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5日

好物.NAD D3020


焦點:
數類轉換品質絕佳,以耳擴功能測試,其音質自然傳真,同價位帶內罕有敵手,演奏小編制的活生感足可作為好聲的準繩。
偏暖的調聲傾向依舊存在,但並不濃郁;另外,聽得出D3020試圖把握中性清晰的聲底,各頻段平衡。淡淡的溫暖韻味平均分佈在高中低頻,當然好聽。
③NADD系列」強力自信作,沿用銘機型號,外觀猶如D字型,工業設計出色。烤漆亮面、觸控螢幕,高質感機身,耐用耐看。

建議:
使用此機,首先建議您以熟悉的耳機檢測(搭配小編制音樂尤佳),聽出D3020的聲音特性後,再用來架設二聲道,便可清楚知道活生感、自然音質是否有完整發揮出來。
數位解碼強,更要注意線材。實際測試時,由轉盤送數位訊號出來,不同的訊號線會明顯改變中低頻量感,也會影響到聲音的凝聚力。若聲音表現無法滿意,可考慮用USB線傳輸電腦檔案。


當我戴上耳機,把NAD D3020DAC耳擴來聽,心中直接冒出來的畫面就是有位日本大商社的廣告課長在開會時拍案叫道「絕好調!」的樣子。讓人想如此吶喊的器材並不常見,尤其我搭的耳機只是入門級的Beyerdynamic DT990,可見此作品數類轉換極為用心,高度自然傳真的表現聽過難忘。而且,D3020其實是一台不折不扣的好聲綜擴。

沒有懷疑它好聲的道理
先讓我按捺興奮之情,冷靜講過這台NAD數位流大作的背景與搭配使用上的經驗。「D」系列,讀者應該知道是「桌面用、數位流」的雙關,不過請注意,它可能還暗指「D類放大」與外觀猶如D字型的工業設計。烤漆亮面、觸控螢幕,高質感機身,十分耐看,但外觀形容就此打住,因為更值得關注的是它的內在。其實D3020有很長的品牌故事,長話短說,它就是「經典的NAD 3020擴大機在數位流時代大舉進攻之作」;或許還帶點教育意義——告訴新世代耳機玩家好聲的準繩。關鍵在哪?我相信那平衡又清晰的耳擴效果來自數類轉換部份的電路設計:其DACCirrus Logic8聲道晶片,重點是,將每4聲道併成1聲道輸出,拉高訊噪比與動態。

既然D3020是經典綜擴型號的延續,放大電路也必須交待出來。它採D類放大,至於效果呢?仔細看過原廠說明,原來不是一般D類放大。NAD與荷蘭的Hypex公司合作,借來專利的UcD技術。簡單說,傳統D類放大採「固定」的調變頻率,UcD則是「可變」的調變頻率,主要能提昇整體頻率響應與延伸。還有,Bjorn Erik Edvardsen研發的PowerDrive放大技術也沒缺席,此技術讓D3020面對低至2歐姆的阻抗值也不擔心突然破音失真。看來,低噪訊、低失真,穩定輸出是基本要求,聲音走向尚待實測。

不只30瓦的驅動力
用耳機聽過,心裡有了底,對D3020我很有信心,直接稍稍越級,嘗試很難驅動的兩對書架喇叭:KEF LS50QuadralAurum Altan VIII。首先我要聽D3020純粹放大類比訊號的效果,以唱盤送出類比訊號,先推LS50,最先感受到的優點是聲音速度感不賴,沒有「老牌子老聲音」的包袱;不過,我得說,送類比訊號給它,最優異的特色其實是「均衡」:高頻不飆、中頻不膨脹、低頻收束剛好。以Tosi那張常在音響展出現的薩拉沙泰CDSolstice SOCD 208)測試即可知道。若是有音染的喇叭播放此碟,會覺得他拉奏高把位的音色太柔,而D3020沒有太多音色上的修飾,不會把小提琴唱得過份水嫩,音色明亮,也可以聽見Tosi直來直往的力度變化。換上Altan VIII比對,聲底近似,都能表現出各頻段十分均衡的特性,而D3020唱這對喇叭,竟然速度感與重量感兼具,更把「流浪者之歌」唱出了「槍林彈雨我獨闖」的氣概,實在令人刮目相看。我把音量催到八成左右,還大致撐得住,官方數據說D3020驅動力表定30瓦,我想不只。

