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

專訪鋼琴家 Ingolf Wunder

訪問英格夫溫德(Ingolf Wunder)是個挑戰,因為他至今在台只有三片錄音流通,保留曲目的深度也還看不出端倪,十月十三日在史坦威鋼琴中心舉辦首度訪台記者會,本刊藉由會後專訪讓本地樂迷有更多了解其琴藝的機會,這篇報導就向讀者介紹溫德演繹蕭邦的思維,您會發現他對演奏的想法其實相當老成。

速度要節制,炫技適可而止
記者會現場聽溫德彈奏蕭邦的「降E大調夜曲,作品552」,有著他在錄音中的特色。溫德有那麼一種魔力,能在不同樂句間琢磨出淺淺的層次變化,即便是弱音部份的觸鍵,也是紮紮實實。這樣連接音符的技術,延伸到音樂的不同段落間,能達成前後連貫的自然聽感,不靠誇張的速度或力度對比來營造詩意,這是現階段溫德最拿手的詮釋方式。他賣的不是技巧展示,而是尋求詮釋的制高點,想辦法營造寧靜致遠的整體性。這種詮釋力在他蕭邦專輯的「幻想波蘭舞曲,作品61號」中也有明白的呈現,此曲結構複雜,如果不能在演奏中展現整體感,聽起來會令人摸不著頭緒,而溫德的詮釋正好能駕馭它,無怪乎當年蕭邦鋼琴大賽,他除了協奏曲演出順利奪獎,也得到「幻想波蘭舞曲最佳演奏」的獎項。

清新雋永的演奏風格如何得來?溫德認為有節制的彈性速度(Rubato)是關鍵之一,彈性速度必須是連貫、有機的,不能太放縱速度,這樣音樂才會有整體感,也才會聽起來自然,最好的彈性速度是讓人感覺不出演奏者有採取彈性速度。他的蕭邦錄音也有個證明,即是「平靜的行板與華麗大波蘭舞曲,作品22號」的第二部份(華麗大波蘭舞曲),在那段音樂裡頭,所有顆粒清清楚楚,直到最後五分鐘,雙手翻飛快意馳騁也不顯凌亂。演奏蕭邦必須把握一定的節奏感,那是他創作的一大基礎。

提到蕭邦的作品22號,溫德特別有感觸,這是他的愛曲。溫德認為此曲展現蕭邦一個很關鍵的氣質,是屬於個人的憂鬱氣質,「華麗大波蘭舞曲」的段落中,那許多美得令人心碎的樂句正是證據。不過這種憂鬱是優雅的,不是壓抑或絕望的,這分浪漫特性也是蕭邦音樂迷人的一部分。

關於錄音的種種
他期許自己不是「全集式錄音」鋼琴家,他只願意挑來電的、有感覺的曲目。畢竟蕭邦作品實在太多,敘事曲、圓舞曲、馬祖卡、波蘭舞曲、練習曲、夜曲、詼諧曲、即興曲等等,如果動不動就要端出全集,一來是太難,二來是無法保證演奏者對所有音符都有所感發,在這種狀況下,自然有可能演出品質下滑,所以他會避免這件事。不過他說有個例外,就是蕭邦「前奏曲」;蕭邦的前奏曲集往往被視作一個整體來詮釋,如果僅是摘取段落,音樂意念就難以整全。

最後,我請溫德從最近聽的蕭邦錄音選出三張,推薦給讀者,也不限年代與廠牌,他思考了一分鐘,最後選擇的是Raoul Koczalski演奏的鋼琴協奏曲(較難尋)、Adam Harasiewicz演奏的馬祖卡舞曲(NIFC波蘭蕭邦學會版)、Arthur Rubinstein演奏的敘事曲。他說「這些錄音不夠發燒,應該沒關係吧!」說到發燒?沒錯,溫德家裡也有音響,雖然他不太愛比較器材,但這裡不妨透露一下,他用USB DACRotel的擴大機(型號不確定),喇叭則是B&WCM10;想知道蕭邦大賽的贏家平常聽什麼聲音?這樣您應該可以想像個七八成了。不過他說他知道未來還有升級空間,所以這套系統目前還不是最終決定版,之後若有機會再訪問,一定要記得問他的音響系統升級到什麼境界。最後來聽聽溫德對史坦威還有DG錄音的看法吧!


溫德談史坦威鋼琴
關於史坦威鋼琴,我私下問了溫德,能否請他從鋼琴家的觀點比較Yamaha/Bosendorf/FazioliSteinway,他笑了一下,其實他不喜歡特別講出比較,免得誤會,不過還有一點特別原因:溫德與史坦威簽約不是因為有贊助經費,而是他向來就喜歡彈史坦威的琴,他認為史坦威是對鋼琴家觸鍵、運音(Articulation)特別敏感的鋼琴,能充分反應演奏者自身的特質,這才是主要原因。

溫德談DG錄音
身為DG旗下藝人,溫德有沒有感受到他們在古典專輯製作上有特別的「DG錄音風格」?他想了一下,認為在他這幾次經驗中,沒有什麼特別的後製秘方,總之就是「追求自然的聲音表現」與錄音時的實際聽感,就這點來說,當然與溫德的演奏風格自然相當契合,同時也證明以DG錄音來調整音響器材當屬合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