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4日

紀錄.談談運音

樂器發聲如同香水,有前中後段,隨著時間流逝,會給人聽感上的變化,好的「類比味」會讓人聽出運音的「連續過程」。這份巴哈錄音,在BWV. 1001中有浪漫而明確的運音表現。

前幾天女友興致一來,用Yamaha鋼琴彈了幾首蕭邦與莫札特,我坐在旁邊聽,結果嚇了一跳:這台Yamaha鋼琴的聲音怎麼與Yamaha擴大機的聲底這麼類似(中高頻水分充盈、亮澤四溢,低頻又中性紮實)!這家廠商宣稱的Voicing手法果真了得。Voicing不只是原廠人員調配聲音的過程,我認為其關鍵在於讓音響器材就像樂器一樣,能夠有漂亮的「運音」。上一期我在器材評論提過「運音」,這個詞究竟是什麼意思?更重要的是,它與音響有什麼關係?

運音(Articulation
運音的英文是Articulation,這個字有其幽微處,它有發音、發聲的意思,也有銜接的意思。在人文學科的研究討論裡,這個字用起來要很小心,因為它背後的意含是「根據某個立場發出意見」,白話點說,Articulation就是「詮釋」。這個詞與音樂、甚至音響有什麼關係?有,關係可大了!Articulation之所以翻譯成「運音」,正表示那是演出者如何「運用樂器或聲帶表達聲音」。怎麼操控聲響表現就是一種詮釋,我們聽見所有錄音裡的人聲與樂器,都透過演出者運音而來,他們發出聲音,並「經營自己的聲響特色」。

為何運音對欣賞音響來說也是相當重要的特質?因為每種樂器、每位演奏家、每份演出都有屬於自己的聲響特色,那就是該演出中不可或缺的特質。運音從音符產生的瞬間就出現,直到音符消逝之後的餘音迴盪完畢,才算完整的運音過程。(對音響而言,運音這件事,既考驗音質協調、音色準確,也要求暫態速度,還有各頻段平衡度與高低兩端的延伸與量感。)

也就是說,當音符抵達我們聽覺神經的時候,其實早已經過了諸多詮釋。先經過演出者,再透過樂器,接著還有母帶處理,以及音響系統再生。

知道「運音」是詮釋,然後?
一般來說,運音的概念是應用在演出上,通常是針對演出者使用樂器的技巧,不過,當一份演出已經被聽眾帶回家,在系統上播放,運音的概念就「必須」延伸到音響器材上,因為器材的「個性」會影響一份演出。簡單說,運音是對聲音的詮釋與想像,從演出者的角度看,運音必須先想好「如何發出聲音」,而從音響迷的角度看,運音則更關乎「發出如何的聲音」。

嘮嘮叨叨了許多,該是時候說說心底話了。上面這個話題關注的核心是音響器材嗎?其實是聽音響的人。聽音響,就要誠實面對「每件器材都是詮釋者」的事實。這點著實重要,因為這關係著所有音響迷潛意識裡的美學:我們認可音響器材主動涉入的成份。在音響迷的音樂邏輯中,無物不是詮釋者,因此每個細節都得無比用心,而且每位音響迷也都有權力以自己的品味調整詮釋的微妙差異。專注完美,近乎苛求,其樂無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