中小編制音樂駕馭力極高
對了,還沒用上DAC。繼續讓Marantz當轉盤,接上數位線,把音樂丟給D3020處理。等等,出來的聲音怎麼不對了?D3020DAC晶片在耳機上不是絕好調嗎?換過幾張CD,低頻聽起來就是比先前肥腫…果然,馬上換一條數位線,人聲、提琴、鼓聲的形體再度凝聚起來,尤其是中低頻的收束力回來了,這才是我認識的LS50Altan VIII。我相信D3020對數位線很敏感,如果您府上系統的數位線都不買帳,請接條好的USB線唱電腦裡的檔案吧。若沒聽見D3020的均衡表現,那就太虧待它了,真的。

即使用上內建的DAC,聲音也不是過份溫暖路線,依舊中性,僅帶一些些暖,不過聲音延展性更佳,音符與音符之間的銜接多了一分綿密,樂器尾韻也漂亮,這是D3020稍顯柔和的類比味。說了這麼多好話,也得平衡報導一下,D3020讓我想挑毛病的,或許只有音場不夠深,表現大編制管弦樂會略感吃力,但看看它的體型,也只能說這是非戰之罪了。

除去大編制不說,D3020越級搭上Altan VIII,前者中性帶暖,後者紮實且表現幅度廣,這組合唱鋼琴真是好。聽鋼琴家Tanski演奏李斯特的三首「佩脫拉克十四行詩」(Petrarch Sonnets),昂揚與沉潛的樂思轉換間動態強烈,這套系統把Tanski不花俏的詮釋風格忠實反映出來,唱出李斯特作品中冥思美妙的一面。同一張專輯裡還有布梭尼改編的「郭德堡變奏曲」,巴哈的音樂用十九世紀的炫技糖衣包起來會好聽嗎?請聽D3020的功力,聲部之間清清楚楚,琴弦勾出的泛音也很紮實,D3020做的糖衣不搶眼,入口後就知道值得回味。

凝聚中帶一絲寬鬆的耳擴能力
必須承認,這台數位流綜擴的放大品質值得信賴,但我的腦內啡是在D3020DAC耳擴時分泌出來的;縱使已用上很好的唱盤與很厲害的書架喇叭,經過D類放大電路出來的聲音與經過耳擴電路的質感始終有差異。我戴上DT990,把前一期專題所寫測試軟體的推薦軌悉數聽過,深信那凝聚中帶著一絲寬鬆的特質就是誘出腦內啡的幫兇、殺手則是優秀的再生音質;淡淡的溫暖韻味,延展成絕妙好聲,是D3020的必殺技。聽Jansen領銜演出的巴哈「創意曲」,無比活生,中、小提琴清晰的木頭質感從未顯得這麼誘人,我得說這是此耳機最讓我感到動聽的時刻。

提醒用家與讀者,當D3020到了手上,請您務必用耳機聽聽看它的表現(鑑聽型尤佳),或許便會理解我的感動。為什麼說鑑聽型尤佳?因為越中性、越少音染的耳機,越能聽出我抱持的觀點:微微溫暖的調聲傾向、各頻段又平衡自持,兩個特質交織起來就是D3020使人念念不忘的理由。

※註:
若是無需使用綜擴功能的朋友,請參考同系列的D1050即可。此機亦是USB DAC帶耳擴,同樣划算;購買時記得,跟老闆多凹一下,打折、送USB線,都好。NAD的數位產品與調聲經驗加總,就是超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