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雜談.Mozart 03


聆聽器樂作品的一大難處就是沒有台詞、沒有明確的語言,泰半只能從作曲家慣用的手法來旁敲側擊,把作曲技法當作文法,猜猜看某些樂器與某些旋律或節奏是不是象徵些什麼含意。既然前面已經講過二首器樂,現在把舞台轉到人聲吧!莫札特善於寫作人聲旋律,詠嘆調有歌詞,參照唱片廠商附的翻譯,通常也比較好融入音樂情境,不過,可千萬別以為人聲就不用「猜」了。莫札特(正如古往今來許多作家一樣)許多歌劇作品的主題都與男女間的情愛糾葛相關,而我認為歌劇「唐喬凡尼」中那首著名詠嘆調「La Ci Darem La Mano」算得上一個有趣例子,裡頭可以看出莫札特善於玩弄「心理暗示」的功夫。
  
嘴巴說不要,音樂倒是挺老實
La Ci Darem La Mano」是風流浪子唐喬凡尼勾引女角Zerlina的經典二重唱,其旋律輕盈甜美,可人至極,說是莫札特最成功的詠嘆調也不算誇大。這段音樂微妙之處,得從劇情上說,簡單講就是唐喬凡尼欲用漂亮的話術勾引Zerlina,受到誘惑的Zerlina差點被拐走。好吧,劇情大概就是這麼「芭樂」,可是音樂旋律的鋪陳並非如此單純。當男方唱出第一段甜美的旋律勾引女方,Zerlina怎麼回應呢?她竟然用一模一樣的旋律回敬!也就是說,雖然歌詞唱得半推半就,實則心裡是欲拒還迎。唐喬凡尼見到Zerlina嘴巴說不要,旋律卻「夫唱婦隨」,就知道後頭有戲了,於是他再進一步糾纏,沒想到Zerlina也是好傻好天真,居然因此準備拋棄未婚夫,要跟著唐喬凡尼跑了,好在最後有另一位女角Elvira來「破壞這樁好事」。類似的糾葛劇碼日後在歌劇「女人皆如此」也有出現,不過,其實在莫札特創作「唐喬凡尼」與「女人皆如此」之前就碰過這個題材,只不過是為同時代另一齣受歡迎的歌劇(主要由Pasquale Anfossi譜曲)所作的劇間詠嘆調:「Vorrei spiegarvi, oh Dio」,編號K. 418。這首詠嘆調是新娘Clorinda在述說「心動」的故事,但是新娘心動的對象竟然不是丈夫,而是一位有婚約在身的伯爵;最後Clorinda承認自己對伯爵的好感,卻還是含淚送走伯爵,因為她懂伯爵另一半的心酸。這個內心糾結小劇場就成了K. 418的歌詞內容,儘管最後含淚送伯爵,音樂裡可是滿滿的濃情蜜意藏不住。

濃情蜜意,一個小節都藏不住
K. 418的慢板開頭是多麼的夢幻!莫札特安排讓低音提琴、大提琴、中提琴、第二部小提琴一同撥弦開場,輕盈似豎琴,叮咚玲瓏中又不失厚度,木管一同齊奏的弱音和聲又帶點朦朧效果,小提琴則採用弱音器,輕飄飄、輕柔柔地滑入陪襯;接著是第一部雙簧管導入主題樂句,這個樂句與女高音開口唱的第一句幾乎如出一轍,彷彿是Clorinda纏綿悱惻的情思先透過雙簧管表達出來。這一切如夢似幻,竟然只在三個小節裡就達成了!而且竟然還美得讓人想忽略這是精神出軌的懺悔之歌。

如果暫把歌詞擱在一邊,會發現女高音主旋律有兩次漂亮的拋高,是適合女高音花腔炫技的段落。不過,一旦加上歌詞,就更顯得興味盎然;原來兩句拋高音的歌詞都在「ma mi condanna il fato a piangere e tacer」這句,意思是「命運判我哭泣與靜默」,莫札特怎麼暗示Clorinda的心理狀態呢?請聽逐步上探的高音,幾次都恰好落在動詞「piangere(哭泣)」上,唉,這種千迴百轉的哭法是想把誰哭得肝腸寸斷?以旁觀者立場,聽到這樣的懺悔花腔,只覺得莫札特是把自己代入了那個左右為難的角色才能抓到這麼巧妙的詞曲配合,讓人不忍對之道德批判。而且,雖然嘴裡唱的是「哭泣與靜默」,實際上,每次唱完「tacer(靜默)」之後,又是一副滿腔情感吐不完的狀態。簡單來說,這首挑戰花腔的曲目只有四個字:情難自已。

