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9日

all about C. M. Giulini IV


前面講了倫敦的普羅米修斯,這是什麼意思?


2010年,由T. D. Saler出版了這本朱里尼傳記
Serving Genius: Carlo Maria Giulini。從他的少年時期一路寫到他過世為止,有許多珍貴的訪談資料,作者超級用功,訪談、資料來源,都詳盡附錄在後方。光是這些書面與口頭資源的註腳就列了24面,有夠用心。

此書第三章標題就是Prometheus in London,講述他在倫敦發展時,周遭的人怎麼評價他。有活力,甚至是充滿光芒的音樂熱力,就是讓他得到這般稱號的原因。其中最有名的例子當屬他指揮威爾第安魂曲的Dies Irae,只需要有魄力的幾個動作,即使很簡潔,也讓開頭充滿爆發力,不愧「神怒之日」的標題。如影片所示。


當時有人形容道,他處理開頭樂段的勁勢像是拿著一把大劍在猛烈地揮斬,從影片看起來果真是此言不虛。另外,書中第39頁也提到有人說,他的指揮像是「絲絨手套裡的鋼鐵拳頭」,充分反映出他既有悅耳的音樂性,也有堅定的意志與紮實的指揮技巧。

總之,倫敦的普羅米修斯,這種說法反映了朱里尼的音樂個性。如果是聽慣他晚期錄音的樂迷,肯定很容易忘記那麼專注於細膩雕琢美聲旋律的指揮家有這麼「衝動火熱」的時期;其實他的音樂性是很有彈性的。朱里尼早期與中期的職業生涯其實可說是與另一位指揮家「搭配調和」,這與他「不是專屬首席指揮」的身份有關(他真正「掌握」的樂團,嚴格說起來,或許只有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在倫敦時期,他與克倫培勒(Otto Klemperer)組隊;在芝加哥時期,他與蕭提(Georg Solti)搭檔。有趣的事情就在這裡,有他的地方就有「太極」。

之前曾聽李歐梵教授提及他在芝加哥求學時聆聽芝加哥交響樂團的經驗,證實了朱氏「善於調和樂團」的能力:蕭提如火般的音樂魅力將芝加哥交響樂團驅動得淋漓盡致,對比之下,朱里尼的溫和性格把樂團的衝勁收了下來,含蓄而有內力。這樣的對照恰可類比於早先朱里尼在倫敦的經驗,只是剛好「反了過來」。當時,年高德劭的克輪培勒是一派堅實穩健的聲響處理,樂團需要有人來點燃他們的活力,那個人選不是人在柏林的卡拉揚,而是朱里尼,此時的他熱情洋溢,善於引出動態與對比的音樂稜角,正如影片與訪談所說,也因此,稱之為「倫敦的普羅米修斯」也實在不為過啊~