而不染塵埃的琴聲
這張專輯挑選的曲目有些好似無言歌,能夠從旋律變化上咀嚼趣味,有些則偏向抽象,需要聽熟才能體會樂曲細節。但樂迷不用擔心,這張專輯的錄音非常耐聽,鋼琴音質純淨,泛音清晰豐富,只要聽白建宇怎麼「等待」泛音與殘響,「拿捏」下指的時機;他無需賣弄音色,那真是蒼白的美。白建宇讓琴音抹去多餘的顏料,觸鍵不突出音色變化對比,卻非常紮實,與著重透明感的錄音效果相輔相成。聽過這張專輯,或許您和我一樣還是不會愛上舒伯特,卻不得不承認白建宇消化這些樂曲的方式會讓人想聽盡所有細節,甚至會因此開始喜歡讓舒伯特的音符對著自己繼續絮絮叨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