甜美中高頻韻味?讓人傷腦筋
K. 418怎麼挑戰音響迷呢?撥弦云云,不至於很難表現,這首曲子要在音響系統上唱好,難處是兼顧雙簧管與女高音的聲線。先說拋高音吧!前幾次高音都還不難,對女高音與發燒友的最大考驗是71小節,整首曲子最高音就在這個小節的「piangere」,有多高呢?高音Mi。無法想像嗎?此處高音譜記是E6,換算起來,頻率約在1,320Hz上下,夠驚人了吧!即便對多數一線女高音來說,這裡都是極難的挑戰。這個句子一定要唱得音色漂亮又不聒耳才行,高音沒調好,保證聒耳。如果覺得太難,退而求其次,把這首曲子的雙簧管表現好吧!畢竟雙簧管也負責重要的旋律線,用線材或擴大機找出木管的甜潤韻味,應該比較容易。


要理想地詮釋K. 418,其實真的很有難度。先不說那1.3kHz的音域問題,要在短短的幾分鐘裡面唱出Clorinda的心理狀態,絕對一位需要充滿「戲」胞又能藉著歌聲技巧讓人投入的女高音。當今女高音中,說到讓樂迷與樂評一致服氣的,兼備唱功與戲劇表達效果的Petibon得記上一筆,她唱的K. 418在我心中已經無可取代。技巧上,她那幾近完美的高低音轉換,只能說唱功底子夠紮實,Petibon的幾次拔尖都沒閃失,簡直一唱成經典!更迷人的是,她那歌詞間的情緒轉折超多,一會兒是小小的加重音、一會兒又是隨著情緒增加咬字吐氣,聲音真是有戲。過去幾十年來,好幾位一線女高音都挑戰過這首曲子,不過,單就這一首的表現而言,PetibonHarding的合作已經成為難以跨越的障礙了。女高音與樂團一起營造出音色變化的細膩、樂手之間樂句安排的細緻,都令人一聽難忘。伴奏與女高音同進退,Harding穩當又敏感的指揮方式一樣功不可沒,樂器的調配與音色控制(尤其雙簧管)都很有大將之風。最後還是得提曲中的人聲高音挑戰,這是聆賞測試兩相宜的段落:如果您認為女高音的「高音」有尖澀聒耳之虞,真的得請您檢測器材搭配或線材搭配,把女高音的甜美找回來吧!

Petibon堪稱決定性的演出面世前,女高音Battle與指揮家Previn的合作也令人難忘。Battle貫穿全曲的寬廣嗓音非常豐腴美質,其毫無壓力的軟質嗓音與綿密的抖音也很驚人,那股悠長氣息讓人懷疑Battle的肺是不是比一個汽球還大技巧上,她當然毋庸置疑。不過,如果您喜歡靈動一些的音樂性,現存錄音看來,大概只有女高音Dessay的錄音能和Petibon「拼場」了。您可以試著比較兩者的音質音色,看是Dessay還是Petibon能贏得您心;也可以比較兩份不同錄音的樂團部份,何者與女高音更為配合?再者,兩位女高音演唱的幾個裝飾音也不同,誰的加花方式更對您胃口?最後,這裡推薦一首延伸聆聽曲目,是莫札特K. 361中的「慢板」。這個樂章裡,您會發現原來莫札特對雙簧管還真是有點偏心,怎麼會給出這麼甜美的旋律?音樂開頭模仿悸動的心跳聲,第一句旋律出現後,不用歌詞都能讓人感受到其中的愛意,而負責第一句旋律的正是雙簧管;聽過這個樂章,就不難理解為什麼K. 418中也是用雙簧管起頭。

ps.  用這首測音響(尤其線材!)的高頻量感與光彩,是否拿捏恰當,很容易便聽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